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公解梦 异奇梦境解析
本程序由周公解梦 异奇梦境解析提供内容支持:www.jiemengyiqi.com
免费在线周公解梦大全,中国传统的周公解梦词条
最清晰、最权威的周公解梦!
热门解梦词: 周公解梦  生孩子  眼皮跳  查询  电梯  
周公解梦:周公解梦 > 植物类 >

梦到和朋友的同学谈成了对象

发布时间:2023-01-18 00:22
详细寓意

点击上方知性社加关注,告诉你最不正经的成人之美

第001章 女神娇妻

清晨。

房内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的,只有些许微光透露进来。床上躺着两个人,均是赤 裸着身子,女的完全趴在男人的胸口上,正睡得香。

这是韩梓宇的新婚之夜。

韩梓宇被尿憋醒,昏昏沉沉的醒来。昨晚在酒店他喝太多了,各亲戚好友都在拼命的灌他,这大婚,韩梓宇不喝都不行。

韩梓宇翻身,发现老婆正光着身子趴在自己的胸口上睡得正香。

韩梓宇抚摸了下老婆的一头乌黑秀发,想起昨晚自己跟老婆疯狂了一场,从来没有如此康畅淋漓过。

对于自己娶的这个尤物老婆,韩梓宇感觉就像做了一场梦一样,能娶到如此美丽的老婆,他有点不敢相信。

这时,床上的女人也被摸醒,昏昏沉沉的抬头看了眼老公。

两人当即四目对视,眼神中充满了爱意,可当两人在昏暗的光线下看清对方时,吓得均是脸色苍白。

女人当即从韩梓宇的胸口一跃而起,怒瞪着眼前的男人,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,眼前的这个男人竟然是自己的妹夫:“妹夫,怎么是你?”

“姐姐?”韩梓宇当场就傻了,眼前光着身子,有点丰满的女人不是自己的妻子,而是妻子的姐姐,自己的大姨子?

两人同时震惊了,大眼瞪着小眼,简直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。女人叫张欣茹,是张家的大女儿,已婚。

张欣茹也傻了,心想:妹夫怎么会睡在我的床上?昨晚我和妹夫那个...

张欣茹想起昨晚跟妹夫疯狂一夜的场景,这....

韩梓宇也傻了,自己怎么会睡在大姨子的房间?上错了婚床?昨晚跟自己放zong的女人是老婆的亲姐姐?天那。

这是要出大事啊。

这事还要从两个月前说起。

两个月前,韩梓宇还是单身,是一名记者,毕业于浙江工业大学新闻系,入社会后,进了海北市的一家报社工作。别看工作还马马虎虎,可以养自己,但韩梓宇是地道的农村人,家在浙江泰顺,穷山沟里,穷得很。

在海北市没有房子,又是农村,外貌也不出众,一直到28岁了,还没有女朋友。家里人已经急疯了,这个年纪,在城里未婚很正常,但是在传统的农村,哪怕你是男人,也已经是村里的笑柄。

农村里的父母几次安排相亲,不是对不上眼,就是条件上互相不满足,外加上相亲对象都在泰顺,韩梓宇在海北,一年半载也见不上几面,所以一直没谈成的对象。

两个月前,父母给下了死命令:还找不到老婆,今年的春节就别回家了,死外面好了。

韩梓宇被逼无奈,于是便在19楼论坛发了张准备闪婚的帖子,还附了照片,文藻词句写得都很诚恳。可是,没房,给他发私信的女人寥寥无几,偶尔有几个,两人聊了几句就散了。

这让韩梓宇暗自气愤,心想:女人都这么现实吗?无论如何,都要买套房子。

于是,就又在帖子后面加了一句话:短期内会按揭买房。

顿时,发他私信的女人是络绎不绝啊。韩梓宇见了几个女网友,对方对他都不是很满意。直到收到了一个叫张欣荷女孩子的信息,两人一聊天,顿感相见恨晚,一直聊到了凌晨三点才睡。

三天后,韩梓宇跟张欣荷见了面,当即,韩梓宇眼珠子都看傻了,这张欣荷赫然是个大美女。张欣荷,24岁,浙江大学毕业,168的身高,一头秀发,身材更是完美,天生丽质,职业是模特,美极了。

尤其是约会时,还穿着超短裙,那白皙的长腿露在外面,看得韩梓宇有种犯罪的冲动,自己这辈子可从来没有和这样的女神约会过啊,不是吊丝的心里,本来就是个吊丝。

韩梓宇是极力克制自己心中的那份冲动和紧张,心想:这样的漂亮嫩模,自己是肯定娶不到了。

“你这么漂亮,怎么可能出来相亲呢?”韩梓宇非常怀疑的问道。

“没看对眼的呗。”张欣荷微微一笑,很简单的回答。但韩梓宇不是傻子,从说话的语气里就可以听得出来,这张欣荷肯定看不上自己的外貌,这外貌是天生的,自己长得太普通了。

“那我呢?”韩梓宇还是想给自己争取一下机会,就问了下。

张欣荷瞧了韩梓宇一眼,微笑着说道:“还行吧,你挺老实的。”

老实?韩梓宇当场就吐血了,这个‘老实’用的那叫一个恨,自己虽然不是油腔滑调之人,但也好歹算不上憨厚吧。

“我喜欢老实人。”张欣荷又补充了一句,那说话的样子,一颦一笑,都深深的洛在了韩梓宇的心里,看得他的心狂跳不止。

韩梓宇长得确实挺老实的。

韩梓宇觉得自己是遇到了女神,自己如此普通,有点配不上,还有点小自卑。两人第一次约会还算顺利,约会结束韩梓宇送女神张欣荷回家时,张欣荷突然说了一句话:“要不,我们闪婚吧。”

噗!韩梓宇当场就吐血了。

这是自己走了桃花运还是在做梦啊,我一个农村的工薪小伙子能娶这样的女神做老婆?韩梓宇打死也不敢相信,这不可能是真的吧。

见韩梓宇愣在那里,像个傻子一样,瞠目结舌,张欣荷又补充道:“怎么,你不愿意吗?”

