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公解梦 异奇梦境解析
本程序由周公解梦 异奇梦境解析提供内容支持:www.jiemengyiqi.com
免费在线周公解梦大全,中国传统的周公解梦词条
最清晰、最权威的周公解梦!
热门解梦词: 周公解梦  生孩子  眼皮跳  查询  电梯  
周公解梦:周公解梦 > 其他类 >

梦见邪祟入体(梦见家里有邪祟)

发布时间:2022-09-23 14:29
详细寓意



本故事已由作者:一枚,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,旗下关联账号“每天读点故事”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,侵权必究。

1

周六上午,姚瑶被楼外的喧哗声吸引。

“妈,楼下乱哄哄的,在干嘛?”

姚瑶妈盯着窗外聚精会神,顿了一会才回答女儿。

“后街的白家老宅要拆迁,听说都换了好几个拆迁队了,就是进行不下去,我看今天这举动也得无功而返。”

姚瑶来了兴致,也扑到窗前向外张望。

“妈,您看看这群人,是不是又换新拆迁队了?”

“嗯,看着像,衣服和以前的不同。”

三台抓钩机几乎同时到达了白家老宅的正面和两侧,一个穿着蓝色制服戴着安全帽的男人走到高处。他一手拿着喇叭,一手拿着红色小旗子,随着扩音器里传出来的“一、二、三”,红色旗子高高举起猛然落下。三台抓钩机同时开动,勇猛的铁手向白家老宅的围墙使劲挥去。

诡异的一幕出现了,巨大的“咣当”声过后,三只铁手被震得摇摇晃晃,无力的垂落下去,像似人崴了手脖子一般,老宅古老的围墙却毫发未损。

三位年轻的司机从未见过这样的场面,纷纷把抓钩机掉头,加大油门离开了拆迁现场。

姚瑶用手捅了捅窗前呆立的妈妈。

“妈,你说这白家老宅真有点神,大门日夜开着,也没人偷东西。院子风吹雨淋这么多年,也不见有任何破损。会不会里面真住着神仙?”

姚瑶妈唇角弯了弯。

“白家世代为医,那是修好积德,估摸早就成仙得道了。最近这几年,附近谁家老人孩子生病,半夜偷偷去白家院子里拜一拜,隔天早上便精神大好。依我看,这栋房子就是白家的仙居,绝不能拆。咱们附近都知道白家的事,以前也有过贪小的人,偷偷拿白家的物件回家,可是一夜过后,那东西不翼而飞,重新回到旧屋。你说说看,谁还敢打白家的主意。偏偏有开发商不信这白家老宅的神奇,让他们见识一下也好。”

姚瑶心想,现在的人都非常现实,那些乡间传闻怎抵得上金钱的诱惑,这白家老宅占据着一条街的中心位置,三进三出的院落少说也有一万平,还是无人继承的房产,在这土地愈来愈金贵的县城里,打这块地皮主意的可大有人在。

“妈,我下去一趟,看看他们怎么收场。”

“咱可别趟这浑水,你一个姑娘家,别事事的……”

就在这时,楼下拿喇叭的男子又一次发声,推着独轮车的一群人站成一排,车子里装着大小不一的石块。男人依旧发号施令,有人已经推开白家老宅的黑漆大门,随着小红旗的落下,一行人鱼贯而入。

姚瑶突然醒悟,转身就往楼下冲去。

姚瑶妈在身后喊。

“你给我回来,那个院子可不能靠近。”

姚瑶没有止步,她要去阻止这些人,那口井绝不能被填死。

2

十五年前。

七岁的姚瑶和同伴玩耍时,有人提议到白家院子里藏猫猫。白家大门常年开着,可是孩子们都被大人下了禁令,绝不允许进出白家。孩子的天性是压制不住的,越被禁止,他们越好奇,见有人提出,每个孩子都跃跃欲试,最后学着大人的样子,击掌为誓定下了攻守同盟。

白家院子非常大,前前后后二十多间屋子,几个小孩子一进院就四处去寻找自己的藏身之所。

姚瑶找了好一会儿,隐蔽一点的地方都被小伙伴占据了,她只得进进出出继续寻找,路过院子里的井台旁,一个声音传了过来。

“小姐姐,带我一起玩呗,这里能藏起来,没人能找到你。”

一个脆嫩的声音从井里飘出。姚瑶好奇的趴在井边向下张望,一个身穿红裙头扎冲天辫的小姑娘正仰脸看着姚瑶。

“小妹妹,我怎么下去?”

