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公解梦 异奇梦境解析
本程序由周公解梦 异奇梦境解析提供内容支持:www.jiemengyiqi.com
免费在线周公解梦大全,中国传统的周公解梦词条
最清晰、最权威的周公解梦!
热门解梦词: 周公解梦  生孩子  眼皮跳  查询  电梯  
周公解梦:周公解梦 > 梦文化 >

梦见给人接生生个女孩

发布时间:2022-07-23 08:29
详细寓意

九九八十一难……

悟空笑着对我说,你以为真的只是八十一难吗?

(一)

二月二。

很平静的一天,至少,这之前很平静。

玉帝上了早朝又退了朝,众神在家里品茶,御花园的姊姊又偷偷的去看了吴刚哥哥,很平常,一切与往日无异。

无异?

南天门忽传来急报。

孙悟空反了!

二月二,龙抬头。

那天是我名列仙班的第一天,捧了茶,战战兢兢地去见玉帝,去听封。

一进凌宵宝殿,就发现不对劲,大臣们一脸的紧张,互相嘀嘀咕咕,玉帝却没什么表情,一脸漠然。看不出是喜是怒。

我低眉敛目,慢慢向前走,走到玉帝前,小声说“玉帝,请用茶”。

那个至高无上的神,用他纤细的手指接住茶,朝我微微的笑了一笑。

“你就是叫做忘忧草的小神?”

“是的。”

我卑微地回答。

他点点头,温和的说:“你今天起就是我们天宫界的仙了,以后……”

杀气!!

好强的杀气!!

在人界生长两千年,化为人形两千年,修炼成仙两千年,六千年了,在这六千年里,不知经历大小多少战,这么强的杀气,却是第一次遇到。

我回头。

仓皇回头。

那时候,大殿外的风云都似变了色,大臣们也变了色,天空也仿佛一下子变暗,日月星辰黯淡无光,那种杀气压得人透不过气来。

就在那个时候,

他来了。

他进来,眼神明亮,笑容懒散。

他说的第一句话是:“我饿了。”

是人都会饿,神也不例外。但如果有谁在这种情况下还会说这种话,那他不是傻瓜就是白痴。

但他两者都不是。

他是

空。

(二)

佛。

我没想到我能见到佛。

那些道行远高过我的神仙们都甚少见到的佛。

他一脸温和,微微闭目,周身散发出祥和庄严。让人觉得心里一下子就温柔平静了下来。

众神凝然无语。

这就好像一场胜负已定的比赛,如果你已经知道了结果,你还需要担心吗?

这就是众神现在的心情。

孙悟空笑,带点戏谑的笑。

他有点漫不经心地说“嗳,我饿了,你们到底放不放我回去?”

佛也笑了,当他笑的时候,就好像春风拂过池水,一百朵最美的鲜花同时开放,又好像冰雪刹那融化,沙漠中出现绿洲。

我们仿佛已置身于花的国度,眼中心中全是净土芳华。

佛说:“你若能回答我这问题,我便放你回你的花果山。”

佛说:“你道你真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?”

悟空笑:“难不成是从你肚子里蹦出来的?”

我忍不住扑哧一笑,一下子大臣们的目光都集中过来,责备的看着我,那罪魁祸首也看过来,眼中有调皮的笑意。我慌乱低头,目光扫过佛,佛的眼神清冷如水。

(三)

孙悟空与佛祖斗法,大败,压于五指山下五百年。

这是世人的说法。

然而世人所说的斗法实际上并不是那么惊心动魄,斗法的那一天,佛祖不过问了个问题,而悟空并没有回答出来,他是否是从石头里面蹦出来的。

对于这件事大家都表示了疑惑,太上老君还问到,那泼猴不是因为一石采日月精华而诞的石卵见风所化吗?

佛祖只是微笑不语。众人也便释然。佛的话,自有他的玄机,我们所需要做的,唯相信而已。

连悟空都不例外。

那天我清楚的看见,他戏谑的眼中飞快的闪过一丝迷惑,他问佛:“那你说我是从哪里来的?”

佛说:“一年半后我给你答案”

于是孙悟空就被封印在了五指山下。

众神们都大大地松了口气,我却有点小小的失望,其实很想看他们打斗一场,

因为那种杀气。

当我正胡思乱想时,佛的眼光看过来,依旧清冷如水,他说:“你,去看守他。”

什么??

要我去看守那只泼猴??

天可怜见,我好不容易名列仙班,还期待着明天早上可以像其他神一样,胸前捧一个小本本,跑到凌宵殿上去笔直笔直地站着过一下瘾呢,顺便还希望碰见吴刚哥哥,因为御花园的姊姊说他是仙界最俊美的神。再顺便……再顺便……呜呜呜。

原来佛这么小鸡肚肠,人家刚刚不过是不小心笑了一下而已嘛~

这时我的脑海里不禁想象出佛祖生小孩的样子。

啊,闷笑,颤抖中。

(四)

于是我便到了人间。

五百年的岁月在天庭上不过是一年零四个月。

从没想过会以如此漫长的方式来度过这一年零四个月。

长长地出口气,转身看那泼猴,他睡得正香,一开始在天界感受到的那种强烈杀气荡然无存,现在只是一张无害的儿童般的脸,嘴角还流着口水,大概是之前打到天庭那一路太累了吧,我都还能记起当时他脸上漫不经心的疲倦的笑。

呵呵,我们会以怎样的方式开始相处呢?我开始期待他醒过来。

一天。

两天。

三天。

嗯,没关系没关系,他累了,可以理解。

一年。

两年。

三年。

……

……

我开始出冷汗了。这泼猴,不会睡死过去了吧。

于是我拼命地拍他脑袋:“醒醒啦,醒醒啦,快点快点,再不醒我就灭了你哦”

没反应。

我凑近他耳边小声嘀咕:“快醒醒,嫦蛾姐姐来看你啦”

没反应。

看来还不够狠,我眼珠一转,又嘀咕到:“快点睁开你的猴子眼啦,嫦蛾姐姐在跳脱衣舞哦。”

完全没反应。

我一气,扯开喉咙大声叫:“快醒啦,死猴子,佛祖在生小孩,召你上天去接生啊!”

他终于有反应了,虽然还是闭着眼,但眉毛紧皱,脸色异常痛苦的样子,可能在做恶梦吧,真是可怜啊,看来天宫那一战真的给他留下了很大的创伤。唉,算了,算了,我放弃了,站起来,转过身,天~~~~~~~~~~~哪,妈妈呀,佛祖站在我背后,他听到我说的话了???不对,这一定是做梦,是我长期睡眠不足的缘故,床呢,床在哪里?我要去补眠。

佛祖微笑:“你没做梦。”

梦话,这肯定是梦话,不行,继续找床。

佛祖微笑:“他,最近怎么样?”

终于确定这不是梦了。我必恭必敬地回答:“他一直在睡觉。” “一直?”“嗯,一直,怎么都叫不醒。”

佛笑:“不用叫他了,让他睡去吧,反正,最近也没什么神需要接生。”

寒,无语,我开始冒汗。佛果然又记仇了。

看着佛祖转身离去,我轻轻拍拍猴子的脑袋,小小声说:“悟空,悟空,快醒醒,出来看佛祖升天啦。”

(五)

于是我便天天看他的睡容,每天从他头上拔根毛来记录时间的流逝。

反正他毛多,还有再生功能,不怕。

就这样从春看到秋,从冬拔到夏。

就这样一天天,一年年,春花秋月,夏虫冬雪。他的睡脸总是漫不经心地笑着,是梦见什么了?

