周公解梦 异奇梦境解析
本程序由周公解梦 异奇梦境解析提供内容支持:www.jiemengyiqi.com
免费在线周公解梦大全,中国传统的周公解梦词条
最清晰、最权威的周公解梦!
热门解梦词: 周公解梦  生孩子  眼皮跳  查询  电梯  
周公解梦:周公解梦 > 精彩解梦 >

做梦梦见做红烧肉(做梦做红烧肉吃)

发布时间:2022-07-15 19:07
详细寓意


12

这变故始料未及。

侍卫们隔得远,我脑子一热,不顾屁股疼冲了上去,硬生生跳起来用手把灯笼拍飞。

真巧!

灯笼狠狠一下砸在了死肥猪的胸口,把他砸了个狗啃泥,躺在地上直翻白眼。

就,怪爽的!

陛下的笑容越发亲和:「力气也这么大。你救了朕一命,想要什么赏赐?」

「什么都可以吗?」

陛下点了点头。

我趴下磕头:「那请陛下赏我一个结实可靠的男人。」

噗……

陛下笑场了。

从庆贵妃宫里出来下雨了。

小桂子公公给了我一把超大的雨伞,说不用还。

我屁股痛,可心里美滋滋的,一边哼着歌一边撑着伞,出了宫门,就见单瑾一身霜色衣服,静静站在马车边。

细雨蒙蒙,他的头发上濡了一层淡淡的水汽,就连密密的睫毛上,都像是坠着一层露水。

他的唇角微微扬起,目光穿过宫门的众多侍卫,落在我身上。

明明是清冷的,却像是一把火星子撒在我的心口。

心跳得很快,让我有点慌乱。

为了掩住这种莫名的感觉,我一瘸一拐地过去,怒道:「你个骗子,还说我没事,我屁股开花了,还差点就给那头肥猪做妾了。」

说着,我抬脚就朝着他的小腿踹了过去。我忘了单瑾有功夫在身,他轻巧一个侧身,避到一边。

我的力气没法卸,整个人往前栽。

眼看着就要摔个狗啃泥,我下意识地伸手一拽,恰好拽住了单瑾的衣袖,不过还是重心不稳,「噗通」一声跪在地上。

丢人啊!

「噗……」

我好像听到他轻轻地笑了下,可一抬眼迎上的却是他淡淡凉凉的神情。

「你这是做什么?」

我豁出去了,索性把手伸出来:「给你拜个早年,是不是该给我压岁红包?」

他微微一怔,黑黑的眼珠里浮出浅浅的笑,从腰间解下来一个玉佩递给我,并且摸了摸我的头:「乖,拿去吧。」

单大急急道:「世子,那可是……」

单瑾斜睨了他一眼,他立马臊眉耷眼地闭上了嘴。

我兴奋得双眼放光,捧着那玉佩左瞧右瞧,吞了下口水:「这个,值很多钱吧?」

卖了说不定能去翘楚阁找几个壮汉生孩子……

单瑾像是猜透了我的心思:「可以把玩,不能卖。」

啊?

只能看看,那有什么用!

我嘟嘟囔囔地上了马车,还没坐下就被单瑾一把拽到怀里,他还上手去掀我裙子。

13

我脸色绯红,赶紧挣扎:「你别乱来,我不是一块换不了钱的玉佩能买的!」

拿点真金白银行不行?

