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公解梦 异奇梦境解析
本程序由周公解梦 异奇梦境解析提供内容支持:www.jiemengyiqi.com
免费在线周公解梦大全,中国传统的周公解梦词条
最清晰、最权威的周公解梦!
热门解梦词: 周公解梦  生孩子  眼皮跳  查询  电梯  
周公解梦:周公解梦 > 植物类 >

梦见自己已经有孩子了(梦见自己突然有个孩子)

发布时间:2022-07-17 18:49
详细寓意

01

换班时间快到了。终于有个休息日,可以好好放松一下。陈宵像猫一样伸了个懒腰,然后拿起病历夹,准备走前再去查一遍房。陈宵是个护士,不久前才妇产科抽调到胃肠肿瘤外科,主要负责3号病房的病人。病房总共三个床位,但只住了两个病人,所以比在妇产科时更轻松一些。

开门进去,屋里静悄悄的。检查完后陈宵轻轻推了推1床的陪护,青年揉揉眼睛,看清来人后不多说,熟练地穿好衣服准备去给病人买早餐。来到3床照例喊醒陪护,没想到病人李樊雨听到动静就醒了,一骨碌坐起来,一脸期待地问陈宵:“护士,我今天是不是可以出院了?”“

孩子,这事儿急不得,你今天想吃什么?妈去给你买”陪护的阿姨抢先回答。

“我没胃口,妈你要是饿了就自己先去吃吧~”李樊雨支走妈妈后再次缠住陈宵:“我知道,我这是晚期,治不治的,意义不大……您能不能跟医生说说,让我出院算了?”

看着李樊雨祈求的眼神,陈宵一脸为难“不是我不愿意帮忙,是出院的事儿我做不了主……”

李樊雨也知道是自己在为难护士,不过还是控制不住掩面哭了起来:“我昨晚又梦到甜甜了,她就坐在门外,看我开门了就回头要我抱抱……可是……她没有脸,我看不清她的脸……呜呜……我连做梦都梦不到甜甜的模样……我不治了,不想治了……”

病人突如其来的情绪崩溃彻底吵醒了1床,也让陈宵有些手足无措,她对3号病人的了解仅限于病例上的信息:李樊雨,女,29岁,胃癌晚期产妇,是四天前转院过来的。为了让病人心情好点,陈宵拉开窗帘好让清晨的阳光洒进来,然后倒了杯温水递过去:“出院的事回头我再问问医生,您先放宽心,凡事别想太多,来,先喝点温水吧~今天天气很好,等吃完早餐您可以去走廊里晒晒太阳,这样对身体恢复也有好处……”

“对啊,闺女,咱们要相信医生。该吃药吃药,积极配合医生,凡事肯定会往好的方面发展的……”1床的大妈也跟着劝起来。

看李樊雨情绪慢慢稳定,陈宵起身回护士站。前来交班的刘护士已经在等着了。俩人打过招呼后,陈宵问起李樊雨的情况:“刘姐,3号房3床的病人是什么情况?她今天闹着要出院呢!”刘姐低头填表,头也不抬:“嗐,她天天闹着要出院,闹完医生闹护士。总之她的事情复杂得很,你刚来不知道。快别管这些了,难得今天你休息,赶紧约会去吧,人家苏阳已经在门口等着了”说完朝陈宵揶揄一笑。陈宵微微红了脸:“那,院里有急事就call我啊~”


02

出了院门,果然看见苏阳在那儿低头玩手机。陈宵往男友面前一蹦:“不好意思哈,没注意看手机,你怎么来这么早?”苏阳圈住调皮的女友,趁拥抱时偷偷亲了亲她的长发:“知道你忙,反正我今天请了假。咱先吃早餐去”?苏阳是一名编辑,平时也很忙,但好在公司有攒假制度。每当项目结束后,苏阳就会根据女友的调休时间请假,俩人或看电影或逛街或打卡书店,小日子倒过得还挺甜蜜。吃过早饭,两人打算去韬奋书店挑些书。

苏阳照例挑了几本营销、写作类书籍,有选择综合征的陈宵晃了好几圈,拿了本介绍室内花卉的书。二楼咖啡厅的桌子很小。两人把书往桌子一放,就更拥挤了。眼尖的陈宵抽出垫在底下的一本黑皮书——弗洛伊德的《梦的解析》。陈宵,这是她第一次见男友买这种心理学方面的书,“听说这本书很难懂,你买它干嘛”?