“把你的手伸给我。”

姚瑶毫不犹豫的向红裙小姑娘伸出了手。她只觉得身子被猛的一拉,再睁开眼看时,红裙小姑娘嫩白的脸近在咫尺,四周是封闭且潮湿的井壁,她已身在井里。

就在这时,井上面传来了小伙伴们的喊声。

“快来啊,姚瑶掉到井里了!”

“这可咋办啊?”

“快去找大人们来。”

红裙小姑娘听见了上面的喊叫,小脸有些皱,对着姚瑶嘀咕一声。

“就想和你玩个游戏,大惊小怪的。”

红裙小姑娘双手伸出,拽住姚瑶用力往上一推,姚瑶像似被上了发条,直直的弹起飞向井口,身子轻飘飘的落在井台上,没受一点伤。

几个小伙伴被吓坏了,瞪眼张嘴的神情停滞了好几秒,恢复后,依旧嘻嘻哈哈的招呼姚瑶参加游戏,仿佛方才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。

“我刚才怎么从井里出来的?你们看见那个红裙女孩了吗?”

“姚瑶,你做梦了吧?咱们才进院子,什么井啊女孩的。”

姚瑶头脑发蒙,心里有点害怕,谎称自己不舒服,匆匆离开,以后再没敢去白家老宅玩过。

十几年过去,童年的记忆有些淡化了,姚瑶有时也认为自己就是做了一个怪梦而已。

就在今天,当姚瑶看见独轮车里的石块时,电光石火的反应过来,那些石头是用来填井的。红裙小女孩的形象突然清晰起来,姚瑶确信她还在那口井里,不管她是人是鬼是仙是魔,姚瑶都要保护她。

姚瑶赶到井边时,车子里的石块卸了大半,从井口望下去,井里已经看不见水面。

“住手!你们不能填埋这口井。”

一直发号施令的蓝衣男人走近姚瑶。

“姑娘,我们是听命行事,这宅子没有主人,你凭啥阻止我们。”

“我妹妹在井里,你们填了井,她怎么办?”

村里老宅荒废,拆房填井时一女人慌了“我妹在井里15年”。

蓝衣男子冷笑了一下,冲着四周的人群摆摆手。

“我说嘛,原来精神有问题,大家还等什么,拉开她继续干活。”

姚瑶的两只胳膊被反剪在身后,身体被拖着下了井台。

“我没病,你们住手,给我住手!”

姚瑶喊得声嘶力竭,冲进来的姚瑶妈和几个工人扭打在一起。

“你们凭什么扭住我女儿,放开她!”

姚瑶母女的力量太微弱了,一车车石块陆续投入井中,眨眼间,井已经被填满。

就在人群要撤离时,井里发出巨大的响动,紧接着,填入井里的石块如同着了魔法,纷纷从井口飞出来,直击人们的前胸后背大腿小腿。一时间哀嚎声四起,填井的几十人都跪坐在院中。

姚瑶母女依旧原地矗立,那些石块像似长了眼睛,满院子飞舞,偏偏没一块落在二人身上。

姚瑶心中暗喜,正想去井边一探究竟,姚瑶妈一个箭步拦在女儿身前,不容分说,硬拉着姚瑶往外走,路过一个个龇牙咧嘴哀嚎不止的工人时,姚瑶妈的身子也抖个不停。

回到家里,姚瑶妈长出了一口气。

“死丫头,啥地都敢去,可吓死我了。我可警告你,从此以后不准再靠近白家老宅!”

3

白家老宅拆迁的事不了了之,后街一时间安静下来。

姚瑶刷手机累了的时候,下意识便会从窗户向白家大门口张望,心里总惦记着那口井,猜测那天飞石块的事是不是红裙女孩所为,她是精灵还是邪祟,如果真的是她,是否长大了。

鉴于老妈的警告,姚瑶没敢私自行动,只是偶尔想想。这件难得一见的新鲜事喧闹了一阵子后恢复平淡,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。