他动作一僵,嗤笑一声:「想多了,我只是看看你的伤。」

额……

有点尴尬。

他没脱我裤子,只是隔着衣料用手轻轻按压。

「痛不痛?」

「嘶……你自己试试不就知道了。」我没好气地回。

「这样呢?」

「这样好一点,你轻点轻点……」

我盼着快点回去,马车这时候却降速了,而且单大还在外面用超大的嗓门跟马车夫聊天,聊的全是废话。

搞什么鬼嘛。

下马车的时候,单大看了几眼我蹭得有点乱的头发,奇奇怪怪地笑了笑。

这笑,怎么那么像村里的媒婆呢。

我饿得很,快步进府,脚刚跨过门槛,就听得一声娇软的呼唤:「表哥……」

循声看去,是一个穿着樱草色衣裙的少女,她五官精致,肤色白皙,身形纤瘦,撑着一把油纸伞,像是画里走出来的人物。

她一双杏仁眼直勾勾地看着单瑾,抬脚跨过门槛的时候,不小心绊了一下。

整个人往前扑过去。

与我摔跪的狼狈不同,单瑾这一次稳稳地伸手接住了她,并且柔声问:「你何时回的?身体不好就多休息,不要乱跑。」

他们并肩站着,共撑一把雨伞,看上去可真是登对。

单瑾没空管我,我埋头回了院子,呼啦啦吃着鸡汤面。

都已经吃完了,嬷嬷匆匆而来,说厨子忘记在面里加盐。

是吗?

可能是太饿了吧,我没吃出来。

吃饱后,我坐在回廊下消食,回想起之前单大送我回院子的路上,说今日陛下之所以出现那么及时,是单瑾去请了皇后娘娘帮忙。

还有,单瑾的表妹沈樱自小父母双亡,寄养在侯府,与单瑾一起长大,因为身体不好,一年有大半的时间是住在庙里的。

两个病秧子搅在一起,不怕以后生出一窝病秧子吗?

我正这么想着,娇柔的咳嗽声响起。

沈樱来了。

她笑得大方亲切,拉着我的手:「妹妹,真的要多谢你,要不是你,这次陷入困境的就是我。」

14

啊?

她管这叫陷入困境?

虽然我挨了一板子,可我穿着绫罗绸缎,睡着厚褥子软床,吃着山珍海味。

如果这是困境,我愿意被困一辈子。

沈樱不知我内心想法,笑得真诚:「你听不懂也没关系,总之你收下我的感激吧。」

说着她招招手,身后的婢女端上来一个托盘。

好家伙,里面全是珠宝首饰,还有两个金锭子。

妈耶。

这能换多少个壮男啊。

沈樱满意地看着我垂涎三尺,婢女很有眼力见地要将东西放下。

我忍痛一把托住她的手,摇摇头:「是单瑾把我带回来的,要送东西也是他送,沈姑娘把东西拿回去吧。」

沈樱眉头一皱。

我从衣袖中掏出那个玉佩:「其实,他今天已经送过了。」

沈樱的目光落在玉佩上,面色大变,最后神色郁郁地离开。

走到回廊尽头时,她突然转身过来,蒙蒙的雨帘里,她那双眼睛显得格外阴沉。

很好。

你难受我就舒坦了。

跟谁面前装大度呢,就你今天那眼神,我都能看出你想跟单瑾生孩子。

可没必要把我当成假想敌,单瑾对你,可比对我好多了。

我肉厚,那一板子下去没伤着筋骨,涂点化瘀膏养了两天就差不多了。

这时陛下下了圣旨,因为我救驾有功,封我为明月县主,特许食邑三百户,每年还能领俸禄。

而且,我还能参加两日后的冬猎。

来宣旨的小桂子公公神神秘秘地凑过来道:「陛下的意思,冬猎会有许多世家子弟去,县主可以自己瞧瞧,有没有合眼缘的。」

天。

这不是陛下,这是我亲爹吧。

狩猎本也不是重点,重点是解决京都的男女婚配问题,实现一定程度的自主选择。

单瑾身体不好,听单大说往年这样的活动,他是不参加的。

挺好。

他在府内跟表妹你侬我侬,我去外面给自己物色。

结果我一大早撩帘子上马车一瞧,单瑾正悠闲自得地喝茶呢。

我撇撇嘴。

他放下茶杯,睨了我一眼:「你连弓都不会拉,陛下让你去做什么?」

我美滋滋地回:「陛下说,我可以在参与者中选一个心仪的壮男,嘿嘿嘿……」

15

单瑾微微挑眉,倒了一杯茶推给我:「喝吧,水温正合适。」

我正好也渴了,毫无防备,端起来一大口灌下去。

「噗……」

烫得我一口全喷了出来。

我狠狠瞪他:「你是不是故意的?」

他端起面前的那杯茶喝了一口,神色淡定:「我觉得水温正好。」

那能一样吗?

