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公解梦 异奇梦境解析
本程序由周公解梦 异奇梦境解析提供内容支持:www.jiemengyiqi.com
免费在线周公解梦大全,中国传统的周公解梦词条
最清晰、最权威的周公解梦!
热门解梦词: 周公解梦  生孩子  眼皮跳  查询  电梯  
周公解梦:周公解梦 > 祥兆/不祥之梦 >

梦到和旧恋人接吻

发布时间:2023-01-18 00:17
详细寓意

本故事已由作者:六喜,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,旗下关联账号“每天读点故事”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,侵权必究。

1

江挽星觉得自己被骗了,她遭遇了爱情骗子。她跟周洲在一起一年了,别说亲吻,就连正常的牵手都少之又少。

周洲总是用自己有洁癖搪塞她,江挽星不信这个邪,她在周洲面前洗了手,又用酒精喷了一遍,最后用消毒湿巾彻底擦拭,然后把手伸到周洲面前,周洲这才不情不愿牵起了她的手。

江挽星没谈过恋爱,但她始终觉得俩人的相处方式不对,听室友说她的男朋友见到她就像恶狼见到小白兔一样,恨不得立刻扑到她身上。

江挽星心里一沉,她记得她跟周洲唯一一次接吻还是刚确定关系的时候,没等她感受,周洲蜻蜓点水一般在从她的嘴唇划过,更别说什么想脱她衣服,立刻将她扑到了。

倒不是她需求旺盛,而是周洲在她面前像个和尚,让她一度对自己的魅力产生了怀疑,还是室友几番开解打消了她的想法。

为了引起周洲对自己的兴趣,江挽星甚至观摩了各类恋爱电影,买了电影女主角同款服饰,可周洲不但用被将她裹得严严实实,还嫌她不够自爱。

江挽星这个小暴脾气,当即飞起一脚揣在他腰上,立刻跟他分手,可是事后周洲又来求她和好,态度恳切,还说什么离了她就活不了之类的话,毕竟是初恋,江挽星总归意难平,一来二去就心软和好了。

新学期开学,俩人结束异地,江挽星兴冲冲地约周洲出来玩,周洲显得不太情愿,却还是准时赴约,吃饭期间他一直看表,像是怕错过什么事情一样。

见他心不在焉,江挽星也不想强求,可周洲掏手机扫码付款的时候,有两张电影票从他口袋里掉了出来。

第六感告诉江挽星,这两张电影票并不简单,她装作欣喜捡起电影票:“你怎么知道我一直想看这部电影?”

周洲明显不自然,但他找不到理由拒绝江挽星,只能硬着头皮跟她去了电影院。

还没走进电影院,周洲便如坐针毡,江挽星不知道他到底打得什么主意,只能坐在原地静观其变,没想到这部电影确实精彩,看着看着江挽星把来盯着周洲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,全身心投入进剧情当中。

遇到激动地情节,她甚至不自觉跟旁边的周洲互动,摸摸他的腿,抓抓他的手,甚至倚靠进他怀里,江挽星好奇,为什么今天周洲不躲自己,转过头一看,好家伙,帅哥你哪位?

江挽星第一反应先是道歉,自己刚刚确实对人家动手动脚了,之后她确认了一下座位号,确定自己没坐错后压低声线道:“先生,你是不是坐错位置了?”

男人确认了一下,然后露出一个温柔的笑:“没坐错,六排五号。”

嘴快过脑子,江挽星问:“周洲约你来的?”

男人点了点头,关于周洲和自己谈恋爱中的一切不合理,在这一瞬间有了解答,她被真相压得喘不过气来,发疯一般跑出放映厅。

她在大厅找到四处张望的周洲,上前一把抓住周洲的脖领子,又气又委屈,红着眼眶咬牙切齿道:“我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揭你老底,跟我出来!”

周洲知道瞒不住了,刚一出商场立刻跟她道歉:“对不起,我只是胆小不敢面对,对不起……”

江挽星没忍住破口大骂:“你他妈还算个男人!我一会怀疑自己没有魅力,一会怀疑你不乐意的,结果到头来是咋俩性别不匹配啊!”

江挽星怒火中烧,没控制住音量,见过往行人侧目,周洲羞愧难当,低着头恳求她小声些。

“刚做不敢当?你今天约男人来电影院难道是讨论天体物理?”

周洲微微蹙眉:“舒铭学长什么时候进去的?我一直在门口守着,你没对他做什么吧……”

江挽星觉得好笑,冷哼了一声:“正派女友见小三,我能对他做什么?”