两百年了。

他醒来的时候是冬天,天在飞雪,而我,在拔他的毛。突然就被一只毛毛的手抓住,他睡眼惺忪地盯着我的手,口齿不清地说:“肉。”

不会吧,他想干什么,我开始冒汗。

他已经一口咬了下去。

啊!!!!!!!!!

三百年后民间有个传说,三百年前的一个冬天,冬神放声歌唱,无数神仙从天庭跌,不,降落。

他苦着脸:“你干吗拿锤子敲我?”

“谁叫你先咬我。”我没好气地说。

“我饿了。”他说得理直气壮。

“我的手又不是肉!”

“可是你的手长了肉!”

“你~~~”

沉默。

一只乌鸦飞过。

他摸摸头:“为什么我全身上下就头部特~~~”他的手突然停下来,眼睛盯着我,咬牙切齿地说:“特~别~冷,我的毛呢???”

我不由后退一步,摸着身上的棉袄,想着要不要告诉他。

“今天天气很好啊,啊哈哈,啊哈哈哈”

(六)

幸好冬天已经快过完了。

悟空的头亮亮的,眼睛也亮亮的,他上下打量我半天,冷不丁地问:“你是谁?”

“我是谁?”我开始气急败坏的哼哼,“要不是因为你,我也不会跑到这凡间看你睡200年的觉。”

他疑惑地转转眼珠,忽然一拍脑门:“啊,你不就是那个没规矩的小丫头嘛。”

我一下燃起了熊熊怒火,迅速地再从他光光的脑门上拔掉一根刚发芽的幼小黄毛。“你以为是谁害我这样的啊。”

“嗷。”他痛苦的哀号:“不要这样子啦,人家的毛都已经很少了。”

忽然他脸色一下沉了下去,一股凉意从我背上升起。

好重的杀气,虽然和在天庭时候有点不同。

不会吧,难道我就因为拔他几根毛就要香消玉陨于此???

我跳开一步,警惕地看着他。

他也死死地看着我。

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,但又不知道是什么?

“你不明白?”他沉声问。

“我不明白。”我沉声答。

“你过来。”

“不过。”

“过来。”

“不过。”

“你别过来。”

“我就过来。”

“别过来。”

“就过来。”我一下子跳到他面前,得意洋洋。

他忽然阴险一笑,啊,大事不妙,我慌忙跳开,可是来不及了。他已经紧紧抓住我的脚。

完了,我不想死啊。英雄,大人不计小人过,你就放过我吧。

但他似乎没想起拔毛之恨,只是大吼道:“快去拿吃的来啊,笨猪,你知不知道我饿了两百年,两百年啊!”

说完,他眼睛一翻,晕了过去。

杀气也消失了。

我抹了一下汗,出去找吃的,顺便再谋杀他一根毛。

哼哼,本姑娘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。

(七)

“嗯,终于吃饱了。”

他满意地伸个懒腰,嘉许地看着我,“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

“原先是没有名字的,只是叫忘忧草,后来名列仙班,玉帝赐名的那一天,被你搅了局。”我平静地告诉他。

他嘻嘻一笑,“好啊,我来帮你取名,就叫小白好不好?”

“为什么要叫小白,好像小狗的名字。”我一翻白眼。

他却不回答,只是自顾自地说下去。“忘忧草吗,我倒是听过一个忘忧草的传说,你要不要听?”

“没兴趣。”

“听啦。”

“不要。”

“你的棉袄好像是我的——”

“什么传说,什么传说,快点告诉我,我真的好想知道啊。”

他得意地一笑,“你知道吗?传说佛祖左眼流泪,右眼流血,很多很多年前,在他成佛的那一天,他心爱的女人死在他面前,死的时候,微笑着说,从此要生生世世忘掉他,忘掉那几千年,从此轮回转世,然后平凡到老。他因此而左眼流泪,泪水落在那女人身上,然后——,你哭什么?”

“呜呜呜,你不觉得很感动吗?”我把眼泪鼻涕都顺便抹在了他的毛上,“然后呢??”

“然后,据说因为佛眼泪的缘故,那女人的元神给凝结住,从此便再也不能轮回转世。”

“那,那女人后来怎么了?”

“不知道,都说是传说啦。”

“那佛祖右眼流血又是怎么回事?”

“你烦不烦啊,怎么这么多为什么,先去找吃的来,我饿了。”

“不会吧,老大,你才吃完没半个时辰啊。”

“快去,小白。”

“人家不叫小白。”

“少废话,快去找粮食,小白,你还想不想听故事!!”

“这个……”

(八)

“吃饱了?”我闪着星星眼问他,一脸期待。

“嗯。就是味道差了点。”悟空总结了一下,“虽然你又呆又笨又丑,但好歹你也是忘忧草那一族的,佛八成是不想看见你侮辱他爱过的女人的形象。所以才把你打下来的,嗯,应该就是这样子了。”

又呆又笨又丑??

嘴角抽搐了两下。

他很关心地问我:“你没事吧,为什么你的脸红了青,青了白呢?这是什么法术,放心吧,虽然你又丑又笨又呆,但我不会嫌弃你的,我的忍耐力一向强于别人。”

又丑又笨又呆??

呵呵,呵呵,呵呵呵。

我顺手抓过铁锤,用力地敲下去。

三百年后都有人在说,三百年前的那场春雷,特别的响亮。

“那么,佛祖右眼流血又是怎么回事?”

“听说要成为佛是必须绝欲绝念,无情无爱的,但他因为做不到而使用了禁术。”

“禁术?”

“对,就是在那女人死了之后,佛将他灵魂里对俗世的感情,对那女人的爱,对自己成佛的悲伤与憎恨分离了出来,分离的时候,佛的右眼便流了血,而血就将那分离物封印了起来。从此佛便抛弃过去,高高在上,悲悯世人。”

“为什么会悲伤与憎恨?”

“因为他成佛只是为了保护那女人,但没想到他成佛的那一天便是他爱的女人死的那一天。”

我长叹。

“你说的都是真的吗?”

“假的。”悟空回答得干脆利落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小白……”

“说。”

“我肚子饿了。”

(九)

春天到了。

大家都对春天有一个好的希望,希望在今年里很多人很多事可以变得更好。

但就有这么一种人是永远不会变的。

现在这种人就睡眼惺忪地咬着我的手不放开。

我早就放弃叫醒他了。

现在他脸上带着梦幻似的笑容,一定是梦到吃肉。

我就这样背靠在岩石上,仰着头,看着高而蓝的天,澄净如洗。

三月了,深山里开满了桃花,一树一树的粉红,风过的时候,花瓣纷纷地往下落。

我随手捡起一朵桃花,擦拭掉左手上纵横满布的口水。那家伙,嘴里嗯嗯着,换个地方再继续含,笑得愈发开心,原来是这个地方的肉多一点。

这时候对面草地施施然爬过来一只穿山甲,黑黑亮亮的小眼睛,看看那猴子,又看看我,一脸的不解。

“嘿嘿,过来过来,小家伙。”我饶有兴趣地逗弄它,结果一个不小心牵扯到了左手臂,挂过那猴子的一颗獠牙,“哇哇,痛,痛。”我大叫。

那小小穿山甲啪地一拍两只小前蹄,好像明白了的样子,摆动着小尾巴,笨拙而迅速地冲了上来,“哗”地张开小口,妈呀,那一口锋利的牙齿,这一口咬下去,猴子还不得多几个洞。

眼看着来不及阻止了,那穿山甲却陡然缩成小小的一团,瑟瑟发抖,还抱歉地看我一眼,然后退一步,再退一步。挖洞挖洞,拼命挖洞,再飞快地钻进去,一幅“我已经安息了,请不要打扰我”的表情。”

哈,这小家伙,干什么??