你这杯茶被你端在手里半天,早就凉了。

西郊围场很大,光是给贵人们搭帐篷的地方,就比我们村全部的稻田加起来还要广。

一到地方,我就迫不及待地跳下马车。

热热闹闹,人声鼎沸。

公子哥们尚且说得过去,那些个小姐打扮得跟花蝴蝶一样,确定是来打猎的?

就这架势,有猎物估计也被吓跑了。

我扫了一圈,就见一个身形健壮挺拔,小麦肤色,五官深邃的男子正双手撑着一大根栗木,语气轻蔑:「你们两个大男人,一面旗都立不起来,丢不丢人。」

说着,他试图举起那根栗木插入早就刨好的洞里。

结果脚下一个踉跄。

努力了几次,整个人差点被干趴下。

身后的一群随从想笑又不敢,个个憋得脸通红,也没人上前帮忙。

热心是我的美德。

我走过去将那根栗木抢过来,「吧嗒」一下插进洞里,冲目瞪口呆的男人道:「愣着干吗,填土呀!」

男人眼睛亮了,就像看到肉骨头的狗。

忙活完,侯府的帐篷已经搭好了。

我撩帘子进去,单大阴阳怪气地说:「哟,回来了,还以为你要留在宋小将军那呢。」

单瑾披着狐裘在烤火。

他眼神都没落在我身上,只淡声道:「宋铮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,你少接触。」

花花公子啊……

那有什么关系,我要的只是他的肉体。

不过他连一根栗木都举不起,是不是有点虚?

单瑾体弱,外面寒风阵阵,他躲在帐篷里烤火,可我好不容易来一趟,自然要出去玩玩。

结果刚走了一小段,宋铮追了上来。

寒风阵阵,满眼雪迹,他穿着一件火红色斗篷,让人瞧一眼就觉得心情好。

他将一把米黄色的花束递给我,笑得跟太阳似的:「原来你就是新晋的明月县主。刚才多谢你,这是我亲手采的,作为谢礼如何?」

16

说着,他还洋洋自得地摸了下头发。

啧!