听江挽星话里话外像是伤害了舒铭,周洲像刺猬一样立起他浑身的刺:“是我对不起你,跟舒铭学长没关系!”

江挽星觉得面前的周洲让她恶心反胃到不想多看一眼,自己一直以来的坚持就像个笑话,她转身离开冷冷道:“分手吧,我甩的你。”

2

回到寝室后,江挽星嚎啕大哭,鼻涕一把泪一把,跟室友们痛骂周洲。

“他就是个渣男!骗子!大混蛋!喜欢别人可以直说,我们尊重每一份爱情,也不会瞧不起他,他骗小星是几个意思啊!”

“乌龟王八蛋!胆小鬼!不是人!当初还是他追的小星,现在想来他就是不安好心,想让小星做掩饰他取向的幌子,现在还找小三来恶心人!”

在众人愤愤不平的安慰中,江挽星稍稍平复情绪,就在这时她手机响了一下,有人给她发来了一条好友申请,看到备注她的情绪再次崩溃。

“是舒铭!那个男小三!呜呜呜呜呜呜……他来找我挑衅了!”

室友帮她擦掉眼泪:“舒铭?”

“你认识他?”江挽星抽噎着问。

室友面色凝重:“舒铭是我实验室研一的师哥,最近我发现周洲对他大献殷勤,加上周洲对你的态度,我猜周洲在追求舒铭,还想着要怎么委婉的告诉你,才能不伤害你,没想到这么快被你发现了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周洲在追求舒铭,而不是他俩早有一腿呢?”江挽星问。

“开玩笑,舒铭学长是咱们学校有名的天才高岭之花,无数俊男靓女拜倒在他的石榴裤下,却至今无人成功,周州?他再帅三倍都不可能把学长拿下。”

听着室友对舒铭的介绍,江挽星暗下决心,她一拍桌子道:“我知道我该怎么报复周洲了,我要追舒铭!”

室友知道她被气晕了,好心提醒道:“追舒铭?你是要报复周洲,还是报复你自己?”

“不对,”室友发现事情的走向怎么有点奇怪:“既然舒铭不是小三,他为什么要加你微信?”

江挽星讪讪一笑:“在电影院的时候我忽然发现身边的人不是周洲,一时情急夺门而逃,不小心把可乐洒在他身上了,应该是找我要洗衣费的吧。”

室友觉得按照舒铭学长的性格,不是计较块八毛的人,但她还没来得及分析,江挽星就手快通过了舒铭的好友申请,并抢先发送消息。

“舒铭学长你好。”外加一个非常可爱的表情包。

过了很久,江挽星都要睡着了,才收到舒铭的回复。

“你好,刚刚在做实验,抱歉。”

江挽星想,主动提起弄脏衣服的事情会显得自己很懂礼貌,于是回复道:“没关系,今天把学长的衣服弄脏了,抱歉。”

“没事。”

觉得自己态度有些冷漠,舒铭想了想,又在这句话后面加了一个微笑的表情。

他觉得自己在示好,可在江挽星看来,这个微笑就是冷漠、尴尬的代名词,她顿时心里一紧,难道舒铭不仅在意自己弄脏了他的衣服,并且十分生气?

也是,江挽星想,舒铭这种天才总该有点怪癖,不近人情也能算作一种。

于是新一轮的道歉朝舒铭猛攻过去。

“对不起舒铭学长,我是无心的,你把衣服的链接发给我,我买件新的赔给你。”

舒铭觉得莫名其妙,自己明明已经说没关系了,她怎么还道歉呢?难道是想借着送衣服见自己一面,笨蛋女朋友,想见他哪还用找这些拙劣的借口,直接来见就好了。

没错,在江挽星眼里,舒铭是自己为了报复周洲而追求的高岭之花,但在舒铭眼里,江挽星就是周洲给自己介绍,并且两个人已经在一起了的女朋友。

舒铭最近一直觉得学弟周洲对自己好得奇怪,但他也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奇怪。

有一天他看见周洲跟江挽星走在一起,他问周洲旁边的女生是谁,周洲说是他表妹,舒铭相信了。

后来周洲一脸羞涩地说邀请他看电影,他欣然赴约,正在他纳闷周洲为什么害羞的时候,他看见了跟周洲一起来的江挽星,瞬间恍然大悟。

原来这些天周洲对自己好,还有今日的羞涩都是为了把表妹介绍给自己做女朋友的铺垫,舒铭不自觉红了脸,其实不用这么复杂,之前在一次辩论赛上他就见过江挽星,对条理清晰、侃侃而谈、长相可爱的江挽星很有好感。