“现在大家的压力都很大,公司有个项目说要针对这个策划一组专题,到时候会请心理医生与网友在线互动。梦与压力的关系正是其中一个主题。我也没想一定要读懂这本书,只是刚才在推荐位看到它了,这不正好?拿回去翻一翻,万一能派上用场呢”。做编辑就是这样,要求啥都懂一点。陈宵会心一笑,翻开自己选的那本书,映入眼帘的是一幅幅精致的家居照,生活一片生气,温暖的阳光洒满了每一处角落。可是,不知道为什么,陈宵脑里却不由想早上那个闹出院的李樊雨。

李樊雨没有做化疗,一头长发像海藻一样繁密柔顺,一双柳叶眉,五官透着古典美,身材也很匀称,没有像一般产妇那样身材走形。说真的,若不是在病房中看到她,陈宵还以为她就是个健康的普通人。可是,为什么她既不继续治疗也不出院呢?

“苏阳,一个母亲梦见了自己的孩子,那应该是过于思念导致的吧?”

“我这都还没开始看呢,你倒先问起来了。”

想起女友的职业,苏阳认真了起来:“怎么,是医院出了什么麻烦事儿吗?”

“嗯……也不算吧”想到李樊雨的情况,陈宵有些难过,“你知道的,我刚从妇产科调到肿瘤科。之前我觉得对于我们护士来说,在哪个各科室工作区别不会太大,过去后才发现不是这样的。今天有个病人,才生完小孩就发现自己得了癌症,晚期。她可能连自己的小孩面都没来得及见就被转院到我们这来了……以前的科室总是洋溢着新生的喜悦,而现在,好像到了另一个极端……”

看女友情绪低沉,苏阳也有些不好受,但生老病死这种事,谁也插手不了。“别太难过了。医院就是这种地方,每天都在循环生老病死,你是护士,更要看开一点。”

“嗯……不说这些”有男友的宽慰,陈宵好受了些,“点的蜂蜜柚子茶不知道好了没,我们去吧台看看……”


03

回医院上班后,陈宵再去查房,发现李樊雨瘦了很多,脸色也有些苍白。可能是心里有怨气,对护士都爱答不理的。陈宵向刘姐打听,才知道院里给李樊雨采取的确实是保守治疗。一般情况下,如果患者的身体情况不适合继续治疗,医院会跟家属建议回家休养,可不知道为什么,家属却一直拒绝让病人出院。这样一来,医院倒成了夹心饼干。

“唉,姐是过来人,李樊雨这种情况也见过不少。”刘姐脸上闪过几丝不忍,“夫家眼看没什么希望了,就不希望人回去,怕晦气。更过分的,趁这期间找下家的也不是没有。”

陈宵呆住了:“可是现在李樊雨还好好的……”

“嘘……”刘姐止住了陈宵的话头,“这看人呐,不能只看表象。不过我这也是猜测,你可别往外说……”

“刘护士”一个中年男士的声音咋然从不远处传来,把两人下一跳。原来是李樊雨的丈夫张睿探望来了。只见他手上拎着一个塑料袋,能看到里面摞了几个快餐,可能是直接从公司过来的。“您就是新来的陈护士吧?”张睿腾出手来跟陈宵握手,“我家那位有些闹腾,辛苦您了~”

“李樊雨老公看起来文质彬彬的,不像是那种人……”寒暄结束后,陈宵又悄悄跟刘姐咬耳朵。刘姐只是意味不明地摇摇头,转头忙去了。中午,病人们大多在午睡,护士站也静悄悄的。陈宵一边整理上午的资料一边呵欠连连。

“护士……”

陈宵抬头一看,是李樊雨的母亲,一直在院里陪护。“阿姨,您有什么事儿吗?”

“呃……”李樊雨母亲犹豫了一下“就是这几天我不在的空挡,有没有人来找过小雨啊?”

“没有。”陈宵翻了一下来访记录,“护士站一直有人值班,有人探望会留下探访记录的。”

“哦……谢谢你啊护士”

“不客气的阿姨,有问题您再随时找我。”陈宵低头去继续整理案例。

“那个……陈护士”李樊雨母亲没走出多远又折了回来,脸上带了一丝讨好,“能请问您一个问题么?”