我把花接过来,轻笑一声:「这草不错,在我们乡下都是用来喂猪的,就是分量有点少。」

宋铮的表情要崩塌了,随从更是没忍住笑出了声。

宋铮气急败坏:「笑什么,没听县主说太少,你们还不赶紧继续采,务必把县主的猪喂饱。」

他好像在暗戳戳骂我,不过我也懒得计较,继续往林子里走。

宋铮屁颠颠地跟着我。

走了一段,我们发现了一窝兔子。

这下他可算是逮着机会,我们费心费力,他更是大肆表演了一番,将那一窝五只白绒绒的兔子抓了出来。

他用草绳将兔子腿绑住,连成一串拎着在我眼前甩了甩,把脸凑过来,一双桃花眼盯着我:「是不是特别可爱,给你拿回去养着,当我们的定情信物如何?」

「是不是特别清新脱俗有创意?」

我伸手捏了捏兔子的肚子,满意地点点头:「是不错,每一只都挺肥,咱们带回去烤着吃。」

宋铮彻底懵逼,他将手里的兔子一甩:「县主你很有意思,你不按套路出牌啊!」

可他低估了自己的手劲,这一甩之下,草绳崩了,兔子飞了,四处乱窜。

我惊叫一声:「哎,我的兔子……」

我死死盯着最肥的那一只,可我哪有它跑得快,眼看着就要追不上,这时,身后响起了得得的马蹄声。

我整个人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一把拽上了马背,紧紧贴在单瑾的胸口。

马儿跑得飞快,耳边风声烈烈,夹着宋铮气急败坏的嚎叫。

我正要听他在嚎啥,单瑾已经塞了个东西在我手里:「兔子就在前面,用这弓弩自己射吧。」

「可我不会。」

他勒住马,伸手环住我,将我的右臂举高,附在我耳侧,语气坚定:「很简单,先瞄准,再按下去。」

我们贴得很近,近到我感觉到他心跳的震动,我闻到他身上的药味,我听到他喉结滚动的闷响。

我脑瓜子有点「嗡嗡」,眼看兔子半个身子已经入洞,不敢再分心,短箭「嗖」的一声激射而出,命中了兔子屁股。

真的中了!

我连滚带爬下了马,拎起那只血淋淋的兔子,对着马上的单瑾哇哇叫:「我射中了,我第一次就中了!」

单瑾握着马缰,低低咳嗽了两声,黑眸里像是汇聚了星星:「对,你真棒!」

宋铮抓着两只兔子追了过来,道:「我这两只也给你!我看到前面还有兔子洞,咱们继续……」

我正在兴头上:「好呀,你负责掏窝,我负责射……」

这时,一阵寒风吹过,单瑾剧烈地咳嗽起来。

17

他苍白的脸上泛起潮红,脖颈上的青筋清晰可见,挺直的脊梁也弯下来,像是一只瘦弱的大虾。

我赶紧上前,埋怨道:「知道自己是个病秧子,这大冷的天还往外跑……」

我伸手去牵缰绳:「走吧,先回吧。」

宋铮上前握住我的手腕:「你不玩了?除了兔子,山里还有野鸡,我们可以逮一只回头给你做羽毛扇……」

「我饿了,回去先吃饭再说。」

宋铮挑了下眉:「行吧,那我跟你一起回,你跟我说说你以前在乡下的趣事呗。」

难得有公子哥对这些感兴趣,我正要好好聊聊呢,单瑾弯腰伸手一捞,又把我捞到了马上。

「咳咳咳……」

他好不容易平复了咳嗽,喘息着开口:「坐前面,帮我挡风!」

……

这干的是人事吗?