舒铭按照周洲给的座位号摸到位置上,果然看见旁边座位上的江挽星,她正咬着吸管认真看电影,舒铭在黑暗中浅浅的笑了笑,果然人跟名字一样可爱。

等江挽星因为沉醉在剧情中,不自觉摸摸他的腿,拍拍他的胳膊的时候,他整个人僵在原地甚至不敢大口喘气,江挽星又香又软,让他不知所措,他沾沾自喜,能如此亲密接触,看来江挽星是认可自己这个男朋友了。

3

舒铭觉得江挽星笨得很,如果说帮自己把衣服送到干洗店,来取衣服的时候能见自己一面,把衣服还给自己的时候还能见一面,于是他主动帮助自己的笨蛋女友。

“你可以帮我把衣服送到干洗店。”他发微信道。

江挽星立刻发送了一个可爱的表情,俩人约定好时间,江挽星到舒铭校外的公寓去取衣服。

江挽星觉得自己追人要有追人的态度,于是去之前问舒铭有没有吃早饭。

要不是因为等江挽星,往常这个时候舒铭已经在实验室了,根本没时间吃早饭,于是他想都没想回复道。

“没有,我从来不吃早饭。”

等江挽星到他家里的时候,舒铭这才发现,江挽星大包小包的拿了一堆东西。

从面包、汉堡、咖啡到油条、咸菜、豆浆,甚至一个小袋子里还有两个包子,舒铭疑惑道:“你还兼职做外卖员吗?急得话我可以开车带你去送餐。”

江挽星不懂舒铭的脑回路,还以为他嫌弃自己拿得东西多,于是怯生生道:“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,所以就每一样都买了点,你要是不喜欢我可以带走。”

“喜欢,”舒铭从她手里接过东西,转身进屋之后却发现她并没有跟进来,问道:“为什么不进来?”

江挽星眨眨眼,贸然进一个不熟悉人的家里不礼貌吧,她挠挠头:“我就不进去了,学长把大衣给我就好。”

舒铭低头思索了一下,女孩子出门在外是该保护好自己,第一次就让女朋友进家里来好像是不太绅士,感觉打算图谋不轨一样,于是他搬出两个凳子和一个小桌子,俩人就在房门口吃了顿早饭。

江挽星虽然不理解,但碍于她正在追求舒铭,只好忍下来了。

吃过饭,舒铭提出送江挽星去洗衣店,江挽星同意了,俩人驱车来到洗衣店,舒铭自然地把衣服给老板娘,江挽星想扫码付款,被舒铭制止。

“我在这家店办了储值卡,不用付钱。”

这是老板娘第一次见舒铭身边有女孩,免不了八卦:“女朋友?”

江挽星见舒铭没有反驳,想着既然追人就要秉承着死皮赖脸的态度,果断挎上舒铭的胳膊:“我们般配吧。”

舒铭暗自窃喜,悄悄把江挽星挽着的手扣得更紧了些。

老板娘一脸姨母笑,宠溺道:“特别般配。”

出了洗衣店,舒铭想起之前见到谈恋爱的男男女女都会牵手,便从江挽星的臂弯里抽出手,打算牵她的手,不料却被她误会自己冒犯到了舒铭,瞬间离舒铭好几米远。

“天气真不错。”害怕舒铭兴师问罪,江挽星率先转移话题。

舒铭还以为江挽星是害羞,于是暗骂自己进度太快,吓到人家女孩子了,于是默默收回手,接着江挽星的话说道:“是啊,天气真不错。”