悟空已经醒过来,可怜地看着我:“小白,我好饿。”

“啊,”我一下恍然大悟,悟空在饿的时候就会有杀气散发而出,实在是很奇怪啊。

“嗯,这什么气息?” 悟空皱一下眉头,手突然伸出,朝着小小穿山甲的洞抓过去,小穿山甲眼见不妙,跳起来就跑,然而悟空却并不理他,只是把手往洞里深深一抓,抓出个东西来。

吓,居然是个人的头骨。

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埋的,也不知道埋了多久,但可以肯定,这头骨差不多有接近三百年的历史。

因为我和悟空在这已有两百多年。

小小穿山甲也停止逃命,在一旁好奇地看着,我轻轻走过去,一下抱住它,它大吃一惊,拼命挣扎,“别怕别怕,”我柔声说:“我们不会伤害你的,那猴子虽然长得很抱歉,但心地并不坏。”它好似听懂了我的话,停止了挣扎。

于是我抱着它向悟空走了过去。

悟空还在看那头骨,那头骨白森森的,黑黑的眼洞仿佛在看着人,周围泛着青紫色的光。这是妖气呢,看来它快要成妖了。

这可不行,我得在它成妖前灭了它,幸好我还有一半的仙力可以使用。

我咬破中指,将血滴向那头骨。

“啪嗒”血滴在了悟空的手上。

“呀,浪费一滴血”我懊恼地叫道。

他慢慢抬起头,看着我,眼睛竟是炽烈的红色。

(十)

“拿开你的脏手。”他冷冷地说。

我呆着,半天才反应过来:“啊啊啊,猴子,你的眼睛怎么啦,染上红眼病了吗?天啦,我得去找草药。”

悟空一楞,血红的眼珠慢慢转为黑色,他面无表情地说:“你啊,你们神仙总是自以为是,随意扼杀你们认为是恶的妖。”

“怎么,妖怪不都是坏的吗?”话一出口,我就后悔了,神仙们不也说过悟空是妖孽吗?可是悟空他不坏啊。

“对不起。”我小小声。

悟空摇摇头,不说话,只是继续看着那头骨,我站在一边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这时候,他突然做了件奇怪的举动,他朝着头骨的额头,漫不经心般吻了一下,然后随便一掌将那头骨击得远远的。

我大惊失色:“呀,你干什么??难不成,难不成你有恋尸癖??”

悟空嘴角抽搐了两下:“恋尸癖,你才有恋尸癖呢。”他又愉快的一笑:“我只是助它早日成妖而已,有了我的印记,成妖易如反掌。”

虽然不太理解他的话,但看见他的笑,觉得安心多了。他向我招招手:“过来,小白。”

我马上讨好地蹦过去:“悟空,悟空,你刚才那眼睛是怎么——”

他的手一下子抓住我的喉咙,痛,“干什么啊,死猴子,放手啦。”

这时我看见他的笑容,和天庭那时候一模一样!

懒洋洋的,疲倦的,漫不经心的笑容。

看到他这种笑容的时候,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,觉得如果他想做什么事的话,这世界上已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阻止他。

他看着我的眼睛,微笑着:“小白,你说,如果我吻一下你的额头会怎样?”

(十一)

我的脸一下子红了。

妈的,这死猴子,敢对本姑娘起色心。我顺手操起怀里的穿山甲,一鼓作气地砸了下去。

“嗷”“嗷”,两声惨叫此起彼落。

猴子与小小穿山甲紧密地相互依偎,同仇敌忾地看着我。

呵,他们倒成难友了。

“你,你,你,居然敢对本姑娘起色心。”我气势汹汹地指责他。

“少臭美,谁对你起色心谁就是笨蛋加白痴,我不过是想毁了你道行而已。”

“你为什么要毁我道行?”

“看你不顺眼。”

“你为什么看我不顺眼?”

“因为你样衰。”

“我为什么样衰?”

“我怎么知道你为什么样衰?”

“错了,错了,你凭什么说我样衰,我哪里样衰了?”

“全身上下!”

“你——”

我气呼呼地转身就走。

“回来。”

“我为什么要回来!”

“佛祖派你来看守我,我饿死了谁负责?”

“这个……好像是……我。”我乖乖地自动停下脚步。

他很得意了一下,威严地说:“去打点酒来,我今天要和小穿兄弟好好喝一杯。”

小小穿山甲也很得意地摇了摇尾巴。

(十二)

圆月。

春天的圆月总是特别美好的样子。

洁白的月光照过大海,照过城市,照过乡村,照在孩子们熟睡的脸庞上,照进深山老林里,呼呼的山风吹过,那里,是否有吃人的妖怪,不眠的夜枭。

我不知道,但我肯定这里没有。这里只有一只半醉的猴子和一只完全醉倒的穿山甲。

“这么快就醉了,真不好玩。”悟空嘟嚷着。“来,来,小白,你陪我喝。”

“不要。”我气鼓鼓地回答。

“哈,你还在生气啊,真是小心眼。”

“我就是小心眼怎么样?”

“你不是问我为什么要毁你道行吗?”

“你不是说因为我样衰吗?”

“啊,那也是一个原因啦。”

“什么叫也是?那还有其他原因呢?”

“嗯,嗯,”他有点口齿不清,“我觉得啊,做妖比较适合你。”

“为什么?”我奇怪地问他,他却没了声息。

“猴子,猴子。”我拍拍他的脑袋,没有反应,已经睡着了啊,头还枕在我的腿上,这死猴子,倒挺会找枕头。

我舒服地把背靠在山壁上,仰头看天上的明月。明月啊明月,你都看见些什么?六千年,修炼的那六千年里,每天晚上我都会抬头看你。希望有一天,我也可以到达那天上的宫殿。

想到这里,我的额头开始冒黑线。

是啊,我终于到了天上的世界,可是,可是,没想到,还没到一个月,我就被赶了下来,呜呜呜,想到这里,我不禁悲从心中来,恶向胆边生,伸出魔爪,将悟空积蓄了好久的头毛拔了个精光。

……

长夜漫漫。

乌云挡住了月亮。深山老林顿时显得有点黑而可怖。

我正打算睡觉,远处一点妖异的红光吸引了我的注意,那红光飞快地游移着。嗯,什么东西啊,得去看一下,万一是妖怪就不好了。我思忖着 ,移开悟空的脑袋站起来,呼,腿都麻了,死猴子。

这时候乌云散开了。

月光如水。

我惊讶地看见,悟空的脸上满是痛楚。

那种表情,任谁看了都会心痛。

悟空,你做恶梦了吗?我轻轻摸着他的头。

他紧紧抓住我的手,好像安心了的样子,脸上悲伤的表情慢慢退去。

我坐在月光里,心中一片茫然。

孙悟空,你到底有怎样的过去?你想抓住的是什么???