姚瑶前几天在网上分别给几个单位投了简历,这会儿盯着手机看了好久,没见一条回复,失望再一次袭来,好歹自己也是个大学生,找份工作咋这么难呢。

姚瑶毕业后参加了好几次招聘考试,怎奈命运不济,每次都名落孙山,至今仍是一个无业游民。

无聊时翻看闺蜜和同学的朋友圈,大家都花样翻新的晒着自己的幸福,姚瑶心里五味杂陈。

思来想去找不到竞聘失败的理由,只能怪妈妈给起了个不扎根的名字,什么“姚瑶、姚瑶”,摇摇晃晃就是无根飘荡之意,难怪自己诸事不顺。

姚瑶不是个勤奋好学的人,大学四年,专业知识马马虎虎,最大的收获,就是谈了个家世甚好还算英俊的男朋友,大二时,两个人就郑重的许下了承诺。

“姚瑶,你毕业后的第一个生日,就是我向你求婚的日子,我给你买一枚超大钻戒,定会亮瞎你那些闺蜜的眼。”

“项北,记住今天的话,我等着你给我长脸。”

马上到了兑现承诺的日子,姚瑶穿上最喜欢的衣服,画了淡淡的妆容,妈妈询问去处,她没有如实相告,想等男友求婚后再给妈妈一个惊喜。

掐着时间,姚瑶走进预先订好的酒店包间,没有鲜花没有红酒,甚至都没有人。

几分钟后,包厢门被推开,项北西装革履的出现,比平时帅气了好几倍。

“哇,你今天好有型,我喜欢。”

姚瑶刚想往前扑,项北用手势制止了她,看他一脸严肃,姚瑶很纳闷。

项北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,递给姚瑶的时候小声说。

“这里面有三十万,是给你的生日礼物。”

姚瑶心里狂喜,他这是发财了,比预想的一个大钻戒还给力,笑嘻嘻的接过红包,刚想凑近给他个奖赏,房门口一个倩影让姚瑶愕然的停住了脚。

一个身着淡黄色连衣裙长发披肩的漂亮女子走了进来。

“项北,还没说清楚吗?”

项北的身躯有些僵,望向姚瑶的眼神躲躲闪闪,最后把一张脸背了过去。

黄裙女子脸色微变,用犀利的目光瞥了项北一眼,最后定格在姚瑶茫然的脸上。

“你是姚瑶吧?我知道你和项北的事,他今天来就是要告诉你一个事实,他选择和我在一起,你从今天起只是他的前女友,那卡里的三十万就是分手费,听懂了吗?”

姚瑶望向项北,他一言不发,始终不肯正面看她。

姚瑶从发蒙到震惊,心底有东西轰然倒塌,一种揪心的感觉袭上来,一缕彻骨的寒气从脚底升腾,她颤着身子走近项北,把一直攥着的银行卡丢到他脚下。

“项北,我们相恋四年,点点滴滴一直在我心里,你说过一生不离不弃,这到底是为什么?”

项北的声音幽幽的传来。

“对不起,我不能错过发展的机会,她家世显赫人脉广博,是我最好的选择。”

4

姚瑶喝得昏天黑地,下了出租车,两只脚像似踩在棉花团上。

好不容易才挪到家门口,一不小心,实实惠惠的摔了个大跟头,脸直接卡在了花坛上,眼睛几乎睁不开了。

有人扶住了她,她拉扯着一只有力的臂膀,一路踉跄着上了四楼,一进卧室,她就把自己放倒在床上,然后便没了知觉。

第二天醒来,已经是上午十点钟了,妈妈去上班了,家里只有她一个人。姚瑶的头依然晕乎乎的,还有些痛。她揉揉肿胀发红的双眼,看看自己周身上下,衣服裤子都揉出了褶皱,自己怎么回的家,一点都记不起来了。

不就是被甩了吗,有谁能保证一辈子不遇上个渣男,有什么大不了的,天没塌下来,妈妈这半生还不是一个人拉扯自己长大,她在心底一遍遍给自己鼓劲。

尽管自我安慰,还是有心痛袭来,她不想寻死觅活,不想死缠烂打,不想寻求怜悯,只想有尊严的活着。

走进卫生间梳洗,然后从衣柜找出干净衣服。她把外套脱下,手刚刚解开文胸,客厅里突然冒出一个男声。

“回卧室换衣服去,这里还有个大男人呢。”

姚瑶大惊失色,四处瞄了一遍,不见半个人影。她检查一下棚顶和墙壁,家里从未安装摄像头。她又检查一下自己的手机,没发现开启什么监控软件,这声音从何而起。

“你是谁?在哪里?想干嘛?”