话音刚落,不远处一道闪电划过,紧接着瓢泼大雨洒下来,顾不上礼数和绅士,舒铭拉起江挽星的手快步跑回车里。

外面大雨倾盆,俩人被困在车里,衣服被雨淋湿,江挽星露出姣好的身材,舒铭瞥了一眼,然后迅速避开,脸上也露出极不自然的红晕。

此刻他非常纠结,一方面他窃喜自家女朋友身材好到爆炸,觉得自己赚到了,一方面又觉得自己怎么满脑子废料,是时候多做几组实验冷静一下了。

舒铭脑子里正上演一场正反两方的拉锯战,而风暴中心的江挽星却若无其事,甚至将湿透的外套脱掉扔到后座。

舒铭倒吸一口凉气,控制不住朝江挽星瞟了两眼,之前大学室友们半夜聊女生的时候,都会说自己对身材很好的女生感兴趣,舒铭不以为然,为此他还怀疑过自己究竟喜不喜欢人类。

不过现在这个顾虑不攻自破了,因为他对江挽星过于感兴趣了,恨不得立刻将她搂进怀里,若是温香软玉在怀,他就能理解为什么君王不早朝。

江挽星自然听不到他的心声,还以为舒铭也有洁癖,自己湿淋淋的衣服搭在他车后座,惹得他不快,所以悻悻拿回衣服,重新穿上。

完了,舒铭心里咯噔一声,自己龌龊的心思被人家发现,人家把衣服穿上了。

4

听说舒铭是实验狂人,每天恨不得泡在实验室二十个小时,江挽星想自己虽然是在追求人家,总不能给人家的生活造成困扰,所以一直也没找他。

舒铭心想,完了完了,老婆让自己吓跑了,那俩天他除了做实验就是在思考,在知网里看了七八篇探讨两性关系的论文没有找到想要的答案,他又转战百度,查找的内容从——如何跟老婆道歉显得有诚意,到太馋老婆身体正常吗?

无论在学术还是在想办法求得老婆原谅上,舒铭都太过认真,认真到没发现那天的雨将他淋感冒了,也可能不是他不知道自己感冒,而是不想承认。

他在跟导师沟通实验进展的时候连打了好几个喷嚏,导师一脸嫌弃戴上口罩:“感冒抓紧吃药,别传染我。”

舒铭一脸严肃摇了摇头:“我不是感冒,是我老婆太想我了,所以我才打喷嚏。”

“一想,二骂,你刚才打了两个喷嚏,应该是你的小女朋友在骂你。”

舒铭立刻被悲伤情绪淹没,怪不得她没来找我,原来是还没有原谅我,然后转头扎进知识的海洋,试图找出被原谅的真谛。

但舒铭的确就是感冒,所以当江挽星拿着洗好的大衣来实验室找他的时候,他因为发烧晕倒在桌子上。

江挽星哪见过这架势,见舒铭旁边还有化学试剂,还以为他中毒了,一边喊人一边费尽力气把舒铭拖出实验室。

她蹲在靠着墙的舒铭旁边,试探了一下他的鼻息,确认人还活着之后,晃着他的肩膀问:“舒铭学长你没事吧?”

舒铭恍惚中睁眼,还以为自己在做梦,试探着开口:“老婆?”

舒铭有气无力,江挽星没听清他说了什么,继续问:“你怎么了?舒铭学长。”

舒铭沉浸在老婆主动找我,我好开心,但是我没力气回答老婆的问题的焦虑之中。

江挽星却以为舒铭不喜欢她来实验室找他,都不愿意搭理她,她纠结着,刚刚一时情急,她不仅把舒铭学长放在地上拖拽,还打碎了他几瓶化学试剂,把生病的人放在这里不太人道,那她什么时候开溜合适?

舒铭没给江挽星开溜机会,他把头靠在江挽星的肩膀上昏昏沉睡去,手还紧紧拽着江挽星的衣袖,生怕她逃走一样。

江挽星本想将舒铭交给他的同门师兄弟,结果发现根本掰不开舒铭的手,她只能认命,坐救护车去医院的一路,江挽星都在为贸然拜访和那几瓶化学试剂打检讨书草稿。

等舒铭醒过来,天已经大亮,他动了动发麻的胳膊,却不小心叫醒了趴在床边的江挽星,对于老婆没走,还陪了自己一宿这件事,舒铭表示非常感动。

刚醒还发懵的江挽星,却因为昨晚不小心睡着,没打好八百字检讨书的草稿而不敢动。

俩人就这样尴尬而又默契的对视,尴尬地是当时的沉默,默契的是同时开口打破沉默。

“谢谢你陪我一宿。”

“对不起学长我打碎了你的试剂瓶子。”

舒铭觉得小心翼翼的自家老婆可爱得紧,却又不忍心让她继续惴惴不安,于是说道:“几瓶试剂而已,不值什么钱的,你也是为了救我,没关系的。”

听舒铭这么说,江挽星松了一口气,但她转念一想,将歉意具象化为一顿饭,岂不是很能增进两人感情。

“学长,为了表示我的歉意,我请你吃顿饭吧。”江挽星说道。

吃饭怎么能让老婆花钱,舒铭点了点头:“为了表达我的感谢,你请客,我花钱。”