(十三)

“啊啊啊啊~~~~~”一声尖叫刺破山谷。

“怎么啦,一大清早就鬼叫鬼叫的”悟空懒洋洋地打着呵欠。

“小穿它,小穿它~~~”

“它怎么啦?”

“它,它来月经啦。”

“咳咳咳。”悟空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,“笨蛋,怎么可能,小穿它是弟弟,好不好?”

“我也知道啊,可是,可是,你看,他的便便是红色的耶。”

悟空一翻白眼:“老大,那是我昨天喂了它一些红色的很难消化的野菜好不好??”

“啊??”

#¥%*—*?##

小小穿山甲极度轻蔑地看了我一眼,慢慢爬向他的悟空哥哥。

“啊啊啊啊啊~~~”又一声尖叫。

“你干吗又鬼叫啊?”悟空和小穿仇视地看着我。

“不是我叫的啊。”我一脸无辜。

沉默。

两只乌鸦飞过。

我们三个不约而同地一起回头

哇,仙女姐姐耶!

如云的黑发,精致的五官,盈盈秋水般的双眸。

“哗啦啦。”我和悟空一起狂流口水。

那仙女姐姐却不说话,直接就向我们扑过来。

哇噻,现在的仙女都这么开放的?我闭上眼,准备迎接幸福的拥抱。

“啪。”被推倒地声。

爬起来,看见仙女姐姐死死抱着小穿,“小成,小成,我可终于找到了你了。”

“小成?”

我疑惑地看看小穿,再看看仙女妹妹,再看看悟空。不得了,这猴子还一脸痴呆相,不停流口水,我一巴掌打过去。

“死猴子,醒醒啦,别发春了。”

“什么发春?”

“你看你那口水流的……啧啧。”

“你不也是吗?”

“我不一样。”

“你为什么不一样?”

“我是女的,女的看女的很正常,男的看女的看到流口水就说明他有非分之想!”

“那女的看女的看到流口水就很正常了吗?”

“这个,我口水多不行吗?”

“你……”

哈哈,第一次把猴子逼得说不出话来。

我得意地摇摇扇子,且慢,这扇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?

仙女姐姐已经抱着小穿向我们走过来,她说话的声音真是好听,好像天上的风铃。

“谢谢你们照顾我家的小成,都不知道该怎么感激你们才好。

“不客气,你把这满山的桃花快点变成桃子就好,我自己变出来的没口感,果然还得桃花仙亲自出马才行。”悟空嘻嘻一笑。

这小子,难怪刚才流口水流得那么汹涌,原来又是和吃的有关。

等一下,他说她是桃花仙?

仙女姐姐好像这时候才发现他,惊讶地叫了一声,看向我,“为什么,为什么这里会有你们这一仙一妖?”

我惊讶,怎么会有人不知道三百年前大闹天宫的孙悟空?

“你是新上任的桃花仙?还没去过天庭?”悟空问。

“嗯,你们叫我小桃就好了。”她的眉间仿佛有淡淡的轻愁:“才上任不久,要等到二月二才能去天庭报到。”她话锋一转:“不过为什么你们会在这里?”

“私奔。”悟空很干脆地说。

我倒地。

“小桃,你别听他胡说啦—”我赶紧申辩。

“娘子,不要这么不好意思嘛。”悟空眼里闪着作弄的光。

“你——”

桃花仙疑惑地看着我们:“你们敢反抗天庭?”

“那当然,娘子为了我这种旷古奇男,有什么不敢做?”他得意洋洋地拍着胸口。

旷古奇男??旷古怪胎吧。我没好气地看向他。

“所以,你就被封印在这里?”小桃居然还真的相信。

“嗯,”悟空强忍着笑容,脸都快扭曲了:“能跟娘子在一起,就已经是最幸福的事了。”

明知道他在整蛊,心却不由自主漏跳半拍。

“小桃妹妹,你别听那猴子胡说。”我正想解释 ,却看见小桃妹妹怔怔的看住我们,泪水一下子就流了出来。

“帮帮我,帮帮我。”她顿时泣不成声,“我不想成仙。”

(十四)

“现在想起来,真希望那只是场噩梦而已。”小桃说。

“我的本名叫花舍语,家里就我,爷爷,爹和娘,我们一家四口一直幸福地生活着,直到我十六岁那一年,那一年,家里发生了一件怪事。”

小桃的眼睛开始发亮,呼吸也开始急促。

“ 那一年家里拆迁了一间旧屋子,那屋子很老的历史了,从没人住,因为那些老人说里面有不干净的东西,所以从不允许小孩子进去玩,慢慢地,就荒废了。然后在那年,我十六岁那年,爷爷死了,从不相信鬼神之说的父亲就拆了那间房子。

怪事就从拆了房子的那晚开始。

那晚我正在做女红,娘走了进来,我满心欢喜地叫:“娘,你来看,我绣的桃花。”娘却什么都不说,只是直瞪瞪地看着我,眼珠动也不动,脸色惨白诡异,我被这目光盯着,背上陡地生出寒气,连话都说不出来。娘僵直地走过来,捉住我的双手,忽然很诡异的一笑。

这一笑惊得我魂飞魄散!

娘的手慢慢地往上滑,摸向我的脸颊。

她看着我,看了很久,忽然就大哭起来:“姐姐,姐姐,你不是说过要来救我的吗?你为什么不来?你为什么不来!!我是一直相信姐姐的啊,我就在那里等啊等啊,等了好多年,你知道吗?你知道吗?那里好黑好黑,我好怕啊,我后来想自己来找你的,可是我出不去,我出不去我出不去呀!”

娘的手慢慢地滑到了我的脖子上。“你为什么不来救我?为什么?你说过你会来的啊,你说过你一定会来的啊,为什么不来?是不是你忘了我?是不是??”

娘的手如水蛇一样缠在我脖子上,越缠越紧,她的眼睛里闪烁着疯狂的红光和……泪水。

我叫不出救命,手在桌上到处乱摸,终于摸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,我本能地向娘砸下去。

她松开手,倒在血泊中。

原来我摸到的是油灯,那火焰还微弱的忽明忽灭。

我大口大口的喘气,头脑一片混乱,天哪,谁能告诉我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!

这时,门吱嘎开了,爹站在门口,一脸震惊。

(十五)

“哇哇哇,你爹一定误会你杀了你娘,怎么办啊。”我大叫。

“小白,闭嘴,不要以为世界上的人都和你一样白痴。”悟空懒懒地说。

小桃没有注意到我们的对话,她的眼睛依然发亮,亮得可怕。

能让一个人眼睛发亮的,只有两种感情,一种是爱,一种是恨。我们常说谁谁谁看见了金子就眼睛发亮,其实那不是他的眼睛在发亮,那是他的心,他的贪心。你有没有试过在一个午后,穿一件月白的衫子,走到桃树下,静静地站在某个人的背后,微笑地着看他,觉得心里一阵一阵温暖,那时候你的眼睛一定是发亮的,亮得只能看到他。那就是爱了。当然,恨也会让眼睛发亮,非常非常炽热的亮。

当然悟空是不算的,他一看到食物就两眼发亮,大放异彩。

小桃现在的眼睛就在发亮。

(十六)

我看看震惊的爹,再看看倒在血泊中的娘,艰难的开口说;“爹,你别误会了,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子。”

爹把头慢慢转向我,他一开口我的心就沉到了谷底。

他说:“姐姐,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”

那个晚上没有月亮。

油灯上的火慢慢旺了起来,娘身上着了火。

而爹,那个平常老成,严肃的男人只是用很稚气的声音不停地指责:“姐姐,姐姐,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为什么?”