“阿姨您不用这么客气,有问题您直接说就好,帮得上忙的我一定会帮。”想起李樊雨的状况,陈宵脸色又柔和了几分。

“就是……小雨最近老做梦。我刚开始也没太当回事,但最近……怎么说呢,小雨做的梦越来越奇怪,每次醒来都要缓好久。你说这……”

“产妇在产后是容易情绪波动的。您要多跟她聊聊开心的事,太阳暖和的时候也可以到花园去散会儿步,让她心情好一点。”

“唉聊了呀,我跟她聊小时候的事,但她总会联想到甜甜……我……”李樊雨母亲哽咽了一会儿又继续,“她今天跟我说梦到了小时候。她一个人正开心地在公园里荡秋千,一个陌生男人突然出现在她跟前,笑眯眯地要她喊他爸爸。小雨不听,陌生男人就从背后用力推她,把她越推越高……小雨还跟我仔细描述了陌生男人的衣着打扮……”

“甜甜是您外孙女吧?”陈宵眼前一亮,突然想到李樊雨也跟她提到过甜甜,“能不能让甜甜每天跟妈妈连个视频,或者看看甜甜的生活照片也行。我看您女儿一直想要出院,很大原因也是因为她。”

陈宵以为自己想出了一个绝妙的办法,却没成想李樊雨母亲脸色一变:“这个……甜甜才出生没几天,还太小……”

“没事儿,让爷爷奶奶或姥爷多拍点小宝宝的照片发过来也是一样的”陈宵继续鼓励。

“他们都忙得很……那个,护士,我怕小雨马上有事找我,我先回了”李樊雨母亲匆匆离开,仿佛陈宵是个找事儿的。

原来甜甜是个出生没多久的婴儿。可就算这样,拍个视频或照片是肯定没问题的,为什么李樊雨家人不愿意呢?



04

下午陈宵按点去给病人输液,一进门就发现整个房间的氛围又陷入了那种胶着僵硬的状态。李樊雨的父亲也在,倚着窗,双眉紧锁;李樊雨母亲坐在床沿上,时不时擦擦眼睛,貌似哭过;李樊雨则坐靠起来,烦躁地不断拨电话,可是对方一直没有接听。医院不允许医护随意探听病人隐私,所以陈宵也不好说什么,把事情做完就出去了。

大概半个多小时,李樊雨父亲出来,走之前又来护士站叮嘱了一翻。天快黑时,李樊雨父亲和张睿匆匆赶来,这次没顾得上来护士站打招呼就直奔病房。不知道为什么,陈宵总感觉山雨欲来,想给负责的李医生发信息又没想好怎么解释,只好先给刘姐发了条信息,守在护士站没走开。果然,大概十几分钟后,3号病房传来李樊雨崩溃的嚎哭声。刘姐也正好巡房回来,两人对视一眼,果断往3号病房里冲。

病房里,李樊雨被张睿紧紧抱着,李樊雨一边挣扎,一边奔溃大哭:“骗我,你们都骗我!为什么我都这样了,你们还要这样对我?!”刘姐一看这情况,赶忙上前控场:“家属赶紧让病人情绪稳定下来,病人还在坐月子,情绪不稳对身体不利。”说完看向旁边一脸紧张的李樊雨父母,“病房不能有太多人,叔叔阿姨先到外面等等吧。”

“我要出院,我现在就要出院,否则我晚上就从窗户跳下去!反正,我也活不长了……”

“小雨,你先听我解释……”

看病房一片大乱,刘姐给陈宵使了个眼色,示意她留下来随时关注病人情况,随后出去打电话通知主治医生。

“哎,护士……”1床的大妈小心翼翼喊了陈宵一声,示意她过去。

“今天发生大事儿啦!电视都不敢这么拍!那个闺女儿啊”大妈朝3床努努嘴,“不是她爸亲生的!后来又发现老公出轨了!老婆得了癌症在医院躺着,他这个当人老公的不来探望,偷偷在外面约会,还给别的女人送花呢!唉……这人呐,是够缺德的……”大妈啧啧摇摇,瞥了张睿一眼,满脸鄙夷。要不是手上的留置针,可能还要站起来唾张睿一口。

“妈,别人的事情咱不清楚不要乱说……”陪床的青年没想到自己妈妈这么直接,有些窘迫。

“有什么不清楚的?我在旁边听的真真儿的!再说了,我这也是好心。”大妈瞪了儿子一眼,声音不禁大了起来。陈宵赶忙按住话题:“好了阿姨,医生等会儿就来。”

陈宵按住了这边,李樊雨那边又闹了起来。

“你为什么一直不接电话?别说忙!以前你就算再忙也会第一时间回我电话的……”

“我手机静音了,放包里没注意到。小雨,相信我,我是爱你的,我今天真的是太忙了才没注意到……”

“那你手机里的消费记录怎么回事?你买的花呢?是赶过来太匆忙忘了拿吗?!”