空中传来微笑声。

“你从小就看十万个为什么吧?这么多问题。昨天若不是我扶你回来,就你那个醉态,说不准会出什么事呢,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。”

姚瑶拼命回忆。

“是你送我回的家?那你在哪儿?怎么看得见我?”

“我就在你面前啊。”

“不可能,我面前没有人。”

“你看不到我很正常,可是我能看见你。”

姚瑶脸色大变,转身冲进卧室,“嘎巴”一声把门锁死。

“别过来,说,你是神是鬼?”

笑声再一次响起。

“哈哈哈,我是啥有那么重要吗?想想看,我都在你屋里待一个晚上了,你的门锁对我毫无用处。”

姚瑶并不全信这个男人的胡扯,她觉得自己被监视了,客厅里一定安装了扩音设备,只是自己还没发现。她向对面楼望去,有好几户都拉着窗帘,这个变态一定藏在窗帘后面,也许正对着高倍望远镜看这里。

“你是不是对面楼里的人,躲在窗帘后偷窥,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男人矢口否认。

“不,不,我绝不是你猜测的那样。你若不信,我可以证明给你看。”

接着的事让姚瑶一个头两个大,现有的思维无法解释。男人清楚的告诉姚瑶,她的衣柜里有什么衣服,衣服口袋里有什么物件,哪双袜子破了一个洞,甚至于纽扣用什么颜色的线缝到衣服上的,他都清清楚楚分毫不差。

姚瑶的声音抖得厉害。

“还说你不是鬼,哪个人有这份能耐?”

“我的事可以慢慢告诉你,别怕,我知道你是个好人,还记得井里的红裙女孩吧,她是我妹妹。我来找你是有事相求,要救我妹妹出去,必须得到你的帮助。”

姚瑶并不恐惧那个红裙女孩,那是个看得见摸得到的小人儿,就算她是妖,也是个可爱的小妖,可她又多出来一个哥哥,还是个没有身形的怪物,姚瑶着实有些打怵。

“你没有形体,是鬼魂还是邪灵,不说实话,我绝不会帮你。”

男人只有妥协了。

“好吧,我简单的和你说说。

我是生活在四维空间的人,已不是碳基生物,组成我身体的物质不在你的可视范围,你自然看不到我。

一百多年前,我也生活在三维空间里,是白家最后一位少主,我叫白沐。井里的红裙女孩是我的妹妹白雪,她刚满月就夭折了,因正能量不足,本应退回二维空间,我父母爱女心切,用自身能量留住了她,致使她卡在二维空间与三维空间的通道里,这么多年也未脱身。我升入四维空间后,负责三维人的管理引导工作,三维空间鱼龙混杂良莠不齐,我奉命前来治理。

拆迁队填井那天,我见你奋力保护白雪,这才贸然前来求你帮忙。”

姚瑶猛的掐自己一把,疼痛提示她这不是做梦。

“难道你是跨时空穿越过来的人?”

“可以这么说,不过事情要复杂很多,至于我们白家诸多往事以及我此行的种种工作,以后我会慢慢告诉你。目前需要你做决定的,是否与我合作。当然了,我也不能白让你出力,给你谋份差事,月薪一万包吃包住。”

一听这工薪,在小县城里就是天文数字,姚瑶有点动心,全然忘记了害怕这事。她这一年来待在家里,二十好几了还花妈妈的钱,心里着实有压力,碰上这既能救人又能挣钱的买卖,还真值得一试。

可是这个白沐没有形体,看不见碰不到,他是个正人君子还是个泼皮无懒,会不会对自己有歹意,姚瑶无从知晓,总觉得不踏实。

见姚瑶欲言又止,空中又传来声音。

“我若想害你,不用费这么多话,分分钟就能要了你的命。我若想做不轨之行,瞬间就能得手,你不必胡乱猜测。”

被说穿心事的姚瑶满脸通红,自己在他面前竟然毫无隐私可言。

“你这样神通广大,为啥还要求我帮忙?”

“万事万物都该遵循自然法则,就算有超能力,也不可违规行事,没有一个得力助手,我的工作很难完成。”

姚瑶心里暗想,都说是福不是祸、是祸躲不过,不如拼力一搏,也许这就是自己的命。

想明白的姚瑶轻松了很多,她打开卧室的门,学着电视剧里的样子,冲着虚空拱拱手。

“既然如此,成交!”

5

姚瑶突然变得忙碌起来,听说她要去白家老宅开医馆,姚瑶妈头摇的像似拨浪鼓一般。

“你咋偏偏往那老宅子里凑啊,前一段的事你忘了?”