好诡异,好恐怖,我在火光中瑟瑟发抖,眼泪开始不停地流。

天那,这只是一场梦吧,求求你快点让我醒过来。

火越燃越大,我看见爹向我走过来,搂我入怀,轻轻说:“姐姐不要怕,我不是来伤害你的,我只是太寂寞了,在那个黑洞洞的地方,真的,真的好寂寞,姐姐,来陪我吧,我们在一起,再也不要分开。”

爹说话的时候我分明看见了一个孩子的脸,寂寞忧伤地微笑。

小天?

你是小天!

我惊讶地叫出声来。

那孩子欢喜地笑了:“姐姐,你果然还记得我。”

他紧紧抓住我的手:“姐姐,陪我,再也别离开。”

那时侯,我头脑一片空白,只听到房屋崩塌的声音,看到小天的脸被火焰照得红红的,眼睛信赖的看着我。

我想起来了。我什么都想起来了。

思绪回到我八岁的时候,那时候小天才六岁,我们两家是邻居,小天命不好,才生下来就没了娘,他爹又是个醉鬼,从来不管他饥寒饱暖,爷爷好心,常常周济他,带他来家里,让我和他玩,慢慢的我们就成了好朋友,小天胆小怕生,却从不怕我,总是很信赖我,不管我说什么,也不管我的要求是否骄横跋扈,他总是站在我身边,天真的微笑着说:“姐姐好厉害,姐姐好棒。”

有一天我们两个小孩子闲逛着玩,不知不觉就走到那间被废置的老屋子那里,我非常地好奇,就怂恿小天一起进去看,小天有点怕,他怯怯地说:“大人不是说里面有不干净的东西吗?姐姐,我们还是别去了,好不好?”“哼,胆小鬼,你不去我去。”我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,小天的脸涨得红红的,像要哭出来的样子,我却不理他,推开门,也打开他试图拉住我的手臂。

如果我当初知道我这样做的后果的话,那我死都不会去打开那扇门,可惜,我不是先知,世上也没有后悔药卖。

我走进房间,很脏,很多灰尘,角落里结满了蜘蛛网,除此之外就没什么了,我得意洋洋地转身朝小天喊:“看吧,胆小鬼,哪有什么吓人的东西,大人骗我们呢。”

这时我发现小天脸色惨白,突然就朝我冲了上来,将我往门的方向用力一推。

我跌跌撞撞地倒在门口边,“你干什么啊?”我非常生气地边吼边转过身来。

这时候我看见了非常诡异的画面,好多手,好多只黑色的影子一般的手死死地缠住小天,而且这些手从墙壁上,从地板上,还在不停地涌出,越来越多。小天被缠得死死的,脸色青紫,非常痛苦的样子。

“小天,小天!”我惊慌地不知道怎么办。

那些手,蛇一般滑过地面,向我滑过来。我完完全全的吓呆了,明明心里无比恐怖,可脚就是不听使唤,移动不了。

“姐姐,你在干嘛,快跑啊,姐姐,你快跑。”小天声嘶力竭地大叫。

我一下醒过神来,拔腿就跑,边跑边大哭:“小天,你不要怕,我去叫大人来救你,小天,你别怕,我马上就回来。小天,你等我啊。”

后来的事,我就不记得了。

当我醒过来的时候,爹娘抱着我直掉眼泪。

他们说我已经昏迷两个月了。

他们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我只能茫然的摇头。

我什么都记不起来了。

那个时候,我已经完全不记得小天了。

(十七)

悟空的脸色变得空前认真。

他用手抓住小桃的脚,抬头严肃地看着她。

我大吃一惊,悟空也会有这么体贴的时候,看来以前我认为他不近人情真是错怪他了,我暗暗的惭愧着。

小桃也用“谢谢,我还好”的眼神看着他。

悟空缓缓地说:“小桃,我肚子饿了,可不可以明天再讲,我要去吃点粮食先。”

说完,他大喝一声:“小白,开饭!”

(十八)

今晚无月。

自然无月色可赏。

“喂,喂,悟空,你这死猴子也太没礼貌了,怎么可以那样对小桃说呢,你看不出她心情很难过吗?”

“我知道,我知道,可你那时候看不出我真的很肚饿吗?”

“你难道就不会忍忍?”

“我为什么要忍?”

“基本的礼貌啊。”

“礼貌?我为什么要礼貌,饿了就是饿了嘛,让她暂停一下她又不会死。”

我无言以对。

“悟空,你真的很自我。”

“所以才自由啊。”

沉默。

一群乌鸦飞过。

远处有微弱的红光,快速地游移着。

对了,这不是我第一次看到了,上次圆月之夜也看见过。当时本想去探个究竟的,可是被悟空拖住了,啊,突然想起有个问题早就想问他了。

“悟空,你一般都做什么梦?”我说。

“吃肉。”他快速地回答,甜甜的微笑。

汗,这猴子。

“我是说,嗯……比如那些会让人伤心,难过,或者害怕的恶梦啊。”

“伤心?难过?哈哈哈,谁会做那种梦啊,”他话音突然断掉,脸色一下极为难看,一字一顿地说:“但是,恐怖的梦,就有一个,这个梦,我到现在都还能记得。”

我屏住了呼吸。

“那个梦,真的很恐怖,在那个梦里,佛祖居然在生小孩子,而我,居然在帮他接生!天哪!”悟空仰天长叹,一脸痛不欲生。

我顿时汗如雨下。

赶紧岔开话题。

“悟空,你看那边,看见没?那里有一点红光,很诡异哦。”

“哦。”

“所以你乖乖地睡觉,我现在要去看一下。”

“别去送死了。”

“什么意思啊?”

“你现在在人界,仙力又折了大半,你怎么可能是它的对手?你死了可没人给我送饭。”他微眯着眼,漫不经心地说。

我却吓一大跳:“你是说,那果然是——”

“嗯。”悟空点点头,“已经成妖了。”

(十九)

“哎呀哎呀,那怎么办?”我大呼小叫。

“怎么办?收敛起你身上的仙力咯。”他仍然一脸的漫不经心。

而红光却好像发现了我们的样子,快速向这边游移而来。

“为什么?”我好奇地问。

“你不会动动你的猪脑子吗?虽然你又笨又丑又样衰,但好歹你也还是一只仙好不好?吃了你可以长妖力的,所以你快点收敛起你的仙力躲一下啦,而且它好像已经发现你了。”

“一只仙?一只?”算了,暂时不计较这个,“为什么会长妖力,我是仙啊,吃了我应该长仙力啊,还有为什么我要躲啊,我——”

红光逼近。

悟空开始抓狂了:“你猪头啊,你见过人吃猪肉身上也长猪肉吗?”

“啊,你说那个啊,那个叫人肉,不叫猪肉,还有啊,我要是躲了,那谁来保护你啊。”我理直气壮地说。

悟空鄙夷地一笑:“你认为我会需要人保护?”