虽然我力大无穷,可我依然是个女孩子啊。

可单瑾不容我反驳,已经策马奔腾。

紧要关头,我赶紧伸手把宋铮怀里的两只兔子拽了过来。

马蹄带起的泥甩在宋铮的脸上,他好像气急败坏骂人了,可惜风太大,听不清他骂了啥。

单瑾把狐裘打开将我包进去,还把他的帽子扣在我头上,所以其实我也不冷,只是到了营地,他咳嗽得更厉害了。

单大服侍他吃药丸躺下休息,我也没心思继续掏兔子窝,出了帐篷找人处理了兔子,腌制一番后架在火上烤。

烤了大半个时辰,香气已经四处弥漫,我狠狠吞了下口水。

这时,单瑾出来了,他脸色依然不太好。

我指着吱吱冒油的兔子:「你饿不饿?马上就好了!我一直在给它们翻身,一定特别香。」

他淡声回:「太子殿下召我一起用晚膳,你自己多吃点。」

「哦!」

我失望地应了一声。

他跟着小太监往前,在积雪上留下了一串孤独的脚印。

走出约莫两丈远,他突然停下脚步回头凝视我,嘴角微微上扬:「你若是吃不完,可以给我留一点。」

18

我丧气的眼睛瞬间亮起,撇撇嘴:「那你可要早点回,不然我都吃光了。」

单瑾前脚刚走,宋铮后脚就闻着味来了。

他吸着鼻子舔着嘴:「县主,看不出你还有这手艺。」

我得意洋洋:「你看不出的事情多着呢。」

他嘿嘿一笑,将一个盒子递给我。

我打开一看,好家伙,里面有十几个造型各异的珠花。

宋铮笑得灿烂:「都给你,这些总不至于给猪吃了吧。」

我狠狠地吞了下口水,把盒子推了回去。

无功不受禄。

我现在寄住侯府,也不能给单瑾丢人啊。

被我拒绝,宋铮也不生气,反而笑得越发开心,凑过来低声道:「我听说你想找个结实的男人生孩子,你看我怎么样?」

说着,他拍了拍自己胸脯。

我掰断兔子头大力塞进他嘴里:「不怎么样。」

论身形没得挑,可他才在这坐一会,就有五个女子对他飞媚眼了。

万一这色胚属性遗传咋办。

他被烫得嗷嗷叫,把兔子头吐出来,伸手去扯兔腿:「我好歹是宋小将军,你就给我吃这个!」

结果手刚碰到,就被我一火钳拍在手背上:「起开,这是给单瑾留的。」

「你要是不吃头,你就回你自己那边去。」

宋铮委屈地撇撇嘴:「京都敢用这个招待我的,你还是第一个。」

他小声嘟哝:「就仗着我喜欢你。」

兔子烤得特香,我吃得满嘴流油,幸福得快升天。

身旁的宋铮停下了啃兔头的动作,亮晶晶的眼睛瞧着我:「这么好吃吗?」

我嘬着手指:「我这是头一回吃。以前在乡下,逮住了兔子也不舍得自己吃,要卖钱换油盐粗布。」

「像胡椒茴香粉这样的调料,我以前见都没见过。」

篝火噼啪作响,我对他坦然一笑:「当县主,还怪美的。」

火光映在宋铮的眼里,他喉结重重一滚,眼疾手快撕了一个兔子腿塞我嘴里:「喜欢就多吃点。」

「只要你想吃,这辈子你的兔子都归我包了。」

单瑾去了很久,兔子腿凉了又热,热了又凉,最后等他回来的时候,已经变得干巴巴硬邦邦。

他瞧了一眼干瘪的兔子腿,微微蹙眉。

我心里一缩,将碟子塞到宋铮怀里:「你不是嚷嚷着要吗,给你吃个够。」

宋铮瞪大眼睛:「成这样你再给我?」

我回瞪他:「不吃你还给我!」

宋铮狠狠地把每个兔子腿都咬一口,嘟哝不清:「那可不行,给了我的别想要回去。」

我对单瑾扯了扯嘴角:「下回抓到兔子再给你烤吧,你跟太子殿下吃饭,想必也吃了很多山珍海味。」

夜风翻卷起他霜色的披风,他低低地咳嗽几声,凉涔涔的目光看了宋铮一眼,伸手牵住我的手腕:「夜深了,外面凉,进去吧。」

宋铮眼疾手快,拽住我另外的一只手:「明月,我带了烟花,咱们一起放烟花去吧。」

19

空气在这一瞬仿佛凝固了。

两个男人,一个淡然一个热烈地看着我。

我有了一种错觉。

好像自己挺抢手似的。

说实话,烟花这玩意我还只听过,没有真正看过呢。

我脚步下意识往宋铮的方向挪了挪,就在此时,单瑾剧烈地咳嗽起来。

一声一声,似是要把五脏六腑都咳出来。

我赶紧甩开宋铮的手,上前扶住单瑾:「怎么咳得这么厉害,今日的药吃了吗?是不是在席上饮酒了?」

单瑾微微弯着身体,任由我扶着他入帐篷。

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,帘子落下的那一瞬,我仿佛看到他对宋铮扬了一个挑衅的笑。

进了帐篷,他喝了两杯热茶才缓缓平息下来。

此时单大也拎着个食盒进来了。

一打开,香气扑鼻。

「太子殿下的侍卫猎了一头熊,做了熊掌。」单瑾将茶杯放下,「我想你没吃过,所以就带回来了。」

单大在一旁道:「每人就这么一份,世子自己都没舍得吃。」

单瑾睨了他一眼:「多嘴。」

我盯着那一碗热气腾腾的熊掌,眼眶慢慢红了。

乡下偶尔也有筵席,我娘每次都会将鸡腿或是红烧肉这些好菜带回来给我。

这些荤菜每人都是独份,不会有多的。

她说她不爱吃,不过是不舍得吃。

我其实已经很撑,可还是含泪将那一碗熊掌吃光了。

吃完后,我就发现单瑾不太对劲,他面色酡红,双目迷离,眼神飘忽。

单大手脚麻利地收拾碗筷:「世子不能饮酒,今日却饮了几杯,怕是醉了,宋姑娘,世子就交给你了。」

说着,他提着食盒麻溜地滚了,还让其他人都离帐篷远一点,不要打扰我们。

呵!