韩梓宇如雷初醒,连连傻笑着点头:“愿意,愿意,十万个愿意,只是你这么美,怎么会看上我呢?”

韩梓宇还是在做梦一样,摸着自己的脑袋。

“这你就别问了,只要你愿意就行,不过,我有个硬性条件。”张欣茹说道。

“你说。”韩梓宇当场就紧张起来,心想:只要不是天生的,自己无论如何都要做到,好娶个美娇娘回来。

“你要有套房!”张欣荷说得很简单。

“行!”韩梓宇一口答应了下来。为了美娇妻,他也是拼了。

韩梓宇当时根本就没有想什么,完全被她的美貌所迷惑,是桃花运还是桃花劫?

第002章 错误之夜

韩梓宇确实是个老实人,加上父母逼婚,年纪又摆在那里,以他这样的条件还能找到如此美丽的娇妻他已经非常满足了,哪怕她的过去可能不干净,哪怕她可能不是真的爱自己,但女人吗,结了婚,有了孩子,总会改变的,所以韩梓宇并不担心这一点。两人也正式开始谈恋爱,韩梓宇也从来不问她:我条件这么差,外貌也不出众,为什么会看上我呢?

这互相见了朋友,一些朋友对韩梓宇找了个如此美丽的老婆而羡慕嫉妒恨,也有一些朋友奉劝韩梓宇:红颜祸水,你找这么美的老婆,你又没金屋,怎么藏娇啊?我看你是武大郎娶潘金莲,你就等着戴绿帽子吧。

韩梓宇虽然老实,但不是傻瓜啊,他自然明白这一点,这也是他最担心的一点,万一婚后,老婆给自己戴绿帽子怎么办?老婆万一有了外 遇怎么办?韩梓宇也只能在心里暗暗加油了。

然而张欣荷的朋友见了韩梓宇,都是统一一个态度:张欣荷你条件这么好,怎么找了个这么搓的男朋友?每次张欣荷总是那句话回答她们:他比较老实,对我好。

韩梓宇对这个天下掉下的美娇娘是真的叫好啊,照顾的无微不至,随叫随到,什么活也都自己干。这韩梓宇真是个好男人啊。

但是,从农村出来,学历,工作,家庭,外貌都不怎么样的韩梓宇,在张欣荷的父母,亲戚面前,那真是抬不起头啊。张欣荷的父母是打心里瞧不起这个韩梓宇这个小伙子,都说自己的女儿瞎了眼。

韩梓宇每次见她父母,都想找条缝隙钻下去。这人难做啊!

所以,这房子,韩梓宇是打死也要买的。韩梓宇远打算买郊区,以海北市的房价,郊区一万出头,买个88平方米的差不多一百万块钱,首付在三十万左右,自己打工了四年,存了近八万块钱,这八万那都是省吃俭用省下来的血汗钱啊。

然后父母出几万,朋友亲戚那借几万,把这首付给凑起来。韩梓宇的父母纯农村人,哪有钱?可儿子娶了个如此美丽的城里人当媳妇,自然开心的不得了,哪怕是下跪,也要帮儿子把首付钱给凑起来。

可人家的父母却不乐意,住郊区那么远,上班还要开车,来躺我家都麻烦,买城里的。

韩梓宇当场就吐血了,可是却不敢说,只能忍着,对方父母说了一堆。韩梓宇只能嗯嗯的点头,结果在城中心偏外的地方买了一套房,花了近两百万块钱,顿时韩梓宇的人生就被这房贷就套进去了。

可气的事,张欣荷的父母没有出一分钱,但房子的名字写着两个人。

韩梓宇也只能认,自己是男人,又娶了个如此美丽的老婆,也就知足了。

两个月后,提出结婚,韩梓宇家已经没有钱办酒席了,这时,张欣荷的父母才出了点钱在城里的酒店订了婚宴,但是除了韩梓宇的父母,其他人亲戚一个人也都没来。

就因为张欣荷的父母私下对韩梓宇说了句话:“别让你的那些穷亲戚过来丢脸,你不要脸,我还要脸,要不是我女儿非要嫁给你,哼,我们张家是打死也不会把女儿嫁给你的。”

这句话,韩梓宇是咬着牙,记在心里的。

张家。

张氏父母是官场退休,在官场摸爬滚打了很多年,但是,俩夫妻却是什么职位都没升下去,一辈子都是个小公务员,但哪怕如此,两人却是趾高气扬,孤傲到不行。即使官场出生,又是城里人,对韩梓宇这样的农村穷伙子,是发自内心的看不起啊。

张家有三个女儿,大女儿张欣茹前年结婚了,27岁,比韩梓宇小一岁,长得也是惊为天人,但为人低调,也传统一点,受过良好的教育,也就她对韩梓宇算客气,也可以说,是张家唯一一个没有看不起他的女人。

所以,韩梓宇对这个内姐,老婆的亲姐姐,很是感激,也对她特别的有好感。

张家的三女儿张欣然才20岁,还在上大学,这个女儿没教养好,因为小,也被宠得不行,所以为人说话做事都毕竟不成熟,尤其是对韩梓宇,也是站在她父母那边,从来不思索就乱说话,比如有次吃饭,有条鱼很名贵,便脱口而出,对韩梓宇说:“喂,姐夫,你们农村有这东西吗?没吃过吧?”