“可是——”

“好了,别废话,快点睡觉吧。”

“睡觉,这不是睡觉的时——”我突然感到沉沉的睡意,眼皮重得抬不起来,怎么会这样子啊,我努力想清醒点,可是意识却越来越模糊,慢慢地,慢慢地跌进了黑暗中。

黑暗中有股好强的妖气。

但我却觉得很安心。

一夜无梦。

(二十)

早上。

小桃已经来了,站在桃花树下,寂寞忧伤地微笑,我觉得在她身上我能看见小天的影子。

虽然,从没见过那个孩子,但是想来,那一定是个很苍白的孩子吧,那么多年的寂寞啊。

本来想问问悟空昨晚的事,不过还是先听完小桃的故事再说吧。

“昏迷两个月醒来后,我已经不记得小天了,周围的人也从来没有提起过他,好像小天一开始就没存在过。我就这样慢慢长大,那间老屋子,也再没有去过。”

小桃幽幽地叹口气。

“后来的,你们都知道了,所以当我看见在火光中看见小天时,我先是觉得惊讶与愧疚,然后却马上感到无比的害怕和愤怒,我一掌打开他伸过来的手,尖叫道:‘你这个怪物,你不要靠近我,你害死了我的爹娘,你滚开。’

他当时脸上的表情我想我这一辈子都忘不掉了。

不是伤心,也不是愤怒。

是绝望。”

你见过小孩子露出绝望的表情吗?

祝你永远都不要见到。

(二十一)

“那后来呢?”我小心翼翼地问,心里有点微微刺痛。

“后来就该吃早饭了。”悟空翻着白眼:“小桃美女,我们还没吃早饭啊。”

我面不改色地抓起铁锤,小桃面不改色地继续讲,小穿也面不改色地去拾了个桃子过来。

“后来,后来火越烧越大,我不能呼吸,痛苦得快要死掉,小天就站在火中,哭着对我说:‘姐姐,怎么办?我不想救你,我不想放你走。姐姐,即使你不肯和我在一起,那也请你和我到同一个世界吧。那样,至少我可以天天注视你。要恨我,也请到我身边来恨我吧。’

我虚弱地看他一眼,这个苍白忧伤的孩子,我已经无法回应他了。世界在我眼前合上门。

一片黑暗。

这就是小天所说的黑暗吗?

这种无言的黑暗,让我连哭都哭不出来。

而那个单薄的孩子,却天天流着泪等他的姐姐,坚信他的姐姐会来救他。

每一天,每一年,每一个日出日落,每一个春花秋月。

而我,却完完全全地忘了小天,忘了一个孩子等着我去救他,忘了自己的承诺。

原来是我自己种下的因啊。

在黑暗中缓缓流下眼泪。

小天,就请你在这个世界注视我吧。

这也是我唯一能为你做到的。

不知过了多久,我醒了过来,发现自己躺在花海之中。

是桃花,粉粉的白与红。

蝴蝶在花间穿插来去。

漫天的花瓣飞。

风带着香甜的味道。

为什么我会到了这里?

一眼望去,满树满树的桃花开。

一个女孩子微笑着向我走来。

‘桃花姐姐,欢迎你回来。’

我愕然。

‘你本是天界桃花仙,因触犯天条而罚下凡间,受世人之苦,现在是你归位之时。’她一边解释,一边用食指在我额头上一点。

一颗朱砂痣出现。

关于神的记忆回来。

我雍容起身:‘梨花妹妹,有劳你了。’

她甜甜一笑,我却突然想起那张忧伤的脸。

‘梨花,小天呢?’

‘你说那个孩子吗?他是你命中的劫数,现在当然被囚回欲界了。’

‘欲界?不行,我要去看他。’

‘桃花姐姐’梨花突然提高声调:‘你已归位,过去的事情都是浮云,不要再去想了。’

我默然,走开。

她不会明白的。

那种黑暗。

还有当你知道有人在那种黑暗里还坚持等你的时候的心情。

……

……

这就是我的故事。”

小桃长长地叹了口气。

她低头看向悟空,眼睛亮得可怕:“我想,你一定知道欲界在哪里。”

悟空嘻嘻一笑:“知道也不告诉你。”

“更何况,你马上就要见到他了。”

(二十二)

“等等,欲界是什么东西?”我大喝一声。打断他们两个奇怪的对话。

“你们到底在讲什么东西啊,为什么我一点都不明白?”

小桃眼神变得悲伤:“欲界是一个连地狱都不能收容的地方。”

“一般人,死后成鬼,然后投胎,轮回;部分人,成仙或成妖;还有一些人,对于今生有太强的执念,也就是佛所说的‘嗔’,太执着于某种他们珍惜的东西而不能放开,因此连佛都超度不了,欲界的灵魂,对于人世有太多的牵绊,所以一旦有机会接触到人世,他们就会死死抓住有生命的东西不放,小天就是那样被他们抓进了欲界。”

“虽然,小天可以选择轮回转世,但是——”

小桃长长地叹气,看向悟空:“现在该我问你了,你为什么说我会马上见到他。”

悟空笑得鬼祟:“人若太执着,入欲界,仙若太执着,入魔界,那时见他还不容易,你现在已经太执着于你的欲望了,换言之,你已有了魔意。”

“不可以。”我大叫。“怎么可以成魔。”

没人理我。

完全被无视了。

“那么,大概还要多久?”小桃平静地问。

“你去天上玩两天就成了。”

“那就是两百年了?不行,不可以,我不想再等下去。”

悟空深深地看着她:“你想现在就成魔?不惜抛弃仙的身份?你有没有想过以后你将要面对的是什么?七十二路神仙的封杀?我劝你凡事不要草率的好。”

小桃笑:“我只要面对小天就好。”她的眼神变得无比坚定:

“请助我成魔。”

我第一次看见悟空脸上出现温暖的笑意。

他说:“把头低过来。”

小桃毫不犹豫地靠了过去。

悟空的食指缓缓地点向她的额头。

我看着这一切,却没法阻止,不知道为什么,总觉得自己没有理由干涉他们。

可是为什么,我明明是仙啊,我有权利制止这样的事情发生,我不能让小桃执迷不悟。

闭上眼,深吸一口气,冲过去推开小桃。

“不可以。”我大声叫。

小桃站起来,盯着我。

好亮的眼睛。

“走开,小白,不然我杀了你。”她一字一顿的说。

我的心沉到谷底。

一个转身盯着悟空,怒气冲冲地吼:“死猴子,你对小桃做什么了?”