这有啥好打扰的。

他们就是不想伺候醉酒的人吧。

正心里吐槽呢,单瑾伸手一拽,我掉进他怀里。

他身上的酒香缠绕着我,热气喷薄在我耳边:「你喜欢宋铮那样的?」

我实话实说:「他身材还可以,但……」

剩下的话还没出口,单瑾就封住了我的唇。

「不许喜欢他。」

他一个弯腰,将我抱起来,目光烫得像火:「我的身材也不错的!」

救命。

他喝醉了,跟平时判若两人啊。

我看着头顶这张国色天香的脸,狠狠地吞了下口水。

豁出去了。

他喝醉了,明日起来应该不记得发生了什么吧。

我现在是县主,有的是钱。

哪怕生个病怏怏的孩子,也有钱养着,不怕。

美色当前,谁不上谁有病!

20

红烛帐暖,一夜春宵。

短短的一个晚上,我明白了很多人生哲理。

首先,人不可貌相。

病秧子的体力也可以很好。

其次,难怪村里那些婆娘们会一个接一个地生孩子。

主要刨去一开始,这过程还挺快乐。

一个时辰后,我扶着腰爬起来,将凌乱的床铺整理好,顶着黑眼圈悄悄溜出帐篷。

趁着单瑾喝醉,我玷污了他。

这要是被他知道,会不会剁了我的小手手?

毕竟我之前亲眼见过他将一个夜里爬床的婢女砍去双手。

哎。

色字头上一把刀啊!

我缩头缩脑地走出侯府圈的范围,迎面就撞到一堵人墙上。

居然是宋铮。

他身上积了厚厚一层雪,眼珠子通红地盯着我,哑声道:「你刚才,跟单瑾睡在一起?」

我心一慌,跳起来捂住他的唇:「闭嘴,你不要胡说八道。」

要死,这要是被单瑾听见,我岂不是要死翘翘。

他耷拉着脑袋,像是被遗弃的狗:「我在这里站了两个时辰,等你从他营帐里出来。」

「我好冷,你陪我坐着烤一会火吧。」

夜半时分,除了巡逻的侍卫别无他人。

所有人都在酣睡。

我不敢再进去单瑾的帐篷,又不能大半夜将其他人闹起来,索性就跟宋铮坐在火边。

篝火将熄,宋铮一边往里面添柴,一边苦笑一声:「刚才我若是不顾侯府侍卫的阻拦冲进去,你会不会……」

「不会……」我打断他的话,「对不起啊,宋小将军,其实我不准备嫁人,我只想找个人生个孩子。」

「从小到大,我生病的时候,我跟娘被欺负的时候,我们饿肚子的时候,爹都是缺席的。」我偏过头看了宋铮一眼,「我娘说,爹曾经也信誓旦旦,说一辈子只爱她一个,可最后呢……」