“妈,你也说白家医病救人是修好积德,轮到女儿去做好事,你为啥不乐意?”

“你不是医生,治什么病?白家宅子不安生,你去了有危险咋办?”

姚瑶拉住妈妈的手。

“妈,白家老宅本就是医馆,重新开业定会兴盛。专业的医生可以聘请,还可通过远程会诊解决疑难杂症,这些都不是问题。关键是有投资商看好这事,启动资金已经到账了,我只是帮着管管事,离家近工薪高,一举两得,放心。”

姚瑶还真能干,不到三个月,白家老宅焕然一新,一个黑底白字的超大牌匾挂在了门楼上,“白家医馆”四个大字异常醒目,两侧的镀金板上还写着一副对联。

上联:去病去根,医病医心

下联:积善积福,重新做人

白家医馆开业时,爆竹声响彻整条街,很多好奇心强的人陆续进入医馆,想看看这百年老宅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。

整个院子基本保持原样,只是每间屋子都装修别致又各不相同,门上分别安装着不同的小蓝牌,没有普通医院外科、内科、儿科的字样,只有头痛科、腹痛科、腰背科、精神科等等,每间屋子都有一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坐诊,患者的座位是舒服柔软的真皮沙发,屋内的办公设施非常先进,电脑、打印机都是遥控的,整个屋子里充满了淡淡的茉莉花香味。

姚瑶妈是第一个进来参观的,看完后啧啧称赞,女儿竟然是这样一所医馆的主管,她心里莫名的涌起一丝自豪感。

参观的人们陆续离去,姚瑶累得腰酸腿疼,坐到椅子上,这才觉得有些饿。想起还没给白雪安排午餐,她揉揉发酸的脖子站起了身。白家医馆看着有几十号人,可是要吃饭喝水的只有她和白雪两人,那些等待坐诊看病的医生们,都是白沐定制的足以乱真的智能机器人,只要给他们充足电,一切OK。

姚瑶走到井台上,满脸笑意的冲着井里开口发问。

“白雪,你今天想吃点什么?”

“嗯,二十个牛肉火勺,两碗羊杂汤,一屉小笼包,一盘酱驴肉,外加一份水果捞。”

姚瑶瞪视井里好一会儿,半开玩笑的说。

“我的小姑奶奶,你啥胃口啊,要这么多吃不了,浪费。”

“小姐姐,你长大后一点都不可爱,婆婆妈妈的,事真多。”

姚瑶双手一摊无言以对,白家家底丰厚,开业前白沐给了她一箱金子,嘱咐她好好照顾妹妹,犯得着跟一个小丫头计较吃喝嘛。若是惹白雪不高兴,白沐回来她再告上一状,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工作没准就泡汤了。

“对不起,姐姐这就去安排,保你满意。”

6

白家医馆开业一个月有余,每天姚瑶都领着一干医生去大门外做早操,意在引起人们的关注,还雇了几十人四处发广告,怎奈没见一个患者登门,姚瑶进屋后兀自生闷气。

房门“吱嘎”一声开了,虽没看见人影,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却迎面飘了过来,然后稳稳的落在桌子上,接着响起了姚瑶熟悉的声音。

“过来看看,我给你带东西了。”

姚瑶没精打采的凑到桌子前,声音里透着疲惫和消沉。

“白老板,好几个月不见你的影儿,我都急死了。该想该做的我都试过了,可咱这医馆还是没一个患者,你说咋办啊?”

没见白沐回音,只看见桌子上的盒子被打开,一个个小物件被拿了出来,白沐一一做介绍。

“这是给你的眼镜,还配了一幅隐形兼美瞳的,一会你试试看。这是人生全景展示仪,这是意念诠释仪,这是肌体损耗程度分析仪,这是人体修复助推器。”

白沐絮絮叨叨的介绍,姚瑶眼里看到的,就是大小不同颜色各异的手机,既没有充电插口,也没有开关机标识,摸着和兜里手机的触感差不多。

白沐见姚瑶不上心,声音变得严厉起来,姚瑶只好乖乖的把眼镜架在鼻梁上。

抬头看看屋子,从窗户往远处望望,没什么变化,姚瑶并不近视,戴副眼镜简直是多此一举,刚想伸手摘下来,身后的白沐出声制止了她。

“这是给你特意定制的,你回头看看。”