却看见悟空若有所思地看着小桃。

他在笑。

笑得又寂寞又悲伤。

小天。

我突然想起小天。

再深吸一口气:“好,我不阻止你们。但是,相对的,小桃你也得答应我一件事。”

小桃疑惑地看着我。

“我也想见见小天。”

小桃的眼泪一下子掉了下来。

断了线的珠子。

…… ……

…… ……

断了线的珠子是不可以再连起来了,有些人有些事也都不可以重来。

可是怎么能够一直执着于过去。

不要再错过以后的幸福就好了。

(二十三)

我一直认为成魔应该是件很大条的事。

应该山崩地裂,天地变色,风起云涌的。

悟空的食指慢慢地点上小桃的额头,额头上的那颗朱砂痣。

我听见自己急促的呼吸。

阳光稀疏地透落树枝,在地上落下斑斑点点,好像是一个夏日的梦,平静得意味深长。

小桃额上的朱砂痣渐渐退去。

“完了。”小桃也平静的微笑。

“完了????”我无比惊讶。

“不然你以为要多久?”悟空白我一眼。

“我以为,我以为至少会有两声雷啊。”我嗫嚅着。

原来成魔便如此简单,无需声色,更不屑张扬,简简单单决定于一个念头的流转。难怪自古多魔而少仙,大概是性情中人居多,而清心寡欲之人居少吧。

悟空仿佛看穿我的想法,鬼祟地一笑。

“那么,现在我该怎么办?”小桃急切的问。

我注视她,她身上已经有了淡淡的青色的光。

悟空说:“咬破你的中指,以你的血打开欲界之门。”

小桃的眼睛又开始发亮了,呼吸也开始微微急促。

她并没有马上就咬自己的中指。

我们静静地等着。

那是个很好的下午,干净而清爽。

山里弥漫着花与泥土的香味。

小桃缓缓抬手。

很轻微的一声。

一粒剔透的血珠子慢慢变大。

然后迅速地往下落。

落在泥土上。

这时候悟空突然抓住了我的手。

我奇怪的看他一眼,他却无视我,他看着血滴落下的地方。

那里开始起了奇怪的变化。

泥土飞快地消失,出现了一个黑森森的洞。

洞口迅速扩大。

手!

突然很多只手从洞里面伸出来。

那些手不可思议地长,它们在空中飞舞着,似乎想抓住什么。

它们先是碰到了小桃。

迟疑了一下便缩了回去。

小穿在小桃怀里把眼睁得圆圆的。

那些手又向我们这边游移过来。

我也很好奇地把眼睛睁得圆圆的。

奇怪的事情发生了。

那些手完全无视我们。

它们就在我眼前晃啊晃,晃啊晃,但始终没有碰到我。

于是我就不耐烦地抓住其中一只手。

被我抓到的那只手仿佛被烫到了一般,拼命地扭动,想要挣脱。

其他的手立刻飞快的往回缩,有点惊慌的意味。

哈哈哈,果然是因为我的仙气吧。

我得意的看向悟空他们。

结果发现他们三个正看着我。

眼睛都睁得圆圆的。

(二十四)

那些手全缩回了洞中。

但洞并没有消失。

洞还在。

小桃走向我:“小白,小成以后就麻烦你照顾了。”

小小穿山甲一动不动,埋着头。

我接过它时它的利爪扣痛了我的手臂。

我轻轻地吻了吻它的额头。的

它颤抖了一下,抬起头,泪眼汪汪地看着我。

我冲它一笑,突然一个甩手,把它扔向悟空。

“嗷”“嗷” ——

两声惨叫划破云霄。

我飞快的抓住小桃:“小桃小桃,我也要去,我想看看小天。”

小桃微微蹙眉:“你身上的仙气已经七零八落,进入欲界只怕会对你有所伤害。”

“不会不会。”我很得意地一笑。“你没看见刚才那些手多怕我吗?连碰都不敢碰,难怪悟空会抓住我的手,原来是在寻求保护啊,哈—哈—哈。”

悟空不置可否的翻翻白眼。

小小穿山甲也怒气冲冲地朝我翻白眼。

我撇撇嘴。

突然抓起小桃的手往洞里跳。

边跳边开心地大笑:“我们走咯。”

笑到一半就笑不出来了。

为什么笑不出来呢,因为我发现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。

洞不见了!

刚刚明明很大的那个洞转眼就不见了。

我和小桃都跌在了地上。

我痛得正想破口大骂,背后突然传来清冷的声音。

清冷如水。

我开始冒冷汗。

佛来了。

我艰难回头。

佛在笑。

我记得我以前说过,当佛笑的时候,好像一百朵最美的鲜花同时开放,又好像是情人的手抚摸着你,最轻最软的,最能抵达灵魂深处的温柔。

所以现在我竟有些痴了。

佛看着小桃,眼里全是悲悯。他向小桃伸出手去,轻声说:“过来,我的孩子,别入欲界。”

小桃痴痴地看着佛,慢慢地把手放在佛的手上。

“不要啊。”我一下子反应过来,佛祖是要收了小桃。

“小桃小桃,你醒醒啊,你忘了小天吗?”

然而小桃却好似完全没有听见我的话,她只是痴痴地看向佛。

佛握住小桃的手。

小桃不见了。

佛的手里多了一枝桃花。

悟空只是冷冷的看着,不说一句话。

佛又转身向悟空:“孙悟空,一百年后将有一个叫唐三藏的和尚来到这里解开你的封印,到时你要助他去西天取经,当你们取得真经之后,我便告诉你你想得到的答案。”

佛又对我说:“你明明是仙,看见小桃成魔却不加阻止,所以你也要随他西去,受九九八十一难。”

你若是生孩子的话一定难产。我在心里暗骂。

“哎呀呀“悟空长长地伸了个懒腰:“不好意思,我现在不怎么想知道答案了。”

“等一下。”我大叫:“如果取得真经的话是不是可以把小桃还给我们?”

佛笑,不语。

悟空却突然说话了:“小白,东西是要靠自己抢的,不是靠别人给的。”

他又看向佛,脸上带着漫不经心的微笑,一字一顿地说:

“真经,我是会去取的。”

“而你,世人的佛,将由我来消灭。”

天边一道闪电。

多少年多少年之后我都还记得那张脸,

电光照亮的那张脸。

漫不经心的笑容和野心勃勃的眼睛。

“而你,世人的佛,将由我来消灭。”

忘忧草(外一篇)

我看到他的那一天,我就知道,他是佛。

我知道他是以佛的身份投胎的,我也知道他会在三十岁那年成佛。

可是我不管, 我不要他成佛!

良人,你知道吗?

我是魔。

你休想成佛。

三月三,踏青。

我精心梳理自己的长发,细细地描眉,双唇微微地噙了噙胭脂,再穿上杏黄色的衫子,藕荷色的裙,洁白的丝履。

良人,我只是想以最美丽的容颜出现在你的面前。

在你没成为佛之前,你也不过只是凡人,也有凡人的七情六欲。我知道,今天,你会遇见我,会娶我,然后三十岁那年,你会成佛,离开我,成那无情无爱,绝欲绝念的佛。

要。

我不会让你成功。

哪怕我因此万劫不复。

下雨了,三月雨,江南雨。

良人,你应该出门了吧。

我撑着油纸伞,娉婷地走过窄窄的小巷,湿湿的青泥板路。

前面拐角处,一个老婆婆步履蹒跚。

突地一匹快马。

我惊叫一声,冲上去,推开了老婆婆。但我已无从避开。

马撞过来了。

闭上眼。

他及时地收住了缰。

我脸色苍白,微微喘气。

但心跳平稳。

都在我算计之中。

良人,我们见面了。

你以为是第一次见面么?

不是。

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,是在哪一个轮回呢?百年前还是千年前。你那时才四岁,小心翼翼地扶起一棵衰弱无力的小草,眼神清澈而关注。

又过了多少年,轮回了多少世,我才找到你。

所以我不想放手,不能放手。

马背上的他向我看来,眼神清澈而关注。

“姑娘,你没事吧?”