虽然江挽星不懂舒铭这是什么操作,但还是跟舒铭约了时间去吃一家日料店,本打算快吃完的时候悄悄把单买了,谁料到他俩一进店,就是漫天的彩带跟满屋子的喝彩。

紧接着一脸喜气洋洋的服务员上前贺喜,这间店铺是一对夫妻开的,今天是店铺开业的第九个年头,也是老板夫妻九年结婚纪念日,所以搞了一个小活动,第九对进店的情侣免单,而舒铭和江挽星正好是今天进店的第九对。

舒铭想,跟老婆出门果然都是幸运。

江挽星想,她该怎么优雅而又不失礼貌的跟大家解释,他们还不是一对,她还没把舒铭泡到手啊?

这顿饭吃的江挽星惴惴不安,正当她打算起身去结账的时候,服务员小姐姐拿着拍立得将她拦住。

小姐姐指着一整面都是情侣亲吻照片的照片墙说道:“需要留下恋爱的证据才能免单哦。”

江挽星倒吸一口凉气并连连摆手,这在舒铭眼中却成了害羞的表现,真正的男子汉就应该主动,于是他坐到江挽星身边,扣着她的后脑勺,在江挽星诧异的目光中吻了下去。

高冷男神生人勿近,偏在和我约会两次后,主动吻上我表白

江挽星崩溃了,这是什么情况,舒铭学长为了省一顿饭钱至于这么拼命吗!?

5

从店里出来,没给江挽星询问的机会,舒铭接到了导师的电话,导师在电话那头及其激动,说什么都要舒铭来跟他见证这历史性的一刻。

舒铭满脸无奈,压低声线表示导师没有老婆要陪,他可有。

江挽星看出舒铭的为难,于是主动叫了车,出来玩没把女朋友送回家,舒铭愧疚难当,给自家老姐打电话,让她买些哄女朋友的小礼物。

老姐十分兴奋,自家铁树终开花,还是老牛吃嫩草撩到了一个小学妹,按照舒铭原来的状态,她曾经考虑过要不要把自己的孩子过继给舒铭一两个,省得他将来孤独终老,没人送终。

为了将弟妹稳住,舒家姐姐立刻发力,什么大牌包包、大牌口红、大牌香水统统送到江挽星面前,舒铭给她打电话的时候江挽星还是很懵,还以为自己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中大奖了?

“东西收到了吗?”舒铭问。

江挽星恍然大悟:“东西是你送的?”

“我不太懂女孩子的喜好,所以让我姐帮我挑了些小礼物向你赔罪。”

江挽星震惊:“包包、香水、口红都是?你管这叫小礼物?”

“什么?”舒铭表示不解。

“你也觉得浮夸了是吗?”

“她竟然只送了你这些东西?”

只送了这些东西?江挽星黑人问号脸,舒铭居然觉得这些东西少?江挽星叹了口气,刚想问舒铭地址把东西给他邮寄回去,一个电话进来打断了他俩的对话,江挽星没有想到,打进电话的人居然是周洲。

俩人把话说开分手后,江挽星就没再见过周洲,她本来以为俩人老死不相往来了,没想到周洲居然能给她打电话。

“有什么事吗?”江挽星冷冰冰说道,她还是无法原谅利用她、欺骗她的人。

“挽星,我错了,你能原谅我吗?”周洲语调卑微。

江挽星的火气瞬间被点燃:“我真是王八办走读憋不住笑了,你要是有病趁早去神经科看看脑子,说不准还有救,老娘可不奉陪。”

“你先别挂,”周洲拦住她的动作:“我不求你原谅了,我求想你帮我一个忙。”

周洲求江挽星装作还继续跟他在一起的样子,帮他应付从老家来的父母。

“你的意思是让我跟你一起骗人?”江挽星不解道。

“一切都是我的错,只要你帮我这一回,我之后一定消失在你的视线当中,你不是喜欢上舒铭学长了嘛,我不跟你抢,我让给你,我主动退出!”

周洲一通话说得江挽星一头雾水,但她不可能任人宰割,立刻回击道:“舒铭又不是什么玩具,轮得上你让来让去?你是谁啊?凭什么觉得在赢得舒铭好感上,我一定会输给你?”