弄的韩梓宇的脸色相当的难看。

每次被看不起,韩梓宇的女朋友张欣荷也从来不说话。

昨晚,办了酒席,算是结婚了,韩梓宇不知道自己是娶老婆还是嫁自己,但总算自己有个家,有老婆了。昨晚,韩梓宇喝得很多,迷迷糊糊的记得是个男人送他回家的,那个男人是谁,韩梓宇想不起来,然后也是那个男人把他扶入了房。

但没想到的事,这个房里面睡得压根就不是自己的老婆,而是老婆的亲姐姐张欣茹。因为亲戚多,房间都安排满了,所以内姐张欣茹和大哥来这新房睡,而新娘子就在隔壁房间。

但昨晚,新娘子张欣荷也喝了太多的酒,比韩梓宇先醉了,先回了家,是姐姐张欣茹陪她来的,而张欣茹的老公刘翼昨晚赫然没有回来睡。韩梓宇回来后,上了姐姐的床,姐姐以为是自己的老公。

韩梓宇借着酒性,把姐姐给狠狠地搞了一顿。

今早醒来时,就是如今眼下这个场景了。

张欣茹还裸着身子,而韩梓宇这时正瞧着她的胸口。张欣茹急忙拉过了被单,遮掩了身体,而脸顿时通红通红。

这上错了老婆,韩梓宇马上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急忙穿起了衣裤,连滚带爬往外窜。可就是韩梓宇刚出了姐姐的房门,就听见隔壁老婆门的开房声。

“糟糕!”韩梓宇大叫不好,危急时刻,急中生智,一个大跨步,往沙发上一跃而起,扑了过去。

在新娘张欣荷打开房门的同时,韩梓宇也扑在了沙发上,立马闭上了眼睛,假装睡觉,还故意发出轻微的打鼾声。

第003章 错乱关系

“老公,你怎么睡这?”张欣荷从房门里迷迷糊糊出来后,第一眼就看见了正趴在沙发上睡得香的老公,还睡得很香。于是,过去推了推韩梓宇。

韩梓宇假装从迷迷糊糊中醒来,假装浑然不知,看了看四周,又看了看老婆,自言自语道:”我怎么睡在这里?哎呀,头好痛。“

”去里面睡吧,我起来上厕所。“张欣荷说完,就朝卫生间走去。

韩梓宇看着老婆睡着那件半透明睡衣,若隐若现,半透明的样子,韩梓宇看得如痴如醉,心里不惊涌起了一股浴火,要知道,两人谈了两个月的恋爱,只是牵了牵手,连接吻都没有发生过,更别提交融了。

等等!

韩梓宇突然感觉哪里不对,心想:老婆昨晚也是喝醉了回来的,按理应该是穿着新娘装,怎么换成了睡衣?就算睡衣是刚才换的,可为什么老婆没有穿内裤呢?昨晚我又没有进房睡!

韩梓宇越想越感觉不对,昨晚两个人都醉了,新娘先回来睡,我后回来,并且被那送我回来的人带错了房?韩梓宇看着老实,为人处世低调,但脑袋瓜还是转得很快的。

难道我真的是武大郎娶了潘金莲?

”你怎么还在这?“张欣荷出来时,看见韩梓宇还一副傻乎乎的样子,问道。

韩梓宇想开口问,但还是硬生生的给忍了回去,万一自己误会了老婆,那肯定就影响了彼此的感情,韩梓宇决定还是先冷静下,就笑着起身,牵了老婆回房继续睡。

在韩梓宇关上新娘房的时候,大门再次被打开了,又进来个男人。

这个男人矮矮胖胖,看起来有35岁以上的样子,无精打采,一副力不从心的样子。这个男人不是别人,正是张家大女儿张欣茹的老公刘翼。刘翼在这个家庭里,是出了名的多疑鬼,只要有点不合逻辑,他就怀疑,唯独没怀疑过自己的老婆出轨。

那是因为,姐姐张欣茹是个比较贤惠,传统的女人。

刘翼喝了口水,就往老婆的房间里而去了。可此时的张欣茹还在刚才的慌乱中,并没有把衣服穿起来。刘翼进来见到这个样子,当即很疑惑,急忙问道:

”老婆,你怎么没穿衣服?“

张欣茹没想到老公会突然出现,心想:不会妹夫出门被碰到了吧?应该不会。于是撒娇着说道:”等你啊!“

刘翼一听,呵呵一笑,多疑的他,这次,奇怪的并没有想太多,而是朝老婆张欣茹扑了过去。然而张欣茹却提不起一点兴致。

而新房内的韩梓宇也终于要了女神老婆的身子。

两个房间的两对夫妻,做着同样的事,脑子里却是完全不一样的想法,而这四个人的婚姻注定因为昨晚的事,发生了离谱的变化,婚姻是困惑的。

一直睡到十一点,四个人才慢慢起身,洗澡,吃饭。

饭桌上。

韩梓宇是吃得胆战心惊啊,偶尔瞄了一眼姐姐,姐姐张欣茹也正好看过来,两人四目对视,急忙就避开了,都为昨晚的事一身冷汗。

“哦,对了,老公,下午帮三妹送去学校吧,反正你明天才上班。”张欣荷饭桌上说道。

到下午两点的时候。哥哥姐姐要准备回自己家了。

“我送你们。”韩梓宇急忙去开门,陪他们下楼梯。

这时,韩梓宇悄悄的将姐夫拉到一边,轻声问道:”姐夫,你知道昨晚是谁送我回家的吗?“

刘翼愣了一下,转着眼珠子想了一下,摇摇头说道:”我还真不知道,我只顾自己喝酒了。怎么了?“

“没事,我就问问。”韩梓宇随口解释道,但心里就更疑惑了,昨晚到底是谁送我回的家呢?