姚瑶转过头,一个眉目俊朗的年轻男子就在面前。她惊愕的围着他转圈,看服装和电视上古装穿戴差不多,长长的辫子梳在脑后,一袭湖蓝色长衫垂到脚面,脚上是纯手工的黑色布鞋,周身带着儒雅之气,跟电视里的男明星不相上下。

“我能看到你了,这太神奇了。”

白沐表情平淡,用手指了指桌上的一堆物件。

“你再看看那些东西。”

姚瑶走过去,天啊,奇迹发生了,原本死气沉沉的各种仪器,突然间都亮了起来,屏幕上滚动展示使用说明,用手轻轻一碰,屏幕迅速跳出来各种操作选项,逐一点击就行。

“这些是为你坐诊准备的,它们可以协助你给患者看病,我不在时你也能抵挡一阵子。”

姚瑶一听来了精神,为了试验一下仪器,她先准备给自己测试一下。

“别弄了,这些机器测不了你自己。”

“啊,为啥?”

“从小到大,你没发现自己和别人不同吗?”

姚瑶惊愕的瞪大眼睛。

“我妈说我好招惹没脸的,我小时候经常能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,有时候我做梦还挺灵验的,你说的是这事?”

白沐有些不耐烦。

“行了行了,别瞎想了,总之一句话,这些仪器是给患者准备的,对你不管用。这样吧,你去对过刘阿姨家一趟,她上个月摔断了腿,你请她来咱们医馆治疗,免费。”

7

刘阿姨成了白家医馆的第一位患者。

她被儿子搀着进了诊室,机器人医生是一副和蔼可亲的态度,患者瞬间放松。一番常规治疗后,白沐让姚瑶用人体修复助推器试试。姚瑶按照说明打开了机器,刘阿姨吃了两片医馆的药,整个身子就被一片绿光围绕住,三十分钟后,治疗结束。

刘阿姨试探性的把脚落在地上,一点没有痛感,她对着地面剁了几下,和以前一般灵活有力。

“天啊,这也太神奇了!”

刘阿姨连连道谢,她儿子忙从衣兜里掏出几张百元钞票。

姚瑶松开了扶着刘阿姨的手,从抽屉里拿出一张蓝色A4纸。

“咱们医馆免费给您治疗,说到做到。如果你对这次治疗满意的话,可以在这份证明书上签下名字,也算是对我们医馆的支持。”

刘阿姨的儿子接过证明书仔细观看,原来只是让患者承认被诊治的材料,还有对治疗过程满意程度的四个选项。刘阿姨的儿子连连说好,引导着他妈妈签下名字,还在非常满意一栏打了勾勾。

刘阿姨被治好的消息长了翅膀一般,不消几日功夫,白家医馆的神奇医术便在整个街巷都传开了,患者从陆陆续续登门,到排队抽号预约,蓝色证明书已经三寸厚,姚瑶整个人像陀螺似的机械的转着,每天都累得精疲力尽。

“白老板,你这费力不讨好的事啥时候是个头啊,咱们医馆只开销没收入,我都不好意思收你的工钱了。”

白沐呵呵一笑。

“姚瑶,这些善事可都是正能量啊,收集的越多越好。只可惜咱们目前做的都是些小事,若能救人性命改人脾性或者惩治邪恶,那才是大大的善事,能量值也会高得多。”

姚瑶一脸迷惑。

“你要这能量值干嘛?能换钱吗?”

“你咋这么铜臭气,这正能量可有大用处。整个宇宙浑然一体又循环往复,万事万物都有阴阳正负之分。正能量集聚者为上行者,时机成熟后可上升到更高的维度,成为更有能力的新物种。负能量集聚者为下行者,时机到时则会落入低维度,成为比之前更弱的物种。你会玩游戏吧,宇宙的规则很像游戏里的升级。”

见姚瑶还是懵懂的样子,白沐拿起那一摞厚厚的蓝色证明书晃了晃,朝门外努努嘴,姚瑶紧紧跟在白沐身后。

走到井台旁,白沐大声呼喊白雪,那个身着红裙梳着冲天辫的小丫头冒了出来,小小的身子就悬在井口上。

白沐把一摞蓝色证明书点燃,说来奇怪,被烧过的蓝色纸片没有化成灰,而是化作了一缕缕白色烟尘,一点点被白雪吸进腹中。

白雪的身子瞬间长大了些,冲天辫变成了五号头,小脸也胖了一圈。

“谢谢哥哥,谢谢小姐姐。”

话音刚落,白雪嬉笑着又钻回井里。

直到此时,姚瑶才知道这蓝色证明书的功效,她兴奋的问白沐。

“如果我们有足够多的正能量,是不是白雪就可以长大了?”