“……”张睿一阵沉默。

陈宵看着两人,不由想起了刘姐曾经对她说过的话。如果真的像刘姐和大妈说的那样,李樊雨也太可怜了。刚给心爱的人生完孩子,面都来得及见就被告知自己晚癌。更惨的是,转头发现老公出轨,还发现自己喊了几十年的爸爸不是自己的亲爸……如果这事儿搁自己头像,可能自己都做不到像李樊雨这样冷静。

“不是忘了拿……”张睿舔了舔干燥的嘴唇,艰难开口,“我下午三点多那会儿确实是买了一束花,但那是帮同事带的,一个男同事!他要送给她女朋友,就让我帮忙带了。我刚不是说了吗,下午我没在公司,出去办事了。”

“如果我没记错,离你们公司一百多米地方就有个小花店,叫‘陌上花开’,你前年生日我还在那儿买过花。”李樊雨看向老公的眼神越来越冰冷。

是了,一般同事不会舍近求远麻烦别人大老远地带束花回来。就算真有这样的奇葩同事,李樊雨一个电话过去就能把谎言拆穿。陈宵站在旁边都快急死了。都说婚恋中的女人是福尔摩斯,张睿在这节骨眼还撒谎,也怪不得人多想。

“张睿,我还没死。就算离婚,甜甜也会判给我。”李樊雨看着沉默的张睿,桃花眼里的光越来越暗,看得人心颤。

“小雨……不是这样的……”张睿哽咽着红了眼眶,嘴张了又合,却解释不出个所以然来,只是再次紧紧抱着怀里的人。李樊雨就那样任由他抱着,不再挣扎,但也不再说话。

病房安静了下来,冰冷的消毒水味愈发明显,扎得人想逃离。所幸,刘姐和李医生很快赶来了。“张睿,病人这种情况继续待在医院只会更糟,建议你尽快办理出院手续好好回家修养,注意千万不能再刺激病人。”李医生检查了一遍,对张睿下最后通牒。这结果陈宵早就预料到了。病人出现轻生念头是非常严重的大事,在满足出院条件下,医院是不可能再留李樊雨继续住院的。

“最近病房紧张,3号病房明日就会安排两名患者住进来,也希望您能理解一下我们。”刘姐在一旁补充。

“……好。我们回家。谢谢医生。”张睿没有回头,挺直的背松了下来,像困兽终于放弃了抵抗。

“……好。那,辛苦刘护士跟进一下出院手续”李医生愣了一下,没想到之前硬是拖着不肯出院的张睿突然这么就快松口。


晚上交班的时候,陈宵看见刘姐眼眶红红的。但无论陈宵怎么问,刘姐就是不说。后来俩人得了空闲,相约逛街,陈宵才知道了真相。

原来张睿那天办完出院手续后没有直接走,而是躲在医院消防通道里抽烟。陈宵看见刘姐找来以为是医院又催了,红着眼睛说:“我们不是不让她出院。我是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跟小雨说……甜甜刚出生没几天就去世了,是癌细胞转移到了她身上……小雨知道了肯定会很伤心。你不知道甜甜的到来我们盼了多久,名字和婴儿用的东西从知道喜讯起就开始准备,粉色和蓝色的衣服各买了一大堆,都快把婴儿房堆满了……小雨要是知道甜甜是因为……她该怎么办?”沉默了好久,张睿才继续,“我今天是去办甜甜的后事,那花也是给甜甜买的。我想着,她应该和她母亲一样喜欢热热闹闹的花。但店员问我到底买哪些,我答不上来……”

“那,李樊雨的父亲是怎么回事?”