老婆早上为何没穿内裤呢?

昨晚跟姐姐的事会不会被姐夫发现呢?韩梓宇脑子有点乱。

上车时,张欣茹还特意回头看了韩梓宇一眼,顿时,两人都尴尬万分。

韩梓宇欠了一屁股的债,但丈母娘家还是给他买了辆车,别克凯越。下午,韩梓宇要开着这辆车把三妹张欣然送到了海北市紫金大学城去。张欣然是个很自我,很叛逆的女孩子。

然而韩梓宇的丈母娘却给这个三女孩下了一道秘旨:要她勾 引自己的姐夫韩梓宇。原因很简单,哪怕已经结婚了,张欣荷的父母还是看不起这个女婿,也不认为他能有什么出息,而女儿嫁给他的唯一理由是:韩梓宇是个老实人。

“我就不信这社会还有老实人?哪个男人不是色胚子?哪个男人不是衣冠禽兽?”丈母娘吴雅绢这句话是结婚前一天私下跟丈夫说的。

“你说我们的女儿怎么就要嫁给他呢?这没道理啊。肯定是这韩梓宇用了什么办法在骗我女儿。”吴雅绢死也想不通。这个问题想不通的人太多了,韩梓宇也想不通,但他心里清楚,美娇娘嫁给自己肯定不是因为自己老实,那只是借口。

突然,吴雅绢想到了一个办法,那就是让三妹去勾 引韩梓宇,韩梓宇一旦动了色心,就把狐狸尾巴露出来了,到时,二女儿就能看清这韩梓宇的嘴角。

于是,这做母亲的,为了女儿的婚姻,下了一步让人哭笑不得的棋:派三妹去勾 引姐夫。

当然,韩梓宇是不知道这个计划的。那么韩梓宇真的是个老实人吗?还是像丈母娘说的天下乌鸦一般黑呢?

张欣然是个冷血美人,她的冷血主要来自她的性格,也是因为青春期叛逆时没有教养好。

“你怎么穿成这样去上学?”韩梓宇见到妹妹张欣然下来时,化了烟熏妆,露着肚脐眼,肚脐眼上还戴了个圈子,然后是超短牛仔裤,腿修长修长的,又白又嫩。韩梓宇看了一眼就不敢看了,这个小姨子也是一个尤物。

“我穿成什么样关你什么事?你开你的车就是了。”说着,张欣然关了门,戴上耳机开始听歌,同时将大腿高高的翘起,直接翘到了前排的座椅上,这样一来,那双肌肤胜雪的大腿就在韩梓宇的眼前。

第004章 小姨子

韩梓宇车开了一半路程。

张欣然突然说到:“姐夫,我要换衣服,你不要偷看。”

车子的玻璃是黑色的,外面看不见里面。但韩梓宇听了这话,心里起了疙瘩,急忙说道:“干嘛在车上换,再说很快就到学校了,回学校换啊。”

“这衣服土死了,我才不想让同学看到呢。”张欣然说了个谎,她是故意在姐夫面前换衣服的,就是想试探下姐夫会不会偷看,好跟妈妈汇报。

“现在开着车呢。”韩梓宇当然觉得不合适,这是自己的小姨子,在车上换衣服,虽然自己不会偷看,但这小姨子又漂亮又性感,难免不想歪了。

“你开你的,我换我的。”张欣然刚说完,就把衣服给脱了下来。

韩梓宇的心是砰砰直跳啊,这小姨子不小了,已经是个成熟的女人了,何况肌肤那么好,尤其是那条腿,异常的性感,韩梓宇深深咽了口气,忍不住想瞄一眼后视镜,不知道小姨子的身子如何。

张欣然脱了衣服还不够,继续去脱裤子,然后不时的瞄了瞄姐夫,发现他额头渗着汗珠,眼睛却始终盯着前面,心想:以我的魅力,我还真不信姐夫你不偷看!

短短几分钟的时候,对韩梓宇而言那是度日如年啊。

昨晚刚跟大姨子做了那事,清晨和老婆,下午还遇到三妹在车里当着自己的面换衣服,韩梓宇是有些按捺不住啊,不过娶了个美娇娘他已经很知足了,所以韩梓宇硬生生忍了下来,虽然忍得浑身是汗。

张欣然一直在偷瞄着姐夫,希望能抓住把柄,可是让他失望的是,姐夫的眼睛一直看着前方的路,动也没有动过,心想:这姐夫还真挺老实的。

换了五分钟,张欣然才把衣服给换完了。

韩梓宇也算松了口气,车直接开到了大学的宿舍楼下。等张欣然准备下车时,韩梓宇又顺口问了一句:“妹妹,你知道昨晚是谁送我回家的吗?”