白沐微笑着点了点头。(原标题:《白家医馆:姚瑶的奇遇》)

点击屏幕右上【关注】按钮,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。

(此处已添加小程序,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)

标签:梦见家里入体邪祟
相关文章:

  • [生活类]【梦见自己光身洗澡】
  • [生活类]【梦见龙形状的云】
  • [生活类]【梦见邻居杀人了】
  • [动物类]【梦见各种奇鸟】
  • [人物类]【梦见爸爸在干活】
  • [生活类]【梦见回到大学】
  • [动物类]【梦见裤裆里住了窝鸟】
  • [人物类]【梦见前妻回家了】
  • [动物类]【梦见给鸟抹药】
  • [试管助孕]梦见鲶鱼吃身边人(梦见鲶鱼吃小鱼)
  •    
    上一篇:女人梦到纸元宝没烧掉(女人梦到土里挖出金银元宝)    下一篇:梦到自己在捉蝉蜕
     您是否还梦见
    ·梦见邪祟入体(梦见家里有邪祟) ·梦到自己杀了人还用刀子割 ·梦见别人黑发染成白发(梦见白发人送黑发人什 ·做梦经常梦到一个人脸(做梦连续梦到一个人看 ·做梦梦到别人盗墓捡到金子 ·做梦梦到扳手是什么意思(做梦梦到自己生小孩 ·梦见男孩子包粽子(梦见包粽子周公解梦) ·梦见把被子弄干净啦(梦见干净的旧被子) ·做梦梦见眼球烂了(做梦梦见眼球出血) ·梦见吃大坨腊肉(梦见买腊肉吃周公解梦) ·做梦喝酒朋友吐了(做梦梦到喝酒喝吐了) ·梦到自己吐屎解梦(梦到给奶奶擦屎解梦) ·孕妇做梦梦见来月经是怎么回事啊(孕妇做梦梦 ·做梦梦见有女生告白(做梦梦见告白暗恋对象是 ·梦见涨河意思是什么(梦见自己涨奶是什么意思) ·梦到自己在捉蝉蜕 ·女人梦到纸元宝没烧掉(女人梦到土里挖出金银 ·女做梦梦到很多狗崽(做梦梦到狗把孩子咬了怎 ·梦见同事被炒(梦见同事被炒鱿鱼什么意思)
    声明:本站所有测算结果均不代表本站观点,所有测算法则是根据易经、阴阳、五行等历经数千年的占测理论为依据进行演化而来,并非现代科学研究成果。因此仅供休闲参考,特此声明按此操作自行决定的任何事宜均应为自测者自负后果!
    血型生肖工具
    最新解梦
    ·梦见邪祟入体(梦见家里有邪祟)
    ·女人梦到纸元宝没烧掉(女人梦到
    ·做梦梦到扳手是什么意思(做梦梦
    ·梦见涨河意思是什么(梦见自己涨
    ·做梦梦见吃鳄鱼肉(女人做梦梦见
    ·梦见跟别人去捕鱼(梦见别人用网
    ·做梦经常梦到一个人脸(做梦连续
    ·做梦喝酒朋友吐了(做梦梦到喝酒
    ·梦见别人黑发染成白发(梦见白发
    ·做梦杀人逃跑自首(做梦犯罪了逃
    ·女做梦梦到很多狗崽(做梦梦到狗
    ·做梦梦见有女生告白(做梦梦见告
    ·做梦梦到别人盗墓捡到金子
    ·梦见吃大坨腊肉(梦见买腊肉吃周
    ·梦到自己杀了人还用刀子割
    ·做梦梦见眼球烂了(做梦梦见眼球
    ·做梦梦见好多白豆子(做梦梦见豆
    ·孕妇做梦梦见来月经是怎么回事啊
    ·梦见同事被炒(梦见同事被炒鱿鱼
    ·梦到饭里钻出很多虫子
    添加到收藏夹 | 设周公解梦为主页 | 周公解梦 异奇梦境解析 | 百度地图 | 鄂ICP备2021021085号-1
    Copyright © 2002-2021 周公解梦 异奇梦境解析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