我微微一笑,摇头,走开。

他有点失神。

五月,媒人上门。

七月,花嫁。

那年,你十七,我十六。

还有十三年。

我们一直很恩爱。

直到你二十五岁那年。

那年,来了个和尚。

你以为他真是和尚么?

他也是魔。

他所要做的,不过是分开一对平凡的相爱的夫妻。

正如后来那民间传说的法海一般。

你信他么?

为什么你会在屋里挂了八卦,还小心地看着我。

难道爱情当真如此脆弱,不堪一击。

是谁说“情比金坚”的。

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,我仍然爱你。

至死不渝。

你外出了。

一年,两年,三年,四年。

四年,二十九岁了吧。四年来,你在外面学到了什么?

长空万里,风月无边。春色温柔,佛相庄严。

你可曾会想起那个为你烹茶煮饭,红袖添香的人?那个始终笑意盈盈看向你的人?那个眼眸里有太多悲伤与期待的人?

哦,我说错了。我是魔,不是人。

三十岁那年,你回来了。

我知道你会在这一年成佛。

但我不知道你会对我说些什么?

你也许会说:我知道你是魔,我要点化你。你也许会说:我已看透世间繁华,人情冷暖,因此你成佛。

你会说什么呢。

佛也好,魔也好,怎么比得了做人呢?倘若这八年来相濡以沫的感情不能让你留在人间,那么我,宁愿毁了你,我要拖着你一起下地狱,我们一起万劫不复。

是的,万劫不复,但会很幸福。

良人,你有佛心,我有魔性,今天终于相见了。

他满脸风尘,眼神专注。

他对我说:我知道你是魔。

我垂着头不说话。

他微微一笑:所以我离开。五年了,我一直在矛盾与不安中挣扎,可是我发现,我爱你,不管你是人还是魔,所以我又回来了。

我的心因着大欢喜与大惊慌而微微战栗。良人,你可是要与我一起留在人世么?

我不敢看他。

他抬起我的下巴,坚定地看着我的眼睛:我要保护你,我不会再让任何人,任何事来伤害你。

我流泪了,并非高兴,而是悲伤。

因为我知道,在他说出这句话时,他成佛了。

我来不及阻止他。

即使是贵为皇帝,也不能完完全全地保护他的爱人。

可是佛能。

我想过很多种他成佛的方式,惟独没想到这种。

最温暖,

也最让人绝望的一种。

我输了,良人,输得心甘情愿。

可是,有一点是你所不知道的。

那株衰弱的小草为了再见到那个眼神清澈的男孩,她修炼了几千年,本来她可以名列仙班的,可是她不要。

因此她沦入魔道。

她也反复问自己,值得吗?

这一切,终于在今天,有了答案。

那株小草的名字,叫“忘忧草”。

良人,让我们彼此都忘了吧,你忘了这一生,我忘了这几千年。

但愿来世,你不是佛,我不是魔。

我们只是一对平凡夫妻

从某年某月开始,

到天荒

地老。

标签:佛祖悟空
相关文章:

  • [植物类]做梦梦见活的如来佛祖(做梦梦见好多菩萨如来佛祖像)
  • [动物类]做梦梦到捉好多鸟(做梦梦到捡了好多鸟蛋)
  • [动物类]【梦见孙悟空和猴子】
  • [情爱类]梦见佛祖现身还有佛光(梦见佛祖现身还有佛光在在空中)
  • [生活类]【梦见自己是孙悟空】
  • [祥兆/不祥之梦]做梦梦到佛祖和佛光(梦到佛光普照 佛祖下凡)
  • [动物类]晚上做梦梦到佛祖渡船(做梦梦到渡船过河)
  • [情爱类]梦见一家人在寺庙(梦见一家人在寺庙吃饭)
  • [植物类]怀孕初期梦到藤上结了许多葫芦和瓜
  • [祥兆/不祥之梦]孕妇做梦梦到拜菩萨(做梦梦到去山上拜菩萨)
  •    
    上一篇:孕妇做梦梦到买烧饼(做梦梦到买烧饼吃)    下一篇:做梦梦见父亲腰摔伤(做梦梦见宝宝摔伤了)
     您是否还梦见
    ·孕妇做梦梦见洗澡摔了(孕妇做梦梦见手机摔坏 ·梦到有人喜欢男朋友(梦到有人喜欢我但是我拒 ·梦到小孩子冲你笑(梦到小孩子笑要自己抱是什 ·梦到长着角的女孩(梦到女孩长小鸡) ·做梦梦见和人去海上(做梦梦见去北京) ·周公解梦梦见别人手指被烧伤(周公解梦梦见有 ·做梦梦见在树林里跑(做梦梦见在树林里捡了很 ·梦见收款是冥币(梦见钱变成冥币是什么意思) ·梦见光脚走路想找鞋穿(梦见光脚走路想找鞋穿 ·梦到雷雨天病逝(梦到雷雨交加电闪雷鸣) ·梦见房屋地面塌陷门坏(梦见门前地面塌陷里面 ·梦见锅炉有漏洞(梦见烧锅炉是什么意思) ·做梦梦见踩死蛇(做梦梦见自己踩了蛇被蛇咬) ·梦到已死的人还活着吓(做梦梦到已死之人还活 ·孕妇梦到墙上喷火(孕妇梦到龙喷火) ·做梦梦见自己的脏衣服(做梦梦见自己女儿衣服 ·孕妇梦到一个男孩落水(孕妇梦到有人落水) ·做梦梦见有人拿火烧我(做梦梦见火烧山是什么 ·梦见别人比我努力(梦见我努力的往上爬)
    声明:本站所有测算结果均不代表本站观点,所有测算法则是根据易经、阴阳、五行等历经数千年的占测理论为依据进行演化而来,并非现代科学研究成果。因此仅供休闲参考,特此声明按此操作自行决定的任何事宜均应为自测者自负后果!
    血型生肖工具
    最新解梦
    ·做梦梦见父亲腰摔伤(做梦梦见宝
    ·梦见给人接生生个女孩
    ·孕妇做梦梦到买烧饼(做梦梦到买
    ·梦见别人比我努力(梦见我努力的
    ·梦见家里睡的床被淹了(梦见家里
    ·梦见老人站在河边(梦见一个人在
    ·梦到情侣在接吻(梦到和喜欢的人
    ·梦到绑高粱秸秆(梦到高粱做的刷
    ·梦到自己有成就(梦到自己要结婚
    ·梦见小偷是什么意思(女人梦见小
    ·梦到螃蟹爬满身并抓伤身体(做梦
    ·恋爱期梦见飞机坠落(梦见飞机坠
    ·梦到小孩子冲你笑(梦到小孩子笑
    ·别人梦到我拉了很多货回来
    ·做梦梦见自己的脏衣服(做梦梦见
    ·做梦被学校辞退(做梦被单位辞退
    ·梦见婴儿被自己弄死了(梦见自己
    ·梦到有人喜欢男朋友(梦到有人喜
    ·梦见眼眉给剃了(梦见眼眉长长了
    ·做梦梦见踩死蛇(做梦梦见自己踩
    添加到收藏夹 | 设周公解梦为主页 | 周公解梦 异奇梦境解析 | 百度地图 | 鄂ICP备2021021085号-1
    Copyright © 2002-2021 周公解梦 异奇梦境解析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