周洲沉默了半晌,就在江挽星觉得无趣打算挂断电话的时候,他开口道:“你喜欢舒铭。”

不是疑问句,是肯定句,周洲肯定江挽星喜欢上了舒铭。

不知道是被戳破心思,还是其他什么原因,江挽星慌乱起来,并试图挂断电话。

“你先别挂,”周洲急了:“听我把话说完。”

周洲给江挽星讲了他从小到大的经历,周洲自小就知道自己跟别的男孩不同,他的老家在信息较为闭塞的小镇,一个与众不同的人甚至会掀起全镇讨论的风波,所以他一直小心谨慎地隐藏着自己这份不同。

直到一次偶然让他发现,自己一直喜欢的邻居哥哥林觉也喜欢自己,他终于肯不顾世俗的阻碍,牵起林觉的手。

他已经规划好,大学考去邻居林觉的城市,然后永远跟他在一起。但一切被林觉的爸妈察觉到后,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。

可能是为了吓唬父母,也可能是宣泄委屈,林觉喝药自杀了。林觉死了,至死都没有说出他的名字,但他还是被父母察觉出来了,因为父母在家里大骂林觉,他终于没忍住大声反对,就像是在对老天反抗他与林觉悲惨的命运。

父母自然知道他就是“害死”林觉的罪魁祸首,为了保护他,父母选择三缄其口,但在家里他们却打他、骂他、带他去看医生,用一切手段否定他,让他觉得自己就是世界上最差的人。

周洲屈服了,他在父母面前装作恢复正常,甚至还交了江挽星这个女朋友。

但是放假回家的时候,还是不小心被周父周母发现端倪,周洲请假回家想要安抚二老的情绪,却反倒被认为“做贼心虚”,俩人思索良久还是不放心,决定来周洲的学校见江挽星一面。

周父周母之前见过江挽星的照片,若是贸然找个女生冒充,反而会引起他俩的警觉,所以他只能低三下四来求江挽星。

江挽星还是答应了周洲,当她听到周洲曾被父母骂的那些话的时候,她心软了。

6

见面地点定在了距离学校不远的一家酒店,周洲一直安抚江挽星的情绪,跟她保证之后自己一定跟父母坦白他们俩已经分手,至于其他事情,就不是江挽星应该考虑的了。

周洲的父母很热情,拉着江挽星的手,夸奖的话说个不停,江挽星实在受不了这诡异的氛围,找借口逃出包房喘口气。

正当他跟室友吐槽周洲的时候,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她背后响起:“你在这干嘛?”

江挽星猛然回头,不知怎的,见到舒铭那一刻她竟然有些心虚。

“舒铭学长,你怎么在这?”

“导师让我来陪客人吃饭,你呢?为什么在这?”舒铭追问。

江挽星躲躲闪闪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正巧这时候,周洲在周父周母的催促下出来找她。

“挽星,我爸妈着急了,你快……”

话说到一半,周洲看到了不远处的舒铭,俩人就在这种尴尬的情况下碰面,周洲扯出一个尴尬的笑:“舒铭学长,好久不见。”

舒铭察觉到不对劲,脸色瞬间阴沉:“爸妈?你的阿姨、姨夫?那我也进去见一见。”

江挽星跟周洲一起拦舒铭,舒铭的脸色更难看了几分。

看着为难的江挽星,周洲刚想解释,这时周洲爸妈听见外面有响动,也跟着出来,周洲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。

一边是殷切的二老,一边是明显动怒的舒铭,江挽星从没有一刻为自己不会遁地而感到遗憾,这是什么社死现场,她脚趾头扣的,快要在这家酒店有房了。

事有轻重缓急,周洲只能先跟他父母解释,舒铭是他们学长,也在这吃饭打个招呼而已,然后拉着江挽星的手进了包间。

江挽星一直盯着舒铭看,看见了他因为受伤而变红的眼眶,一块大石头重重压在江挽星心上,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,难道说周洲一语成谶,自己真的喜欢舒铭?

终于结束了尴尬的会面,江挽星几乎是冲出酒店,周洲在后面追上她:“把事情真相告诉舒铭学长吧,”周洲顿了一下,似乎在为自己即将成全一堆眷侣而自我感动:“包括我的事。”

江挽星翻了个白眼:“大哥,你当我圣母心啊,当然要跟舒铭解释清楚啊,你已经耽误我一年了,要是再耽误我找下个男朋友,腿给你打折!”