张欣然想了想,突然,一把从后座上跃起,双手搂住了韩梓宇的脖子。韩梓宇被吓坏了,不知道这妹妹想要干嘛,还没有女人跟他如此亲近过。就在韩梓宇的心儿乱跳之时,张欣然把嘴巴凑到了韩梓宇的耳根边,悄悄的说道:“是姐姐的前男友。”

韩梓宇听到此话,如同五雷轰顶,脸色一下子铁青了。

张欣然下车时,嘴角坏坏的一笑,也没打招呼,就朝自己的宿舍楼而去,这时,正好遇到同学。

“他是你姐夫啊,好土哦。”那女同学特意瞧了眼韩梓宇,嘲笑道。

张欣然听了,感觉自己的脸也被丢了,肩膀一耸说道:“我也没办法,姐姐吃错了药,非要嫁给他。”

韩梓宇还愣在那里,他想找个地方静一静,瞧了瞧张欣然和她那个女同学,突然发现那个女同学很面熟,似乎在哪里见过,也没有多想,开车回去。这回来的路上,韩梓宇是魂不守舍。

张欣荷真的给自己戴了绿帽子?韩梓宇的心里如同蚂蚁在爬。如果昨晚的事,是计划好的,故意送自己回家,故意把自己送错了房,然后他去了老婆的房间?韩梓宇越想越心寒。

整场婚姻不会都是个局吧?韩梓宇决定抽空找张欣荷的前男朋友谈谈。

张欣荷跟前男朋友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具体的韩梓宇不清楚,他只知道两人谈了六年的恋爱,两年前,男朋友出去留学了。张欣荷等了两年,等回来的不是男朋友,而是等来了分手。

张欣荷的前男朋友丁削仁是高官家庭,父亲是林业局的局长,所以张欣荷的丈母娘是百般的巴结,一直想把女儿给嫁了,也一直觉得女儿嫁给这样的家庭才算配。可是,丁削仁在国外认识了个同样留学同样是本市高官的女儿周舞美。

双方父母一拍即可,把婚给办了。

张欣荷是彻底蒙了,然后就认识了韩梓宇,也把婚给结了。所以韩梓宇认为张欣荷嫁给自己,主要原因就是心受了伤,需要个温暖的港湾,韩梓宇便捡了个便宜来。至少从表面看,情况像是这样子的,具体就不得而知了。

韩梓宇问来了丁削仁的电话号码,打电话给他,说请他出来喝茶,感谢他昨晚送他回来。

丁削仁听了,愣了一下,然后马上说道:“举手之劳,我正好顺路回去,就把你一起带回去了。新婚快乐,祝你们幸福啊,喝茶改日吧。”

然后挂掉了电话。

韩梓宇的脸色又铁青了,咬着牙,嘴唇的血都咬出来了,一拳狠狠的打在了方向盘上,差点出了车祸。韩梓宇本来是能娶到美娇娘,好好能过日子,一切就都知足了,可是丈母娘一家全部看不起他,处处让他丢脸难堪,如今老婆还给他带了绿帽子,这口气,韩梓宇再也忍不下去了。

张家,丁家,你们对我无情,就别怪我无意,你们拿冷水泼我,我迟早会把这些水烧开了给你们泼回去。

但韩梓宇知道自己要冷静,就在这时,他接到了大哥刘翼的电话。

“韩弟啊,晚上有没空?”刘翼电话里问道。

“大哥,什么事?”韩梓宇把情绪重新控制好,淡然的问道。

“公司让我写篇稿子,你也知道,我最讨厌写东西也不会写,你是记者,这块是你的专业,要不你帮大哥过过搞?”刘翼说道。

韩梓宇心情很差,刚想拒绝,突然想起张家对自己的不是,于是就说道:“大哥的事就是我的事,我等下就去。”

一想到要去大哥刘翼,韩梓宇的脑海里马上就出现了昨晚跟大姨子疯狂激 情的一幕,顿时心狂跳不止,大姨子虽然不及娇妻美丽,但是特有女人味,是成熟稳重男人心中想要的女人的形象,一想到这些,就有点慌。

第005章 大姨子

韩梓宇深呼吸了口气才按了门铃。

来开门的跟他预料中的一样,是老婆的姐姐张欣茹。两人彼此看了一眼,马上避开了视野,两人都想让自己更自然一点,更放松一点,可事实:不能。有些事情,一旦发生了,你想当它没发生是不可能的。

“姐姐。”韩梓宇喊了一声。

“妹夫你来啦,进来吧。”张欣茹勉强微笑了下,点了点头,说道,心也是砰砰直跳。

韩梓宇脱了鞋子,打量了下房子,这房子要老一点,但是地段很好,价格比韩梓宇的房子还要高。韩梓宇心想:哥哥也不容易啊。

“妹夫你坐吧,我去倒茶给你。”张欣茹说道。

“大哥呢?”韩梓宇问道。

“在书房呢,我等下去喊他。”张欣茹说道。韩梓宇看着姐姐张欣茹的背景进了厨房,瞄了眼张欣茹的屁股,心里告诉自己不要乱想。而张欣茹回了厨房后,神色更加紧张了,自己跟自己说:“不要紧张,不要紧张。”