宋铮神色复杂:「那你跟单瑾……」

我咬咬牙:「他喝醉了,应该不记得发生了什么,请你也不要多嘴。」

在我灼灼的目光里,宋铮让步:「好吧,我听你的。」

我很累。

不止是身体,心也很累。

暖暖的火光烘着我,我头晕乎乎的,渐渐跌入了梦乡。

我又做梦了。

梦见单瑾得知了我们之间的荒唐,勉强娶了我,可是他看我的眼神充满了厌恶,而且半年后就把沈樱迎进门。

「宋明月,这都是你自找的……」

梦里他对我横眉冷对,我一个激灵被吓醒,一睁眼就对上一双冰冷的眸。

朝阳已经跃出了地平线,可他俊脸依旧冷得像冰块。

我被他盯得心虚,下意识往后一仰,落入宋铮的怀里。

他扶着我的肩膀,看向单瑾的目光充满了挑衅:「单世子,你吓到明月了。」

我的小心肝的确「嘭嘭嘭」跳得厉害,重重吞了下口水,干巴巴地道:「你……你醒了……」

「昨夜,你……」单瑾耳根泛着微红,神色迟疑地开口。

宋铮打断他的话:「昨夜明月陪我烤火聊天,我们聊得太过投机,一不小心就到天亮了。」

单瑾的眉头蹙紧,垂落在身侧的手指蜷曲起来,一瞬不瞬地看我,声音暗沉:「真是如此?」

我还没回答,就见晨光中,一身淡粉的沈樱快步走来,她粉面含春,语气娇嗔:「表哥,你怎么起来了也不叫我一声?」

说着,她轻轻活动了下自己的脖子。

我清晰地看到,她脖子上那一颗深紫色的印记。

21

我脑子「嗡」地狠狠荡了一下。

那个印记我再清楚不过,因为我现在胸口、手臂、被遮掩住的脖子上,也有许多。

单瑾避开沈樱,大力钳住我的手臂,黑眸里燃着怒火:「你昨晚,真的跟宋铮烤了一夜的火?」

沈樱嘟囔着:「我后半夜进你帐篷的时候,的确是见他们两个坐在火边的呀。」

后半夜,进帐篷……

我都忍不住笑了。

病秧子体力还真是好,居然无缝衔接。

我深吸一口气,堆起一脸的笑迎上他的眼睛:「是,不可以吗?」

单瑾退后了一步,然后剧烈地咳嗽起来,整个上身弓着,像是肚子被人狠狠揍了一拳一样。

沈樱关切地上前,又是拍背又是抚胸口。

单瑾脸色惨白,失魂落魄,任由她上下其手。

我睡了整整一天,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。

营帐内烛火黯淡,沈樱坐在床边,修长的手正在剥橘子。

见我醒来,她将剥好的橘子递给我:「嬷嬷说你睡了一整天,表哥让我来看看。」

「说来咱们也是有缘,其实我以前不叫沈樱,叫挽月,小时候,表哥都叫我月儿……」沈樱笑容灿烂,「明月挽月,听着很像一对姐妹。」

我狠狠地抖了下。

昨夜情动之时,单瑾的确叫过几声月儿。

我坐起来,推开沈樱执着递给我的橘子:「不用在我面前演戏,放心,我不会跟你抢。」

沈樱的笑容收了,目光寸寸在我脸上打量,然后森森笑了笑:「你也抢不走,不过我是个大度的人,如果你真的要表哥负责,我可以让他娶你当个贵妾。」

我冷笑一声:「赶紧滚,不然我就要跟你争争看,谁是妻谁是妾。」

沈樱走了。

我绷紧的身体慢慢放松。

细密的痛在五脏六腑里乱窜。

我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巴掌。

咋的?

借个种而已,你还当真了?

从小经历的种种,难道还不足以让你对男人死心?

可我到底还是希望单瑾是跟其他人不一样的,所以我偷偷问了嬷嬷和婢女,得知沈樱一开始的确叫挽月。

后来说是名字没取好,所以体弱,才请大师批的樱字。

而根据单大告诉我的时间,的确是我前脚刚走,她后脚就进去了。

多可笑。

我宋明月活了十八年,竟给旁人当了替身。

冬猎结束后,一个消息在侯府渐渐传开:单瑾要跟沈樱成婚了。


古甜《明明如月》2: 人不可貌相,病秧子的体力也可以很好

未完待续,,,

文章名称:《明明如月》

标签:宋铮
相关文章:

  • [其他类]做完做梦梦见一个小白兔(做梦梦见考试没做完)
  • [情爱类]梦见组织很多人捉兔子(梦见自己组织很多人照相)
  • [自然类]梦到兔子屎拉了身上(梦到兔子拉了屎在我身上)
  • [动物类]【梦见兔子死了】
  • [梦与睡眠、健康]梦到捉4只又肥又大的兔子
  • [梦与性的联系]梦见怀里抱个白兔(梦见抱白兔有什么征兆)
  • [梦与性的联系]梦到吃兔子肉什么影响(梦到吃烤兔子肉)
  • [人物类]做梦梦兔子是什么意思(做梦被兔子咬了手是什么意思)
  • [动物类]【梦见被兔子咬】
  • [祥兆/不祥之梦]做梦抓了两只野兔
  •    
    上一篇:梦见自然水管很少水(梦见水管水往上喷)    下一篇:梦到金佛会跑(孕妇梦到金佛是什么意思)
     您是否还梦见
    ·做梦梦到天上下蚱蜢(孕妇做梦梦到蚱蜢) ·梦到前女友和前女友的妈妈(梦到前女友和她妈 ·梦到蛇缠头缠脚好不好 ·做梦床铺上撒上脏东西 ·梦见家里有蜜蜂王死了(梦见家里满屋都是蜜蜂) ·做梦总梦到去世的爸爸睁开眼 ·梦见黑色带花纹蛇(梦见红色黑色花纹的蛇) ·做梦梦见戴孝怎么回事(梦见戴孝是怎么回事) ·做梦梦到汽车进水同事差点淹死 ·做梦我给奶奶吃橘子(做梦吃橘子是什么意思) ·梦见吃红果很甜(周公解梦梦见吃红果) ·梦到金佛会跑(孕妇梦到金佛是什么意思) ·梦见又粗又大的黄瓜(梦见又粗又大的黄瓜从天 ·梦到在国外买衣服(梦到给老公买衣服) ·梦到解木头是怎么回事(梦到黑木头是怎么回事) ·梦到前任预示着什么(梦到前任预示着什么周公 ·做梦梦到饭被别人吃了(做梦梦到吃了很多顿饭) ·梦到小狗吃鱼(梦到小狗吃屎) ·怀孕做梦梦到姐姐结婚是什么意思(做梦梦到自
    声明:本站所有测算结果均不代表本站观点,所有测算法则是根据易经、阴阳、五行等历经数千年的占测理论为依据进行演化而来,并非现代科学研究成果。因此仅供休闲参考,特此声明按此操作自行决定的任何事宜均应为自测者自负后果!
    血型生肖工具
    最新解梦
    ·梦到金佛会跑(孕妇梦到金佛是什
    ·做梦梦见做红烧肉(做梦做红烧肉
    ·梦见自然水管很少水(梦见水管水
    ·做梦液化气着火被关上(做梦液化
    ·梦见孕妇做马车(梦见坐在马车上)
    ·做梦总梦到去世的爸爸睁开眼
    ·做梦梦到蜜蜂飞进屋里(做梦梦到
    ·做梦梦见河水突然上涨(做梦梦见
    ·孕妇梦见下巴长胡子(女人梦见下
    ·做梦梦到自己的手机摔得粉碎(做
    ·梦见两个人女人裸休(女人梦见井
    ·梦见好多大狗和大狗玩
    ·怀孕做梦给死人上香(怀孕做梦梦
    ·梦到别人在船上生小孩(梦到别人
    ·昨天晚上做梦到爸爸去世了(昨天
    ·梦到美国总统私下邀请我去美国
    ·梦见和人打了一架又好了
    ·早生梦见自己当皇后(梦见自己成
    ·梦见结婚呀穿红色依服(梦见自己
    ·梦见什么会换工做
    添加到收藏夹 | 设周公解梦为主页 | 周公解梦 异奇梦境解析 | 百度地图 | 鄂ICP备2021021085号-1
    Copyright © 2002-2021 周公解梦 异奇梦境解析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