说完,她打车就往学校跑,路上紧紧攥着手机,她生怕错过舒铭的消息,却又不敢联系舒铭,回到学校也敢在舒铭实验室楼下晃悠,不敢上去。

“你是江挽星?”一个男人叫出江挽星的名字,江挽星认出来人是舒铭的导师,也是他们学校最年轻的硕士生导师。

“孟教授。”江挽星出于礼貌轻轻弯腰。

“等小舒呢?”

江挽星没想到孟教授如此直白,挠了挠头羞涩说了个“嗯”。

“小舒去篮球馆了,你去那找他吧。”

得到舒铭的情报,江挽星立刻动身去篮球馆,走到一半想起来忘记跟孟教授打招呼,于是笑容腼腆的回头,孟教授没有在意,还摆摆手让她快跑两步。

刚走到篮球馆门外,江挽星就听见篮球馆内人声鼎沸,打听了才知道,里面正在进行比赛,江挽星在周围卖灯牌同学的摊位上翻找半天,都没发现写有舒铭名字的灯牌,江挽星在心里默默腹诽,这帮人也太没有眼光了,居然没人喜欢舒铭学长。

自己是来跟舒铭解释的,存在着半赎罪性质,于是江挽星灵机一动,从附近的打印社买来两张白纸,用非常鲜艳的颜色写上了大大的“舒铭”二字,贴在必胜的灯牌上,连起来就是“舒铭必胜!”

她举着牌子兴高采烈进到体育场,却总有人看着她窃窃私语,江挽星不明所以,却还是将牌子高高举起。

她望眼欲穿,将赛场上两边的球员看了又看,却还是没看到舒铭的影子,就在她心急如焚的时候,舒铭一个翻身越过旁边的围栏朝她走来。

等舒铭到了江挽星面前的时候,她才看到,然后她发现舒铭的衣服好像跟底下比赛的人不太一样。

看着她手上自制的牌子,舒铭笑道:“你见过球场上有给裁判加油,让裁判必胜的吗?”

江挽星愣在原地不知所措,手里的牌子太大藏无可藏,舒铭看出她的窘迫,笑道:“马上比完了,你先去外面等我吧。”

江挽星落荒而逃,舒铭的声音追上她:“记得把牌子扔掉。”

也就十分钟,舒铭就从篮球馆出来,江挽星的脸依旧泛着红,见到舒铭,她结结巴巴问:“比完了吗?你怎么这么早就出来了?”

“不止我一个裁判,我就来充个数,”顿了一下他又补了一句:“我觉得你这边更需要我。”

俩人来到校园内的一家咖啡馆,找了个僻静的位置坐下,等咖啡的时候,江挽星下定决心跟舒铭表白心迹,没想到却被舒铭抢先一步。

“我是被戴绿帽子了吗?”舒铭表情严肃,嘴角却微微向下显得委屈巴巴。

江挽星想了想问:“舒铭学长知道戴绿帽子是什么意思吗?”

舒铭上下嘴唇一碰,像个人工智能一样说出关于“绿帽子”的解释:“绿帽子,本意指绿色的帽子,现在多意指伴侣出轨。隐含的意思是伴侣的一方和其他人偷情、相好,另一方就被称做是被戴了绿帽子。”

江挽星哭笑不得:“戴绿帽子的前提是我们俩在一起啊。”

舒铭眉头紧紧蹙在一起,既不解又慌张:“我们俩不是一直在一起呢嘛?从9月8日看电影那天算起。”

“那天不是我去捉周洲的奸情,碰巧捉住你了嘛……”

场面一度十分尴尬……

咖啡上来之后,俩人才冷静下来,一个意识到一直都是自己自作多情,另一个意识到一直都是自己不解风情。

江挽星跟舒铭解释了一下她跟周洲的关系,舒铭表示理解,同时也表示爱情不分男女,如果江挽星是个男人,他也会爱上。

江挽星心里开心,嘴上却说舒铭在胡说八道。

气氛稍稍缓和,空气又被短暂地凝固了两秒,两秒后俩人默契道。

“要不……”

“要不……”

俩人相视一笑,舒铭抬了抬下巴,示意让江挽星先说,像是预感到舒铭要说什么一样,江挽星却不肯先开口,舒铭拿她没有办法,只能将事先买好的戒指掏了出来。

“本来这个戒指就是庆祝我们在一起的礼物,我原本还以为送晚了,没想到时机正好,亲爱的江挽星小姐,你愿意成为舒铭这个反应迟钝又自作多情男人的女朋友吗?”