韩梓宇坐在沙发上,也是浑身不自在。

大哥刘翼挺着个啤酒肚出来了,这时张欣茹也正好倒茶出来。

“你大哥就喜欢玩电脑,这么大人了,还玩游戏。你瞧他肚子,都是这么坐出来的。”张欣茹打趣道,把茶递给了韩梓宇,但眼睛始终不敢看他一言。

“再过两年,韩弟弟你也会跟我一样发福的,呵呵。”刘翼笑着说道,马上过来招呼这个弟弟。

韩梓宇也只是把这些话都当成了家常话,没太注意,当拿起茶杯喝茶时,突然,一个念头在他的脑海里闪过,顿时,韩梓宇又放下了茶杯。

“妹夫,你怎么不喝茶?”张欣茹一直悄悄注意着这个妹夫,深怕哪里露出马脚,让老公起了疑心,而韩梓宇刚才细微的那个变化她是看在眼里,所以才问了一句。

韩梓宇看了姐姐一眼,又瞧了瞧大哥,一个大大的疑惑又浮现在脑海里:我的身材和大哥相差那么大,我高他矮,我瘦他胖,尤其是肚子,大哥的啤酒肚那么大,何况姐姐跟大哥夫妻这么多年了,哪怕是在漆黑的夜里,这一摸一抱,马上就可以辨认的出来对方是不是自己的老公啊?

昨晚姐姐又没喝酒,还是她送了老婆回家,按理,她人应该是清醒的,再者,昨晚那么激 情,和大姨子张欣茹换了各种姿势,姐姐再糊涂,房间再黑,也不可能认不出身材差别如此巨大的两个人啊?

何况是几年夫妻了啊?

韩梓宇想到此问题,那是更加的疑惑不解了,难道说,姐姐昨晚是知道自己在跟谁疯狂?那为何不制止呢?姐姐不会是自愿的吧?想到此,韩梓宇的心情就更加复杂了。

昨晚的事,感觉是越来越复杂。韩梓宇又偷偷瞄了眼张欣茹,没想到张欣茹也正好看过来,两个人做贼心虚一样,急忙躲避了眼神。

“你们俩怎么怪怪的?”刘翼突然说道。

这么一说,把韩梓宇和张欣茹同时下得不轻啊,脸色一下子就变了,这做贼心虚的人就是如此。

“有吗?大哥,不是要看稿子吗?我们看看。”韩梓宇脑子转得快,急忙就扯开了话题。

刘翼点点头,就带着韩梓宇进了书房,两个人就稿子讨论了起来。

韩梓宇的职业是记者,是专栏记者,主要报告和编写一些反映社会不良现象的,或是传递正能量的专栏稿子,同时有些特殊的稿子也会写。韩梓宇对自己的职业还算热爱,而且为人处事还算成熟。

最近,韩梓宇就在写一篇稿子,这篇稿子是反映一个官员的一些风气,当然不是空穴来风,韩梓宇的手上是掌握点证据的,比如照片。这篇稿子已经上交给主编。

刘翼和韩梓宇就稿子讨论了近一个来小时才结束。刘翼继续改稿子,而韩梓宇先出来了。书房刚出来,第一眼就看见了张欣茹。张欣茹正站在厨房门口,正在烧晚饭。

“妹夫?”张欣茹突然轻轻的喊了一声。

韩梓宇不知道这样喊他是什么意思,回头瞧了瞧大哥,正在认真的改着稿子,就朝厨房走了过去,然后问道:“姐姐怎么?”

“跟你说件事!”张欣茹心里有点不安,然后拉了拉韩梓宇,两人往厨房里面走了进去,跟做贼一样。

“姐姐怎么了?”韩梓宇再次问道,心里也有点不安。

“我丢东西在你家了!”张欣茹看着韩梓宇说道。韩梓宇一听,松了口气,还以为什么大事呢,吓了他一跳,说道:“什么东西,我明天下班给姐姐送过来?”

张欣茹有点支支吾吾的说不出口,深深咽了口气,最后说出了几个字:“是内裤。”

韩梓宇一听,如此敏感的东西,当即就感觉不对,急忙问道:“内裤怎么会忘在我那呢?”韩梓宇想说,拿有人丢了正穿的内裤还不知道的?这不是玩我吗?

“我早上起来时,在房间里怎么也找不到。当时,心里又紧张,也不敢问你这事。就没穿回来了。”张欣茹说道。

“这么重要的事,姐姐怎么现在才说?”韩梓宇慌了,内裤,可不是普通东西啊。

“我觉得应该只是丢在房间的某个角落里,所以觉得也没事,反正不会怀疑我们...可后来想想,有没可能你穿衣服时,太匆忙,带走了,或者是...”张欣茹说了一些可能性。

韩梓宇听了如同五雷轰顶啊。

万一,姐姐的内裤在自己的西装口袋里的话?虽然这种可能性很小很小,但是慌乱中,人是会犯错的,万一呢?谁也说不好啊。而昨晚的西装,老婆张欣荷应该已经洗了吧?

就在两人慌张之时,突然想起了声音。

“你们俩在说什么?”刘翼不知道什么时候探出脑袋正瞧进来。

韩梓宇看看张欣茹,张欣茹又看看韩梓宇,两个人的脸色同时苍白了,一句话就说不出来,还以为刚才的对话刘翼听见了呢,但刘翼到底听见了没有呢?

“你们俩今天怎么了,我怎么感觉怪怪的,跟做贼一样,做坏事了?”刘翼这个人是多疑的,但是再多疑,他也没有想到那个点上,他哪里会想到自己的老婆昨晚跟自己的弟弟在一起过?