“李樊雨确实不是亲生的,很早的时候李樊雨妈妈就带着她改嫁了,谁都不知道这事。她亲生父亲是患癌症去世的,医院问过往史的时候李樊雨母亲也没说。”



————

根据真实故事改编。

写这个故事我哭了好几次。想起前几年在儿研所洗手间的经历。那时洗手间没什么人。想推门出来的时候听到外面有人在接电话,说“对,孩子早上就火化了。”语气平静,没有悲伤和隐忍,甚至有些冷漠。

可是我那时就是胆怯了,愣是在里间又呆了十几分钟,听外面没动静了才出来。因为我怕出来会碰到那位母亲或者姥姥奶奶。因为无论毫不掩饰的哀伤或是强作坚强,我都无力面对。


另外,提醒一下大家,如果家人患有癌症,一定提前进行早癌筛查。有癌症家族史,建议25-30岁做第一次筛查,无癌症家族史则可以35-40做早筛。

标签:出院陈宵
相关文章:

  • [人物类]【梦见爸爸提前出院】
  • [其他类]梦见病人出院是什么意思?
  • [梦与睡眠、健康]梦到自己住院又出院(梦到住院的老人出院了)
  • [人物类]【梦见爸爸出院回家】
  • [其他类]梦见医院病房是什么意思?
  • [祥兆/不祥之梦]梦见医院病房查房是什么意思 有啥预兆好不好
  • [梦与睡眠、健康]31省份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9例 均为境外输入病例
  • [情爱类]上海新增2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 治愈出院1例
  • [梦与睡眠、健康]31省份新增确诊病例13例 均为境外输入病例
  • [梦与睡眠、健康]广东新增境外输入确诊3例、境外输入无症状感染者4例
  •    
    上一篇:女生晚上做梦梦到自己怀孕(女生晚上做梦梦到自己怀孕是什么征兆)    下一篇:梦见兜里有蚕豆(梦见好多干蚕豆是什么意思)
     您是否还梦见
    ·做梦自己丈夫把人打死了(自己做梦把蛇打死) ·梦到流动的湖水(梦到湖水清澈见底) ·梦到妗子寓意(梦到舅舅和妗子) ·梦见孩子长白头发(梦见长白头发是什么意思) ·梦到看戴面罩人演戏 ·怀孕期间梦到打仗(怀孕期间老公梦到我生了男 ·做梦梦到死人追是什么意思意思(做梦梦到死人 ·梦见动物与自己亲近(梦见动物和自己亲近) ·做梦梦见剪头帘(做梦梦见剪头帘了) ·梦见自己做手术取心脏(梦见医生给自己做手术) ·连续3天梦到已故父母(连续梦到父母生病) ·梦到抓黄鳝没抓到(梦到抓黄鳝没抓到跑了) ·梦见怪兽是什么征兆(梦见怪兽是什么征兆买个 ·总看见曾经梦见的场景(曾经梦见的场景在现实 ·做梦梦见家里鹅被偷了(做梦梦见家里被偷了,但 ·梦见兜里有蚕豆(梦见好多干蚕豆是什么意思) ·做梦自己受伤进医院(做梦家人受伤去医院) ·做梦看猫抓老鼠(做梦梦到猫抓老鼠) ·周公解梦梦到牙很长(梦到牙掉了是什么意思 周
    声明:本站所有测算结果均不代表本站观点,所有测算法则是根据易经、阴阳、五行等历经数千年的占测理论为依据进行演化而来,并非现代科学研究成果。因此仅供休闲参考,特此声明按此操作自行决定的任何事宜均应为自测者自负后果!
    血型生肖工具
    最新解梦
    ·梦见兜里有蚕豆(梦见好多干蚕豆
    ·梦见自己已经有孩子了(梦见自己
    ·女生晚上做梦梦到自己怀孕(女生
    ·梦见和别人一起插秧(梦见和别人
    ·梦见狗咬我是什么预兆(梦见狗咬
    ·怀孕期间梦到打仗(怀孕期间老公
    ·梦见下雨和朋友妈妈(梦见下雨淋
    ·梦见自己在砍银杏树(孕妇梦见银
    ·做梦女儿被大鱼吞(做梦一条小鱼
    ·梦到被路上的雨水冲走(梦到被雨
    ·做梦梦见钓到大鲤鱼(做梦梦见钓
    ·梦见洪水淹没道路(梦见洪水淹没
    ·梦到看戴面罩人演戏
    ·梦见孩子长白头发(梦见长白头发
    ·女人做梦梦见买鞋试鞋(女人做梦
    ·周公解梦梦到牙很长(梦到牙掉了
    ·做梦梦到白色的钱(做梦梦到白色
    ·梦到与亲人为了婴儿吵架已故(孕
    ·梦见我同学做爱
    ·梦见家里进孔雀(梦见孔雀飞到家
    添加到收藏夹 | 设周公解梦为主页 | 周公解梦 异奇梦境解析 | 百度地图 | 鄂ICP备2021021085号-1
    Copyright © 2002-2021 周公解梦 异奇梦境解析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