“我愿意。”

话音刚落江挽星将手递过去,说道:“亲爱的舒铭先生,你愿意成为江挽星这个反应迟钝又不解风情女人的男朋友吗?”

舒铭将戒指套上江挽星的手指:“我愿意。”(原标题:《送你晚星》)

点击屏幕右上【关注】按钮,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。

(此处已添加小程序,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)

标签:梦到接吻恋人
相关文章:

  • [祥兆/不祥之梦]梦到和老公一起买东西(做梦梦到老公给别的女人买东西)
  • [生活类]梦到和老公一去取旅游老公发生意外死了
  • [鬼神类]梦到和男神交往(做梦梦到男神在上我)
  • [自然类]梦到和男生交流(梦到喜欢的男生跟我表白)
  • [建筑类]梦到和爷爷奶奶一起睡(梦到和死去的爷爷奶奶同睡)
  • [人物类]梦到和活着的亲人抱哭(梦到已故的亲人还活着哭醒了)
  • [植物类]梦到和母亲躺(梦到母亲生孩子)
  • [建筑类]梦到和死去的同学(梦到和死去的同学喝酒)
  • [物品类]梦到和死人一起劳动(梦到自己和亲人一起抬死人)
  • [植物类]梦到和朋友的同学谈成了对象
  •    
    上一篇:梦到后入同事(女人梦到好久不联系的同事)    下一篇:梦到和老公一起买东西(做梦梦到老公给别的女人买东西)
     您是否还梦见
    ·做梦梦到跟好多同学在一起吃饭(做梦梦到和小 ·梦到东西碎了(梦到东西碎了里面有黄金) ·梦到到处找停车位(梦到开车停车位) ·梦见从水中抓蛇被蛇咬(梦见别人在水中抓蛇) ·做梦梦到蛇咬到自己后背(女人做梦梦到蛇咬自 ·周公解梦梦见骑着车跑(周公解梦梦见牛跑了) ·周公解梦学生梦见爬高(周公解梦梦见学生队伍) ·孕妇做梦梦到牙齿疼(孕妇做梦梦到下面牙齿掉 ·梦到和别人那个(梦到给别人理发) ·做梦梦见捡钱又被偷了(做梦梦见手机被偷了) ·怀孕做梦梦见马和牛(怀孕梦见牛和马是什么意 ·梦到去外地参加葬礼(梦到去外地发展) ·做梦梦见自己是人贩子(做梦梦见人贩子追自己) ·梦到拥抱我爷爷(梦到暗恋的人拥抱我) ·做梦梦到自己去应聘的单位上班(做梦梦到自己 ·做梦梦见养了好几只小狗 ·梦见三位老同事(梦见同事生三胎) ·做梦梦见自己闯红灯(做梦梦见刹车失灵闯红灯) ·梦到几只蚂蚱(梦到捉蚂蚱)
    声明:本站所有测算结果均不代表本站观点,所有测算法则是根据易经、阴阳、五行等历经数千年的占测理论为依据进行演化而来,并非现代科学研究成果。因此仅供休闲参考,特此声明按此操作自行决定的任何事宜均应为自测者自负后果!
    血型生肖工具
    最新解梦
    ·梦到和老公一起买东西(做梦梦到
    ·梦到和旧恋人接吻
    ·梦到后入同事(女人梦到好久不联
    ·梦到去外地参加葬礼(梦到去外地
    ·梦到到处找停车位(梦到开车停车
    ·梦到别人穿红内衣(梦到别人穿红
    ·梦到别人孩子饿了(做梦梦到孩子
    ·梦到几只蚂蚱(梦到捉蚂蚱)
    ·梦到以前大学(梦到以前大学校友,
    ·梦到亲人在泥水里
    ·梦到买了一身黑衣服
    ·梦到东西碎了(梦到东西碎了里面
    ·梦到一个男的捕一条受伤的鱼
    ·晚上做梦梦见自己输液(晚上做梦
    ·我梦见一大堆红小豆
    ·怀孕老公做梦抓好多鸽子(老公做
    ·怀孕梦到肚里小孩没了好不好
    ·怀孕做梦梦见马和牛(怀孕梦见牛
    ·孕期做梦梦见红色的水(孕期做梦
    ·孕晚期梦见小羊驼(梦见一只小羊
    添加到收藏夹 | 设周公解梦为主页 | 周公解梦 异奇梦境解析 | 百度地图 | 鄂ICP备2021021085号-1
    Copyright © 2002-2021 周公解梦 异奇梦境解析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