“大哥,我有事,先回去了。晚饭就不留下来吃饭了。”韩梓宇说完,就冲了出去,任后面的刘翼叫着,也没有回头。

如今,韩梓宇的脑海里就一个念头:老婆千万不要在自己的西装里洗出大姨子的内裤啊!

第006章 女徒弟

已是黄昏。

韩梓宇是八十码的速度开回家的,心里那叫一个急。

正碰巧,这个时候的张欣荷还真在家里洗衣服,那件西装太多酒味,张欣荷还特意洗了一遍,这洗着洗着,张欣荷摸到西装的口袋里有东西,摸出来一看,竟然是...

韩梓宇深呼吸了口气,挤出一丝微笑,尽量让自己保持淡定,开了门进去。从客厅望过去,正好看到了那件西装,西装已经晒出去,韩梓宇的脸色一下子就难看了。

“你怎么回来了?不在姐姐家吃饭吗?”张欣荷在家里,很淡定的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。

“我的...”韩梓宇发现自己有些结巴,还是硬着头皮明知故问道:“我的西装洗了?”

“你那西装都被你吐脏了,还能不洗吗?”张欣荷反问道,看了看韩梓宇慌乱的脸色,又补充道:“你怎么了?丢东西了?”

“没,我出去吸根烟。”韩梓宇说道。韩梓宇会吸烟,一般只会心情特别烦躁的时候才会吸,平时不吸。韩梓宇特意去了阳台,就是为了查看有没有内裤。

姐姐张欣茹告诉他,是条半透明蕾丝内裤。

可这却难住韩梓宇了,因为这上面挂了好几条半透明的蕾丝内裤,因为自己的老婆也是穿这种款式的内裤的。

韩梓宇只好趁着娇妻专心看电视时,悄悄把西装给撑了下来,摸了摸几个口袋,又把西裤摸了摸,没有发现任何东西。

坐在沙发看着电视的张欣荷透过电视玻璃的那一点反光,还是发现了丈夫在阳台上偷偷摸摸的找着东西。

而阳台上的韩梓宇已经急得不行,心想:老婆到底有几条这种内裤?这晒的几条内裤会有一条是姐姐张欣茹的吗?老婆是不是已经发现了?要不要跟老婆坦白?还是找个借口跟老婆撒个谎?或是干脆当不知情,万一问起来,就说自己喝醉久了,不知道这内裤哪来的?

韩梓宇想来想去,见娇妻好像若无其事的样子,也没质问自己什么,也许她没发现,也许她信任自己,也许她想把这事给压下去,反正韩梓宇给自己找了很多理由,最后,韩梓宇下决心当这事没发生过。

晚上,夜深人静。

韩梓宇告诉自己,把昨晚的事忘了,好好爱自己的老婆。韩梓宇觉得自己既然无法在物质,金钱,地位,外貌等方面征服或吸引老婆,那么就在床上征服她。

清晨,背着巨额贷款的韩梓宇不得不在新婚第二天就去上班。

“主编要见你,好像很生气,赶紧去吧。”韩梓宇的屁股还没坐稳,同事周书婷就过来悄悄告诉韩梓宇。

韩梓宇很纳闷,自己的稿子已经上交了啊,结婚也只是请了两天假,到底什么事惹到他了?韩梓宇屁颠屁颠的去了。

主编叫陈忠连,是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,按理人到中年,为人处世应该很淡定,但是这个陈忠连却像个女人更年期了一样,脾气越发火爆。下属都受不了他,但是却没办法,只能忍着,年底的KPI完全掌握在他的手上,直接影响了年终奖,这对于很缺钱的韩梓宇来说,这在位主编面前,只能忍气吭声,始终做不到一拍桌子说:老子不干了!

陈忠连见韩梓宇进来,特意站了起来,摘掉了眼镜,说道:“小韩,你年纪也不小了,怎么做事这么不靠谱?”

韩梓宇纳闷,这篇稿子自己非常用心写的,怎么会不靠谱?

“陈主编,这稿子哪里有问题吗?你说,我拿回去重新改。”韩梓宇微笑着,说话非常客气。这个主编,他不得不讨好,自己在这家报社还不知道要呆多久,如今被房贷完全套了进去,韩梓宇压根不敢乱跳槽。

“这稿子不用改了。”陈忠连不耐烦的说道。

“为什么?”韩梓宇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道。

“还为什么?”陈忠连自己拿起稿子砸在了韩梓宇的脸上,怒道:“我说你长点脑子好不好,你看你写了什么,你写刘局长的坏事?刘局长是谁啊?这能写吗?你这是要我们报社关门是不?”

韩梓宇顿时感觉自己很冤枉,急忙解释道:“陈主编,我这稿子只是在讨论这一社会现象,再说了,我也没有指名道姓这是刘局长啊?”

听了这话,陈忠连更火了,一拍桌子吼道:“我不管你什么理由,反正官场的事,就三个字:不许写!”

办公室里剩下了一片宁静。

陈忠连冷静了片刻,毕竟这韩梓宇是自己手下的悍将,万一也来个拍桌子说老子不干了,那他这主编估计也当不了多久。

陈忠连冷静了下,又拍了拍韩梓宇的肩膀,说道:“小韩啊,其实我是很器重你的,只是有些稿子我也是有心无力啊,这样吧,昨天招远发生血案,省市领导也发了函,要求各市县,清查xie教组织,我看要不你去市里找找有没这方面的素材,写篇稿子?”

韩梓宇出了办公室,稿子也没有拿回来,被陈主编直接没收了。韩梓宇也只能打了牙齿往自己肚里吞,不得不重新找素材写稿子,心里却一直在唠叨着:这也不让写,那也不让写,连记者都没有言论自由了!

“等等!”韩梓宇刚出门两步,主编开门又叫住了,说道:“今天会来个实习生,我安排给你了,你负责带他。”

韩梓宇点了点头,等到上午十点的时候,人事部门送来了一名女人。这个女人安排给了韩梓宇。

女孩叫沈心,这个夏天刚毕业,是一张白纸。

沈心长得很甜,个子不高,眼睛很灵,看得出来是个脑子转得比较快的人。沈心不仅人长得甜,嘴巴更甜,跟了韩梓宇,不停的喊着师傅,像撒娇一样,喊得韩梓宇的心里麻麻的。

“给你个任务吧,你网上找找,看看有没我市有关邪教组织的案例或新闻给我。”韩梓宇分了个小任务给沈心。

沈心就坐在韩梓宇的旁边,就很认真的开始查资料了,心想:这个师傅看起来不错,得巴结巴结。然后说道:“师傅,中午我请你吃饭吧?”

韩梓宇愣了一下,转头看着沈心,沈心的眼珠子转着,一副可爱清纯的看着自己。

标签:梦到同学对象成了朋友
相关文章:

  • [植物类]梦到和母亲躺(梦到母亲生孩子)
  • [建筑类]梦到和死去的同学(梦到和死去的同学喝酒)
  • [物品类]梦到和死人一起劳动(梦到自己和亲人一起抬死人)
  • [鬼神类]梦到和明星钓鱼(梦到钓鱼鱼很快上钩)
  • [祥兆/不祥之梦]梦到和旧恋人接吻
  • [人物类]【梦见和男朋友出轨】
  • [动物类]梦到和护士吵架哭了(梦到跟妈妈吵架哭醒了)
  • [自然类]梦到和很多学者在一起(梦见很多人在一起吃饭)
  • [梦与性的联系]梦到和已婚的老同学谈恋爱(梦到和老同学谈恋爱预示着什
  • [情爱类]梦到和大肥猪在猪圈(梦到两头肥猪在猪圈)
  •    
    上一篇:梦到和人闪婚(单身者梦到闪婚)    下一篇:梦到和母亲躺(梦到母亲生孩子)
     您是否还梦见
    ·梦到院子里种的很多香蕉 ·做梦梦到怀孕又要打掉(做梦梦到自己怀孕了男 ·做梦梦见黑头白身的猫(做梦梦到黑头白身的猫) ·做梦梦见彩票号(做梦梦见彩票号码中奖故事) ·昨天做梦捡钻石项链(做梦捡到钻石项链) ·做梦梦到游泳池水很清(做梦梦到游泳池里有死 ·做梦梦到煤气没灭(做梦梦到煤气着火) ·做梦梦到跟不认识的人结婚(做梦梦到跟不认识 ·做梦梦到死鱼拿回家吃(做梦梦到很多死鱼) ·做梦见踩死大老鼠(梦里踩死大老鼠) ·做梦梦到坐摩天轮(做梦梦到坐摩天轮线断了掉 ·做梦梦到高楼高山(做梦梦到在高楼上恐高) ·做梦梦到自己被蛇咬了意味着什么(睡觉做梦梦 ·周公解梦梦见被亲戚纠耳朵(周公解梦梦见掏耳 ·做梦梦到找人修自行车 ·做梦梦见和大人物一起(梦见与大人物一起聊天) ·做梦牙被舌头舔掉了(梦见牙齿和舌头掉了) ·梦见自己用铁锹打架(梦见打架,自己赢了) ·做梦梦见自己怀了个死胎(做梦梦见自己瞎了)
    声明:本站所有测算结果均不代表本站观点,所有测算法则是根据易经、阴阳、五行等历经数千年的占测理论为依据进行演化而来,并非现代科学研究成果。因此仅供休闲参考,特此声明按此操作自行决定的任何事宜均应为自测者自负后果!
    血型生肖工具
    最新解梦
    ·梦到和母亲躺(梦到母亲生孩子)
    ·梦到和朋友的同学谈成了对象
    ·梦到和人闪婚(单身者梦到闪婚)
    ·梦到去世的亲人吓唬自己(做梦梦
    ·梦到前女友是还想她吗(梦到前女
    ·梦到别人送床上用品(梦到别人送
    ·梦到凤凰带着钱飞到我手里
    ·梦到偷西瓜没有偷到(梦到想偷西
    ·梦到俩男婴吃自己的奶(梦到自己
    ·梦到亲人尸骨(梦到亲人尸骨是什
    ·梦到买棉靴(梦到做棉衣服)
    ·梦到个闺蜜吃饭是什么意思(梦到
    ·梦到一条大蛇在水里死了
    ·晚上做梦梦到走泥路(做梦梦到都
    ·教室睡觉梦到和人打架(睡觉总是
    ·怀孕梦到一群小羊羔(怀孕梦到一
    ·怀孕做梦梦见吃红薯(做梦梦见吃
    ·已婚女人梦见葡萄(已婚女人梦见
    ·孕妇梦见被很凶的猫抓(孕妇梦见
    ·孕妇梦见脖子不能动(梦见老公掐
    添加到收藏夹 | 设周公解梦为主页 | 周公解梦 异奇梦境解析 | 百度地图 | 鄂ICP备2021021085号-1
    Copyright © 2002-2021 周公解梦 异奇梦境解析 版权所有